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第3章 登堂入室,小馒头(求收藏啊收藏)

    ————————

    意图不轨这个词儿是用在目标主观上的,是对方将行而未行的罪恶,若是旁人看来,也就口头或者精神上谴责鄙夷一番即可,但在未来受害人的女儿看来。

    将对方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但秦鱼可不是一般少女,哪怕还未融合那段梦境带来的强大信息,或者这些信息也只是缺失模糊的,但她已然一部分具备了一个三十四岁女性该有的理智跟判断。

    所以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蹲下躲起来。

    那猫儿显然也不是蠢货,一看她蹲下了就不叫唤了。

    只有凉风冷气在这秋时陪伴赖春。

    “嘁,这鬼天气,真冷,要到了冬天,还不得尿水柱子变冰棍~”赖春就是个痞子,嘴皮子脏污话多得是,他们村里女的上到妇人下到少女,没少被他口头占过便宜。

    但那绿豆眼视力恐怕不太好,在外面道上往那废地滴溜溜瞧了一圈,没看到人。

    不是他不想进去看,而是太臭了,此时正捂着鼻子呢。

    “那小丫头在哪呢....”

    他又往内走了几步,距离秦鱼不远不近,最终难忍恶臭,骂骂咧咧了几句就走了。

    等人走远,秦鱼也没起身,而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诶,你还哭啊?能不能出息点,你现在首先要做的是.....”那小猫爬到了她身边,却没看到她哭,只看到一张苍白却在愣神的脸。

    “你这样.....”小猫斟酌了下语言,说:“看起来更蠢了。”

    说完自己哈哈哈地意得笑了。

    秦鱼幽幽看着它,觉得这厮是个智障。

    或许是秦鱼的表情太直接了,猫也笑不下去了,也坐在了地上,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你不是神?帮我弄死他我就帮你...”

    “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帮你的~!”

    一人一猫同时开口。

    秦鱼皱眉,猫却很认真得解释:“我们神是不能胡乱动用法力去帮神选者的,人生艰难,要一步步脚踏实地。”

    “哦”秦鱼倒也没坚持,只是忽说:“你没法力了吧。”

    猫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立马否认:“怎么可能,没有的事儿,反正你就说要不要跟着本殿下干?不然你就等死吧你。”

    一副我是大佬我看得起你、可你竟然不知好歹敢拒绝我、然后我等着看你怎么死的不屑冷笑表情。

    秦鱼的回应是起身,拍拍裤腿上沾染的泥土,拿起刚刚扔下的锄头,转身走了。

    猫死死盯着她,难以置信。

    秦鱼头也不回,背影孤傲。

    那一瞬间,他们的心理活动分别是这样的。

    猫:本殿下就不信你不动心,你早晚要当本殿下的奴才!

    秦鱼:快降价,快降价,你喊等等你回来我就回头,不然你等着卖不出去吧!

    结果就是两人真的分开了。

    傲气这种东西,少女少妇还是小猫都是有的。

    ——————

    秦鱼回家后拿起笔跟作业本,心思却不在上面,而是在想到底要如何解决赖春这个隐患。

    直接告诉大人——村里那些人?

    用不着未来的那些记忆,关过去这些年这些村里人编排她父母的就足以证明这路子不靠谱。

    结合鲁迅先生的话,秦鱼觉得中国人素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他人。

    因很多人的优越来自于口头贬低他人并且得到其他人附和,那是一种迷之满足。

    ——快~感不下于饥饿时到手的一碗八宝饭。

    狼吞虎咽,吃相难看。

    当然,在那些男人嘴里,恐怕就不是这种隐含嫉妒的编排,而是实打实的占便宜了。

    当年她母亲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痛苦不堪。

    不能辩驳,只能忍受侮辱。

    本想忍着,可她父亲不肯忍,可赖春家里有人,他叔父是他们那个村的村长,又有点钱,叫了一班人呼啸而来,反将他打了个重伤,而且那赖春当时还故意拿了酒瓶子砸断了他的两根手指。

    一个木匠的两根手指断了,等于断了生活的活计。

    赖家又塞了一些钱给竹内村的村委,两个村长碰头带人吃了一桌酒席,第二天这事儿就了了。

    后来赖春屡来骚扰,就是村里一些男人嘴里也不干不净,村委又时时刁难。

    逼不得已,他们一家人只能离开村子,就如那猫说的。

    这就是悲剧的开始。

    ——赖春是导火线,村子里那些人的愚昧自私是辅因,人的劣根性是根源。

    噶擦!秦鱼一用力,不小心折断了铅笔,嘴唇抿的紧紧的。

    她必须改变这种悲境的到来。

    夕阳微光就照进了窗子,她心里已经了有了些微轮廓,但还未成型。

    秦鱼起身热了饭菜,没一会就院子外有声音。

    是秦远跟于笙回来了。

    劳作一天,两人自是累的,只是都是随遇而安的朴实性子,加上一起劳作,两人并不见生活艰苦的颓废。

    不过好像有些异样,因两人进门后都看着她。

    于笙已经到跟前了,把手里提着的篮子递给秦鱼。

    虽无言,但眉眼都是笑。

    秦远木讷寡言,此时就说了一句:“你妈妈看见的。”

    于笙忍不住回头看他,这不是你说要带回来给小鱼的么?

