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太子妃出逃记(三)

    去南疆,说起来简单,行动起来就有些困难了。

    首先他们要避开圣上派出的暗卫,还有韩书珩的人手,这一个多月的躲躲藏藏,秦九陌和染染早就知道那两位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了,他们想要平安的穿过大秦腹地到达南疆,还真是有点难度。

    不过有难度也要去啊,谁让染染和韩筠姬是好朋友呢!

    况且还是女皇选夫,更是令人期待了。

    染染明白秦九陌的担心,她独自去了药铺一趟,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包的药材和猪皮,只见青青躲在房间里捣鼓了一天,最终捣鼓出了几张薄薄的面具。

    面具薄而透气,上面的五官很是普通,青青率先把面具贴在了自己脸上,又给自己换了一身青色的布衣,头发挽着,浑身的气质顿时就变了。

    染染以前也喜欢穿青色的衣裙,不过大部分的时候她都是穿天蓝色或者水蓝色的裙子,现在换了一身青色,很是令人亮眼。

    面具贴在染染脸上,把她精致温婉的五官遮盖住了,气质又不一样,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很是不同。

    秦九陌对于自己妹妹的手艺很是相信,自然早早就拿着面具贴着了,若梅他们自然也无异议,很快大家就都换好了装。

    从云城出发去往南疆,最快的脚程也需要一个来月,更不要说他们这一行人要躲避这么多人的追踪,所以除了没有小路的地方要走大路外,其他时间他们都很谨慎的走小路,最大限度的避开那些人。

    京城崔家。

    崔敏君正在屋里擦拭着手里的一把长刀,屋外,崔家主缓步走了进来,看到崔敏君玩弄刀剑,眼里浮现出一抹无奈:“君儿,你年龄也不小了,该说亲事了,以后能不能就不玩刀剑了,你这个样子,外面的人知道了,怕是都不敢上门求亲了。”

    崔敏君无所谓的耸耸肩:“爹,女儿就是喜欢刀剑,比起跟人打交道,还是这些冷冰冰的东西能给我安全感。”

    起码刀剑不会背叛她,还能保护她。

    崔家主也知道崔敏君心里的心结在哪里,只是女儿年龄大了,就该说亲事了,可偏偏崔敏君不按常理出牌,常年不在家,有时候崔家主都怕崔敏君会成为第二个韩筠姬。

    只是韩筠姬是长平公主的女儿,自身在大秦就已经是公主之身,去了南疆后,更是成为了南疆有史以来第一位女皇。

    人家别说是三十岁没嫁人,就是到五六十岁,也多的是男子给她当皇夫。

    而崔敏君可就不一样了,崔家在朝中并没有什么势力,对于那些门生,崔家主也仅仅只是传授课业,别的也没什么指望。

    早些年的时候崔家主觉得玉辰生很是不错,也曾经动过把崔敏君嫁给玉辰生的念头,可偏偏崔敏君跟着她师父往外跑,连人影都找不到,更不要说逼着她回来成亲了。

    后来玉辰生娶了白染染,崔家主也曾惋惜过,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好女婿,而现在看来,确实是崔敏君和玉辰生没有缘分,谁能想到玉辰生居然是皇家之子呢。

    “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为此惩罚了自己多年,已经够了,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吧!”崔家主劝道。

    崔敏君不为所动,眼眸里翻滚着黑色的乌云,层层叠叠,让人看不透她此时的心思,过了一会儿后,崔敏君才摇摇头道:“爹,我并没有终身不嫁的打算,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有缘人罢了,既然太子选妃的事情已经作废了,我也不便留在京城,外面还有事情等着我呢,爹,我就先走了。”

    不等崔家主多说几句话,崔敏君拿着擦拭干净的刀剑,离开了崔家。

    崔家主有心想还要相劝,只是话到喉咙口,又给咽了回去,崔敏君向来就是个极有主见的人,她决定的事情,可不是他轻飘飘说几句话就能够改变她想法的。

    一处幽静的小路上,只有一辆马车孤零零的行驶着,染染靠在马车壁上,被颠簸得面色微微有些惨白。

    “哥,还有多久才能走回官道上啊?这条路也太难走了。”染染抱怨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养尊处优太久了,对于这次出行,居然会有这么不适应的时候。

    秦九陌骑着马,面色比染染好了那么一丢丢,不过也紧紧好了一点点,他双目看着前面又窄又小的道路,再看看两边高耸的悬崖,终于有些不淡定的勒了勒手里的缰绳。

    “不对啊,我们怕是走错路了,我记得以前这条路并没有这个地方。”秦九陌以前跟着靳王爷走南闯北,对于大秦各处的地方都有涉略,特别是一些小道什么的,更是如数家珍。

    在他的记忆中,这里确实是有一条小道可以穿过扬州,然后进入岭南,顺着岭南的洛浦江往南疆而去。

    但他记忆中的那条小道,绝对不会是眼前的这条。

    染染闻言,终于忍不住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她知道自家哥哥不会无缘无故神经过敏,她转头认真的打量着四周,继而一笑:“这条路没有什么人来往,路上也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脚印,哥,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些脚印和车辙只有往悬崖那边而去,但是却没有往这里而来。”

    这就很不正常了,哪怕是再偏僻的小道,只要有人经过,自然是有来就有往,哪里会有往那边而去的印记,却没有往这里走的印记?

    染染话刚说完,秦九陌也发现了这些细节,他靠近染染,心里有些发虚:“小染,那你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

    “两种办法,一个嘛就是不管不顾的往前走,另一个就是原路返回,只是,咱们现在想走怕是已经来不及了。”染染轻声道,眼里带着笑意,这一路上她都只顾着跟父皇和韩书珩捉迷藏了,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

    现在能好好的玩一把,她都兴奋到要疯了!

    秦九陌不懂染染话里的意思,等到他转头看到前面奔跑过来的土匪时,脸色突变,再也维持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