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六幸福军婚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五百三十张 十年

    浅言慢语的交流着,林宁保持着表情,戴维的动作不慢,很快的就将林宁的整体妆容打造出来,无暇立体,典雅精致,等到林宁换好婚纱,他再帮林宁打理好发型,带上头纱之后,整个人就不由得更加惊艳。

    此刻的林宁,眉宇间微微氤氲着幸福的笑意,自然精致,宁雅舒和,高贵清灵···戴维和帮着林宁搭理婚纱的海虹和杨梅以及在场的化妆助理···觉得,他们需要找寻众多的形容词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愣了一刹那,才有靠近房门的人反应过来,把房门打开,听到动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候在门外的顾少秋,迈步踏入房内,同样迎接了这一份让他期待已久的惊艳。此时此刻的阿宁,身着一袭抹胸拖地,丝绸加欧根纱材质的典雅婚纱,精致的妆容,林宁长睫羽翼般轻轻眨动,满目的似有星辉萦绕,长发微卷丝丝缕缕顺着颊侧垂落到肩头,后边盘起一部分,轻巧的皇冠晶莹闪耀在林宁发顶之上,婚纱在皇冠的固定之下,洋洋洒洒的从林宁的身后披下来,顺着婚纱拖摆的弧度,笼罩顺延其下,高贵典雅,唯美而梦幻。

    “阿宁!”这是他的阿宁,顾少秋一袭军装礼服,衬托的顾少秋身材高大挺拔,气势端凝,雍容而不怒自威,肩上将星闪耀,军功章和绶带彰显着顾少秋的荣耀与功绩。他迈步上前,伸手将手里的以百合和玫瑰等组成的捧花递向阿宁,这是他的爱人,今天是他们风雨同舟,十年婚庆大典的时刻,是他想要给阿宁的幸福和荣耀。

    “我们去礼堂可好?”

    “还差最后一步,帮我带上首饰可好?”林宁眉目宛然的邀请道,她特意把这步程序,留给少秋亲自来。

    顾少秋眉眼温柔的给林宁一一戴上项链,手链,林宁的婚戒始终在手上,除去必须得场合,林宁几乎从不会卸下婚戒,有这样一个爱人,林宁心甘情愿被他套牢。

    “妈妈今天好漂亮,祝爸爸妈妈十年婚典开心快乐,携手同心,幸福白首到永远!”慢了顾少秋一步进门的东东和西西,一个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装礼服,薄薄的衣料,只在脖间点缀了一个红色领结,上衣右口袋里,别了一支红玫瑰,小脸带着浅浅的笑意,清俊帅气。西西则是同样质地的丝绸小礼服。圆领无袖的设计,从腰间加以轻纱层层开始微微蓬开,自然的弧度垂落在小腿位置露出下面穿着白色丝袜和同色源头小皮鞋的小脚,精致清灵可爱。小兄妹俩一起恭祝过爸爸妈妈之后,很自如的挪步到林宁背后,帮林宁扯着裙摆和头纱。

    “我们出发吧,阿宁!”顾少秋牵着林宁往外走去,慢了挪步,携手往外走去,他们此刻是在国宾馆七号楼三楼的房间里,收到来宾都已经入座,吉时已到的消息,顾少秋携手林宁,一步一步从走廊里迈出,沿着回旋的楼梯,踩着楼梯上铺垫红毯,一步一步迈向一楼大厅中央的红地毯上,直通司仪引导下的主席台。

    在林宁和顾少秋踏上能被一楼二楼宴会厅的宾客看到的红毯之时,庄重典雅的婚礼进行曲响起幸福的节奏。司仪的声音在两人在一众来宾祝福期待的眼神中,一步一步往前行进。西西和东东帮着林宁摆好裙摆和头纱,快一步在前面,提着花篮,轻洒着花瓣在前开路。

    “···十年光阴,他们携手同心···十年光阴,他们数年如一日···今天是顾少秋先生和林宁女士十年婚姻的婚庆大典···欢迎各位来宾,在此时此刻,莅临于此,共同为这一对矢志不渝的夫妻庆贺,现在有请顾少秋和林宁女士登台!”

    在林宁和顾少秋踏上主席台后,两个孩子自动的闪向一边爷奶外公外婆至亲所在的主桌位置,圆满完成他们作为花童的任务。

    主席台上,司仪把话筒递给了顾少秋和林宁,在一番感谢中,顾少秋将他内心的幸福与澎湃倾泻。“今天,是我和爱人阿宁十年婚姻的庆典,十年前,因为特殊原因,我欠爱人一个婚礼,十年后,我在····!感谢缘分,让我得以遇见爱人····”

    一句句,都是顾少秋发自内心的感叹,此生有阿宁陪伴,是他的缘分和福气,在最对的时间遇上最对的阿宁,在他最低谷的时候,阿宁对他不离不弃,在他最荣耀的时候,他和阿宁共享。

    看着台上的这一对夫妻,满场来宾和双方父母亲人,不由都发自内心的鼓起掌来,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歇。虽然,现实生活中,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但是人都是向往美好的,看着这样一对幸福的夫妻,十年感情,矢志不渝,今后将走得更远,所有人心中,都不由将幸福萦绕,自然期待祝福的笑容,流露在他们的面容之上。谁不羡慕这样一份感情,谁不想拥有这样一位彼此知心,同心同德的爱人。他们能做这样一对夫妻感情的见证者,也是一件让人发自内心开怀幸福的事情。

    “感谢缘分,让我遇见少秋····感谢少秋,一路倾心相待,互相扶持···我们会走的更远···感谢诸位莅临的祝福,感谢您们为我们见证···”林宁接过话筒后,心情也是一片澎湃,她的声音中,幸福和感动交织,相信任何一个人,在此时此刻,都无法无动于衷。

    致辞之后,林宁和顾少秋先行回房,换了那件方便活动的红色旗袍敬酒礼服后,林宁和顾少秋沿着主桌开始,一一给来宾敬酒,感谢他们到来,作为他们十年婚庆的参与和见证者。当然,林宁和顾少秋杯中的酒水是特别调配的,宾客也都是互相致意,点到为止····要不然,那么多宾客,这样一桌一桌的敬下来,别说平日里可算滴酒不沾的林宁,即使是酒量不错的顾少秋,也无法负担啊!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