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64章 逃走

    云皇后当年是京城里一等一的美人和才女,还没有嫁入皇家的时候,多少媒人踏平了云家的门槛,那时候京城里的公子哥们都想把云皇后娶回家,可惜云皇后喜欢上了当时还是太子的韩叶涛,最后嫁入皇家。

    登上后位,没两年却又被圣上给废了,那时候大家都猜测肯定是因为圣上喜欢上了云皇后那嫂子和弟妹的缘故,而云皇后被废后不过三个月,宫里就传出了云皇后已经逝世的消息。

    可是谁来告诉他们,眼前站着的,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的女子又是谁?

    哪怕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哪怕她的容貌和以前有了些差别,但是大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现在是大中午,肯定不是见鬼了。

    “你没疯?”阿蛮气愤的看着云兰清,眼里是深深的恨意。

    云兰清缓步走进来,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眸落在前面站着的韩叶涛上,眼里一闪而过的温柔,韩叶涛转过身子,看向云兰清时,眼眸里流露出的情愫,也足够让大家感受到。

    “我若不装疯卖傻,又怎么能够骗过你?阿蛮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享受了将近三十年的荣华富贵,而我和叶涛却分离了将近三十年,还有我那刚刚出生的孩子,为了不落入你的魔掌,我不得不忍痛把人送走,你让我一夕之间,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家人。”

    云兰清无悲无喜的看着阿蛮,在阿蛮那震怒的神情中,依旧是淡淡的模样。

    而阿蛮在云兰清的注视下,感觉自己身上披着的外衣已经被剥掉了,他觉得很是羞愧。

    要说当年他为什么会想出这么歹毒的法子,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羡慕嫉妒恨。

    阿蛮出生宗室皇族,和韩叶涛有几分相像,特别是身形方面,更是像极了,可惜他和韩叶涛之间的距离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先皇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太子爷,一个是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小可怜。

    哪怕阿蛮出生宗室,可惜父亲早死,母亲也带着仅有的财产改嫁了,而他和皇家又属于关系很是疏远的那种,除了姓韩,除了以前是同一个祖宗之外,其余一点关系都没有。

    皇家的荣华富贵他没有份,可因为他顶着这个姓,有些纨绔子弟也会趁机找他麻烦,欺辱于他。

    年幼时,唯一对他好的,就是云兰清了,云兰清是云家嫡女,从小到大都是家人的掌中宝,各种娇宠,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云兰清也不过是在年幼时帮了他一把,但是却让阿蛮记在了心中,甚至对云兰清产生了别样的情愫,可惜一个是备受宠爱的云家嫡女,一个是无父无母无家的浪子,两人之间天差地别,可阿蛮却不愿意放弃,他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奋斗,将来总有一天能够出头。

    到时候他和云兰清之间的差距就不会这么明显了,而他到时候也能够上门去提亲。

    可是一个穷小子想要出人头地哪有这么容易?特别是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他更加没有出头之日了,家里没人,而那些所谓的宗亲,更是看不起他,后来还是被一个小混混欺负的时候,被太子爷看见了,救了他的命不说,还收留了他。

    让他在暗卫营里面学习,武功也好,还是才学都是那段时间学习的。

    他在暗卫营肯吃苦,也肯卖命,很快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暗卫,太子爷见他和自己身材相近,五官也有些相似,便把他调到了自己身边。

    因为太子爷时常会面对刺杀,阿蛮的主要作用就是伪装成太子爷的模样,混淆视听。

    阿蛮从一个人人都可以欺凌的小可怜,慢慢的变成了暗卫首领,手中的权利渐渐多了起来,而他的心里还是有云兰清的身影。

    只是还没等他做出一番大事业,云兰清就嫁入了太子府,也就是那时候开始,阿蛮整个人都变了,他心仪的女孩子成为了自己的女主子,每日看见自己喜欢的女子和自己的主子卿卿我我,阿蛮实在是受不了。

