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4牛气的林子安

    林邹氏说出如此直白的话,倒是把白大壮气的语无伦次,他也不是第一次来林家了,以前跟白传祥来城里干活,每次路过林家也会进来坐坐,也有给他们送点礼。

    特别是林子安跟他大妹白大丫的亲事定下来以后,他爹更是隔三差五给林家送肉,这年头,庄稼人家一个月都难得吃上一回肉,可见白传祥是真的把林家当做自家人了。

    “林大娘,你如何能说出这般话?我大妹不过是关心你摔伤了,过来看看。你这样说实在是太伤人心了。”白大壮手里抱着纸墨,浑身都被气的颤抖。

    林邹氏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说他和妹妹是上门来乞讨的?想到这里白大壮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亏他刚才还和大妹说了不少林家的好话,来的时候还买了两斤猪肉,想着她摔伤了,得补补。

    林邹氏嗤笑:“呵,说的好听,有人空手上门探望病人的吗?还是说你手上的纸墨是拿来看我的?那你可送错了,咱家可没有读书人还真用不上。”

    林邹氏自然明白白大壮手上的纸墨也知道是买给白传福用的,这些东西可金贵着呢!白家哪有那么大方送这些?再说了,他们家也看不上这些,有买这些的钱去买粮食猪肉岂不是美哉?

    对于林邹氏的话,染染只是挑了挑眉,林邹氏这个人还真是有奶便是娘的典范。有利可图时死的都会被她夸成活的,等到失去利益后,立马就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就像现在,恨不得跟白家扯清关系。

    “你……。”白大壮气急,指着染染手上的抱着的油纸包说道:“谁说我们空手上门的?我们家是不富裕,但是也做不出空手上门这么丢脸的事儿。大妹,既然林家不知好歹,咱们也不必倒贴上来,这两斤猪肉带回家咱自己吃,估计娘该高兴坏了。”

    “林大娘,看你这般模样,伤应该好了。”染染点点转而说道。看林邹氏的模样就知道伤没什么大碍,她都能站着准备午饭了,顶多就是皮肉伤。

    “这……。”林邹氏傻眼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还真的买了肉上门,那她刚才可不就是把到嘴的肉给推出去了?能不能反悔?收回刚才的话?那可是两斤肉呢!想着,林邹氏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她都一个多月没沾荤腥了。

    “既然好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染染说着,转身往外走去。

    白大壮跟着往外走,以前觉得林大娘是个好的,可现在这么一瞧,他以前还真是眼瞎,他大妹要嫁给这样的人家,不知道会遭多少罪?现在退亲应该还来得及,他得赶紧回家跟娘亲说去,这样的人家完全就是个大火坑,他可不想自家大妹来这火坑里遭罪。

    只是突然林邹氏伸手抓住她的手,很是愧疚的说道:“大丫,我们家啥情况你是清楚的,子安现在还没找到活儿干,家里都掀不开锅了,你这来要粮要钱的,我还真拿不出来。你能不能宽限两天?等子安找到活儿了,我立马就送去你们家。”

    染染被她这么一拉直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不过最让染染疑心的还是林邹氏突然改变的态度和她说的话,她啥时候开口说要粮要钱了?一直不都是林邹氏自己说的吗?

    因为差点摔倒,染染手里的油纸包掉了出来,两斤猪肉直接掉到地上,沾染上了不少泥土。

    林邹氏一看,果然是肉,立马弯腰想去捡,谁知旁边有一个人手脚更快,直接捡走了。

    林邹氏顺着手抬头一看,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子安,你回来了。”

    肤色白皙、面庞红润、五官端正,身穿灰色棉衣,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文人气息,可惜他只有文人的皮却没有文人的骨,不管他穿的多好,都改变不了林子安他目不识丁的事实。

    染染偏头打量着他。

    说实话,关看外表,白大丫现在的模样还真的配不上林子安。

    染染一身洗的发白的麻衣,头发胡乱梳成了两个辫子,一副农女的装扮,都说一白遮百丑,林子安是真白,染染面庞因为常年在田野村头的缘故晒的有些黑。

    这么两相一对比,染染完败!

    这样的两个人不管谁看见,都会觉得染染配不上林子安,当然这个谁可不包括现在的染染和白大壮。

    “白大壮,白大丫你们还真是让我高看。”林子安冷眼相待,对于这个未婚妻,他本就一百个不满意,若不是他娘说为了跟白二叔学技术,他都不会答应,没想到,白二叔一死,这两兄妹就跑来他家抢肉了,要不是他刚好回来,这肉不就被他们抢走了?

    “连抢肉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下一次是不是就要杀了我娘?”前面林邹氏说的话他还真的没听到,他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娘弯腰去捡肉,白大壮也转身回去拿肉。

    在他眼里就是白家两兄妹趁人之危,来他家抢肉!

    白大壮手顿了顿,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子安,黑白颠倒的话真的是他说出口的吗?还是说林家当初求娶大妹,真的就是为了爹的手艺和爹的好名声吗?如此想着,白大壮不由得露出受伤的神色。

    他和爹娘还真的看错林子安了。

    染染可没有白大壮这么丰富的表情,她经历的事情多了去了,见过的人也比白大壮打交道的人多,像林子安家这样的人前世她也不是没碰到过。

    “娘你先把肉拿回去。这里交给我。”林子安温柔的对林邹氏说道,转而看到染染似笑非笑的神情时,眼里闪过一丝不悦:“看什么看?再看我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