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5把事情闹大

    临近午时,骄阳似火,四人在太阳底下站着本就被晒的晕乎乎的,林子安刚说完这话不由得心里有些发虚。

    想到白二叔对他家几年来的关照,他这么对待白大丫确实有忘恩负义的嫌疑。

    可他对白大丫是真心不喜,想想他长得一表人才,肚子里虽然没有文墨,但怎么说他看起来也是文人墨客啊,这要是娶了白大丫这傻妞,还不得被那群朋友笑死,他最少也得配个东门打铁铺子的女儿吧?

    “呵,论脸皮南江县城你们母子数第二还真的没有人敢数第一的了。林邹氏你站住,这肉是谁的,你心里有数。”染染不客气的说道。

    本喜滋滋拿着肉要回屋的林邹氏被染染这么一吼,站在原地犹豫不决了起来。

    林子安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肉真的不是他家的?而是这两兄妹带来的?不管是不是,进了他家门不是也变成是他的了:“娘,拿进去,这肉进了咱家门就是咱家的。”

    “哥,把院子门打开,让左邻右舍评评理。”既然有人要把不要脸发扬到极致,染染也不介意扯下他的遮羞布。想占她的便宜,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白大壮立刻把院子门打开,“碰!”的一声,原本就摇摇晃晃的门显得更加破败。

    “你们……你们兄妹真是欺人太甚。”林邹氏红着眼睛哭道,瞄到周围的邻居听到动静过来的时候,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抽抽搭搭,把白莲花的角色演到极致。

    周围的邻居们就是听到林家闹哄哄的跑过来凑热闹,本来门关着大家还在议论到底是谁跑来林家闹事,毕竟林家的男人十年前就走了。

    要不是杨河村那白木匠时不时过来接济一下,这母子二人怕是早就被那些流氓混混欺负死了。

    抬眼一看,只见院子里林邹氏正坐在地上哭的是肝肠寸断,手里还拿着一块沾满了泥土的肉,林子安站在一旁冷着脸,站在门边的不是白木匠的儿子……叫白大壮的?那站在一旁的女娃是谁?

    “林嫂子怎么了?被谁欺负了?”这年头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多着呢!大家一看林家有热闹瞧,个个都恨不得趴到院里来。刚好门开了,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大家自然不会放过,一拥而至。

    小小的院落加了十几号人,就显得拥堵了。

    “哎!你这话说的,要欺负也是林嫂子欺负人吧?你看对方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娃,还能把林嫂子母子欺负到?再说那不是白大壮吗?他还能欺负林嫂子不成?”隔壁的王寡妇酸溜溜的道,她也是个寡妇,平日里都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自己唯一的女儿,而这林邹氏长得还没她好看,却有人眼巴巴的送肉送粮上门。白木匠资助林家的事情在这城北可不是秘密。

    一开始大家都猜测白木匠是不是看林邹氏颜色好,所以才对她如此照顾,到后来听说是因为林邹氏的亡夫有一次碰巧帮了白木匠一把。

    所以在林邹氏丈夫去世后,白木匠才会隔三差五提点东西来探望她母子。

    大家好奇的打量着院子里的人,不明白这闹的是哪出。

    在邻居开口问完的时候林邹氏刚想回答,没想到被王寡妇抢先说了,这下子她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怪就怪白传祥平时对她太好了,导致现在出了事情,大家都不站在她这边。

    林邹氏僵硬在原地,不知如何化解眼前的困境。

    林子安也傻眼了,以前只要她娘哭一哭大家纷纷都不在追究了,可现在怎么就行不通了?

    这要怪也得怪林邹氏,她以前时不时的哭,周围的人,男的不好意思跟个寡妇计较,女的又很看不过眼,特别是自家男人对林邹氏露出同情怜惜的神色时,那些妇人更是气的牙痒痒。

    平日里不好找她的茬,现在好不容易能够看到她出丑,那些妇人又怎么会好心帮她呢?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染染对于眼前的情形颇为满意,她那便宜爹做了十几年的好事了,名声在外,哪里是林邹氏哭一哭就能哭掉的?再者,她也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对于女人的眼泪她完全没感觉,更不会低头妥协。

    “林大娘,我好心来探望您,您不欢迎就算了,连我拿来的东西都想昧走,我拿您当长辈,没曾想,您没有拿我当晚辈。呜呜,是不是我白家做了读不起您的事情?您要如此污蔑我?”

    装可怜谁不会?染染以前看了多少宫斗剧,林邹氏对她而言只是个小儿科罢了!跟她比谁更白莲花,当然是染染完胜啊!

    大家见一个小姑娘柔柔弱弱的站在一旁,红着眼眶,抽抽搭搭的,甚至在看到林邹氏的时候,身子更是颤抖不已,完全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