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太子妃出逃记(一)

    五月份的京城,热闹非凡。

    今年是当今圣上回归的第三年,三年来,大秦朝堂到民间发生了巨变。

    新皇回归,发出了一系列的利国利民之政策,铲除了一大批为非作歹的官员,还天下一个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大秦上下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趋势。

    今日的东大街一改往日里的冷清,各府的马车都齐聚以前的丞相府现在改名为太子府的门前。

    秦管家端着一张笑脸帮着迎接宾客,看着那来来往往的夫人和小姐,心里极不是滋味。

    今日聚会名为赏花会,但秦管家知道这哪里是赏花会啊,明明就是给太子殿下举办的选妃宴会,可惜自家郡主成亲五年无所出,这才给了这些人上蹿下跳的机会。

    各府的小姐们都笑着寒暄着,各自三三两两的闲聊着,对于今日的聚会,她们可谓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全身上下穿戴的物件都是极为精致,脸上也都画着符合各自气质的妆容。

    太子殿下选侧妃这件事虽然没有下明旨,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太子和太子妃成婚五载,太子妃迟迟不孕,这让各府的当家人都蠢蠢欲动。

    太子妃是靳王爷的独女,容貌不俗、才情卓越,和太子殿下更是感情笃深,恩恩爱爱,这些年来,京城里也不是没有人试图勾搭太子殿下,但是都失败了。

    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差,对于这么个人中龙凤,注定是未来大秦之主的人,闺秀们自是芳心暗许,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靠近。

    这不,刚好今年来了一个赏花会,闺秀们也都被家里的长辈敲打过了,今日名为赏花会,实则是选妃宴会,只要她们把握好了时机,成为太子殿下的侧妃也是有机会的。

    也因为这些事情,闺秀们都暗自较劲着,只有两位年龄颇大的闺秀躲在了人后,对着那些花枝招展的闺秀们嗤之以鼻。

    “敏君,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争抢着上前要给人当妾?”花想容百无聊赖的靠在石柱上,恨不得用眼神把前面那些女人都给射杀。

    这些人还真是丢了女子的脸面。

    坐在她对面的是十大世家之首崔家的嫡女崔敏君,崔家和别的世家有所不同,崔家不专注于权力之争,只是在城外开设了一家私塾,家中子弟也都不入朝为官,年满三十不是去私塾教学就是去江湖闯荡历练。

    别看崔家子弟不入朝,但是崔家在朝中也是有人脉比别的世家更加深厚,那些从崔家私塾有所学成的学子们就是崔家的最大的资源。

    好在崔家并没有做出什么逾越的举动,只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教学。

    崔敏君今年二十岁,这个年龄在大秦算的上是大龄剩女了,崔家人自是着急她的亲事,可偏偏皇帝不急太监急,崔家都快要为她的亲事操心得头顶冒烟了,可偏偏崔敏君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每次崔家人一提到亲事这个话题,崔敏君就溜了,不是去江湖上溜达,就是躲在哪个角落里等崔家人忘记这件事。

    久而久之,崔家人拿崔敏君没有办法,自然是不敢再催促。

    “想容,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太子殿下的侧妃能跟那些妾相比么?等太子殿下登基后,最少也能混个四妃的位子,若是运气好,在太子妃前面生下皇孙,就是贵妃皇贵妃也是有可能的。”崔敏君喝了一口茶,慢悠悠说道。

    花想容一哽,随即看向了自己的好友:“敏君,你不会也喜欢太子殿下吧?”

    花想容以前喜欢太子殿下,但是那也是喜欢韩书珩的皮相,在韩书珩成亲之后,对他倒是不迷恋了,特别是染染前两年给她祖母治好了旧疾,花想容就变成了染染的崇拜者。

    只要有人说染染一点不好,她定是头一个上前跟人掐架。

    “看你说的,你以前不是很迷恋他么?怎么现在有机会靠近他了,你倒是躲来了这里?”崔敏君不着痕迹的岔开了话题。

    听着崔敏君的话,花想容小脸皱成了一团,“那不是年少无知时候做下的蠢事,现在我崇拜的是太子妃,你刚刚回京,你可不知道太子妃可厉害了,比太子殿下更厉害。”

    花想容说起染染,那是满脸崇拜之色,妥妥的迷妹一枚。

    “既然如此,那你今日怎么就跑来参加这个赏花会了?”

    “我这不是帮着太子妃看住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贵女们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也敢肖想太子妃的男人。”花想容咬牙切齿看着园中那些千娇百媚的美人儿。

    “……”崔敏君无语,她在江湖行走多年,也见识过不少奇女子,对于当今的太子妃,她到现在也只是听闻其名,不见其人,能够让花想容这么崇拜,这个人肯定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想容,你别这么凶神恶煞的,既然你是要帮太子妃,那不如去和那些闺秀们聊聊,看看有多少人心怀不轨。”崔敏君淡笑道:“这样也能够掌握第一手资料,让太子妃对她们有所提防。”

    “你说的有道理。”花想容点点头,起身噔噔噔的跑了。

    看着她的背影,崔敏君很是无奈,想容还是和以前一样,性子太单蠢了,说风就是雨。

    如果太子妃真的有外界传闻中的那么厉害和聪明,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盯着她男人的女人,崔敏君相信,太子妃肯定早有计策对付。

    园中一片热闹,太子府的梨园中,此时却是方寸大乱。

    原因无他,太子府的女主人,今日一早居然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封带着桃花香的信笺。

    这一封信笺很快就到了正下了朝的韩书珩手中,一目十行看完信,韩书珩连忙离开皇宫,连太子府都没回,直接骑马离开了京城。

    太子妃凭空消失,太子殿下追随而去,这两个消息先后传出,太子府中的赏花会也因此无疾而终,匆匆落下了帷幕。

    ------题外话------

    番外来了,不定时更新!

    推荐锦瑟新文:《彪悍农妻:病夫枕上宠》

    简介:穿越到农家,沈青青今生就想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过活,可惜天不遂人愿。

    爹不疼、娘跑路、继母刁钻、还有伯娘算计她代堂姐替嫁,面对如此多的牛鬼蛇神,沈青青收起了自己的柔软心肠,斗极品、怼绿茶、虐渣男!

    手里没钱,腰杆子挺不直,为了把日子过好,沈青青拿起了屠刀重操旧业,成为了沈家村唯一的女屠夫!

    日子过好了,手里有钱了,她那彪悍的名声也不知不觉响彻了周边,大家对她躲闪不及,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这个女魔头!

    有钱、有田、有房,就差一个男人暖被窝了,沈青青想,她是不是应该去打劫一个男人回来伺候她的时候,猎户家的病秧子扛着一头大肥猪上门提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