    秦远管自己收拾衣物鞋子,说:“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如果小鱼你无聊的话可以养一养,看着还算可爱。”

    秦鱼低头看着篮子里窝着的小猫,应该被于笙洗过了,看起来干净了一些,但是....

    一人一猫再次对视。

    秦鱼:并不无聊,并不可爱,很丑。

    小猫:彼此彼此,你更丑,还蠢。

    两看生厌,但秦鱼也没说什么,一家人和和气气吃饭。

    瞄瞄瞄~~篮子里的猫不安于篮,提醒三个人它也饿了。

    于笙一贯善良,顿时歉意,起身拨了好些饭菜要喂给它吃。

    秦鱼看她自己还没吃多少呢,便说:“妈妈,我来吧。”

    然后她去倒了一杯水。

    咦?两夫妻惊讶,秦鱼温温吞吞解释:“自然科学书上说这猫儿才出生没多久,不能吃这些熟菜,喝水就行了。”

    你特么才喝水就行了!你家科学老师的棺材板是谁按的?力大无穷了吧。

    猫儿瞪着她,秦鱼温柔地看着它,一边给它喂水....

    水倒进它鼻子里。

    猫生艰难,你等着!

    ————————

    两夫妻洗澡去了,带着小猫回了自己房间,把门锁好后,秦鱼才对它说:“显而易见,你很需要我帮忙,但你还没显露你的合作条件。”

    猫也是聪明的,也发觉到秦鱼其实不蠢。

    “第一,你看到的未来不是齐全的哦,你自己肯定也发现了,你现在知道的只是目前这个阶段你家经历的事儿,后世的都快进了对吧,那是因为你的灵魂脆弱,大脑容量不够,想要得到真正逆袭的杀手锏,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可以让你真正完全拥有未来的记忆。

    第二,....”

    还有第二?是什么?

    飞升成神吗?

    它挺挺胸膛,“我将来会长得超级无敌可爱,你一定会把我当成你的小祖宗供着。”

    秦鱼:“.....”

    有片刻尴尬,秦鱼睁眼说瞎话:“看来我们都对彼此很有期待,那现在我们就需要开始合作的第一步了。”

    现在就开始?

    猫儿愣了下,摇摆了下尾巴,有些戒备得瞧着她。

    “不用你施展什么法术,就是让你多走几步路,锻炼下身体。”

    才十六岁的少女,表情和煦,语气温柔,加上天生穷苦自带的朴素气质。

    能坏到哪里去啊。

    猫表示自己那一刻是信这个乡村少女的。

    ————————

    次日,一人一猫到了隔壁上溪村的村头东边,其实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天气不错,阳光暖暖的,站在大树后面,两人都看着不远处的三间连着的二层小楼。

    村长嘛,家里比秦家好多了。

    猫:“你到底要让我做什么?说好了,不能....”

    秦笙:“偷内衣。”

    简洁明了。

    猫:“!!!!”

    秦鱼解释说:“在我的记忆里,这个赖春很得他叔父也就是上溪村村长的疼爱,可后来他在外面生事被抓判刑,连带着也被查出跟他婶婶有一腿,而且持续了很多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猫:“你们凡人真不检点。”

    秦鱼:“.....”

    猫:“这事儿有点毁我声誉,作为一个神....”

    秦鱼:“今天妈妈发现桌子上的剩饭剩菜被吃光了,我觉得我需要坦白一下。”

    猫:“内衣是吗?我记住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收服手下,当头儿的不得展示下肌肉么,干!

    秦笙还十分谨慎严肃补充:“记得要偷两个小馒头连着的那种....”

    猫翻着白眼,到了赖家墙角下,脚下一点,轻轻一跃,跳上了0.2米高——撞在了墙上。

    落地,没关系,姿势优雅就行,它爬起来拍拍屁股,钻了狗洞。

    秦鱼:“.....”

    还真是一只能屈能伸的猫神,过去必有出息,将来必成大器。

    秦鱼一边腹诽,一边靠着树等待猫神凯旋归来,但忽然,她的肩头上落了一只手。

    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