    最让他难过的,还是云兰清看他的眼神,一点儿情谊都没有,阿蛮心里落差太大,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忍受这种折磨,他觉得只要自己也身处在太子爷这个位子,那么他也能够拥有自己喜欢的女子。

    一开始这么想的时候,阿蛮还会觉得自己狼心狗肺,可是日日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和太子爷亲密无间,而他就是一个外人,连靠近云兰清都不敢的时候,这个念头越发的根深蒂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蛮就已经开始设计一系列的计划。

    在太子爷登上皇位没两年的一个秋猎时节,皇后被留在了宫里养胎,阿蛮跟随左右,韩叶涛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带走的暗卫和士兵里面有阿蛮收买好的人,时机一到,立刻就开始行动。

    阿蛮仗着和韩叶涛一样的身形,还有常年在韩叶涛身边跟随的经验,他能够做出所有韩叶涛的动作和神情,连说话的声音都可以伪装成和韩叶涛一样。

    只是他瞒过了所有人,却瞒不过一个人,云兰清在第一眼看到阿蛮的时候,就认出了他不是韩叶涛。

    哪怕他眼里的深情和韩叶涛一样,甚至比韩叶涛更加的深情,可惜云兰清就知道他不是。

    阿蛮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了不让云兰清出去告密,他直接把云兰清给囚禁了,直到她生孩子为止。

    原本那个孩子他也是要处理掉的,只要没了这个孩子,他的位子就稳妥了,可谁知道云兰清居然安排了自己贴身的嬷嬷,偷摸把孩子抱走了。

    甚至在云家的帮助下离开了京城。

    也就是因为云家插手了,阿蛮害怕云家知道他的秘密,这才把云家搞垮。

    把所有一切知道他秘密的人全都搞垮之后,他才觉得自己屁股下的位子坐的稳妥了,可惜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算到,云兰清是装疯卖傻,而那个满心只有荣华富贵的慧妃居然是别人放入宫中的棋子。

    也因为慧妃的出现,还有京城里突然间流传出来的流言蜚语,这才让阿蛮心生戒备,可惜,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算到,云兰清居然能够收服皇宫里的禁卫军,甚至连他的暗卫都被无声无息的拿下了。

    好在他也不是毫无办法,眼下他还有一张底牌没有用。

    “兰清。”阿蛮眼里流露出一抹眷念:“你就这么相信眼前的人是韩叶涛么?我才是天下之主。”

    “皇上说的对,这圣上登基将近三十年了,我们可都是见证人了,他什么时候被换了?你们当我们瞎么?还是你们云家人想要报仇,这才随便拉扯了一个人来!”席间的大臣们有些是要衣裙关系爬上位子的,连忙帮腔道,他们心里也明白,要是真的一夕之间改朝换代了,那么他们家族也就完蛋了。

    那些保持中立或者是已经在朝为官几十载的官员倒是没有说话,他们的目光放在了最前面一脸白发的王爷身上,要知道这位可是宗室里最年长的长辈了,连圣上都要称呼其为一声皇太爷。

    老王爷一双锐利的眼睛在韩叶涛和阿蛮身上深深的打量了过后摸着胡子道:“你们在这里争执了半天,本王也算是听明白了,这件事情要证明到底谁在说谎,也容易,咱们大秦皇族立国百年,有一件事哪怕大家都不知道,那就是每一个拥有天命之人的人,在登基那日都要在胸口处纹一条金龙,这金龙平日里看不出来,平日里,那皮肤和以前是一样的,但是用了皇室的秘药之后,那条金龙会显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条金龙也会更加的栩栩如生,你们之间也没必要争论,咱们就看证据说话吧!”

    这话一出,阿蛮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僵硬了,倒是韩叶涛很爽快的褪下了衣领,直接露出了那布满了伤痕的胸膛,云兰清看见后,眼眶微红,想要伸手触碰一下,又害怕自己下手没个轻重,加重了韩叶涛的伤势。

    阿蛮倒是有些别扭了起来,他端着一张脸道:“皇太爷,您这说的是什么法子?人家有备而来,自然是连金龙也准备好了。”

    “皇上,您不要担心,这金龙可不是随便就能够纹出来的,咱们皇室有自己的法子,哪怕他就是按照咱们皇室的法子纹,也有所不同,每一个皇帝的金龙都不一样。”老王爷笑眯眯的说道:“请管理宗室的老者把那本金龙绘图拿出来,是不是,咱们对照一下图纸就是了。”

    事已至此,阿蛮如果再多说些什么,那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了,阿蛮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哂笑了一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宗室的老者端来了一本厚厚的册子,打开几页之后,找到了对应的金龙,随后有另外一名老者拿出了一瓶子药水,直接滴在了韩叶涛的胸膛上。

    很快,奇迹般的一幕就出现了,那条小金龙直接出现在他的胸口,老王爷颤抖着身子走上前,拿出了那册子,一一对比之后,确定了他身上的金龙确实是和图纸上的一样。

    转过身,老王爷对阿蛮说道:“圣上,请您也宽衣解带一下,这不仅能够证明您的身份,还能消除这件事带来的影响。”

    老王爷其实已经确定了韩叶涛的身份,但是他这么说也是为了公平公正,毕竟现在坐在高位上的人,可是当了将近三十年的皇上,虽然他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宗室的事情,但是对宗室的人也不热络。

    阿蛮脸色突变,他笑着站起身,“皇太爷说的不错,这件事确实是不能胡来,子洛,你过来帮朕一把。”

    话落就做出了要宽衣解带的动作,韩子洛自然是恭敬的上前,对于韩子洛来说,现在他的脑子是懵的,怎么也想不明白现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看自己父皇满脸的淡定,韩子洛也在心里安慰自己,应该没什么事情,肯定是那布衣男人来搅局的。

    刚刚这么想,他就站在了阿蛮的身后,阿蛮对着满大殿的人笑了笑,没等那笑容消失,只见那主位上突然间开了一个口子,阿蛮和韩子洛两人一起掉了下去,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椅子又恢复了原样。

    在椅子恢复原样的时候,大殿四周的墙壁也已经射出了各种的毒箭,大殿里顿时一团乱,玉辰生护着染染逃出了大殿,转身就往回跑,那些会武功的人也纷纷加入了救人的行列,可惜这次来参加生辰宴会的人实在是多,救出的大部分也都是中了毒,还有一些直接就被毒箭给要了命。

    倒是南疆王和女皇这两国使者没出什么大乱子,成叔护着女皇从里面跑出来,看到染染蹲在门口给人查毒,成叔急忙说道:“小丫头,不用看了,这上面的毒,老夫认得,你给老夫打下手,老夫写几个药方,让太医院的人赶忙去抓药。”

    “是,师傅。”染染应着,又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师傅,阿蛮既然能够布置这一切,会不会太医院里面也有他的人,咱们这贸贸然的去寻找,怕是会掉入他们事先挖好的陷阱里。”

    成叔闻言,顿了顿,脾气暴躁的道:“那能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就这么死了吧?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药方抓了,药材那方面你和老夫都熟悉,等会儿咱们再抽查就是了。”

    云兰清听到染染和成叔两人的谈话,安抚道:“不会的,太医院的人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那里面的太医,都是京城里医药世家的子弟,阿蛮现在成了逃犯,他们要是不想连累了自己的家族,就不会搞乱,你们放心。”

    被云兰清这么一安抚之后,染染和成叔就开始忙活了,那些宫中侍卫也纷纷打水、架锅、挑柴、挑药材,很快这一片天地中,都弥漫着苦涩的药味。

    除了解毒外,那些太医们也没有闲着,有些人身上还中了箭伤,自然是该开刀的要开刀,该喝药的喝药,一时之间,这里哀鸿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