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第8章 善人?生火取食!

    ————————

    绳子、锅、火柴、弹簧刀、雨衣、手表、一小袋面粉跟手电筒都分配完了,各顾各去生存?

    肯定没这么简单。

    PD果然说了,要组成三个队联手合作,最终寻找到最多香蕉的人就算是赢。

    香蕉是什么?其实就是这个节目的玩法特征,在满足四天半基础生存的条件上,得到最多的香蕉就是赢家,香蕉的获取方式有三种。

    一,野外搜寻到香蕉工具。

    二,完成节目组对于各个组下达的任务得到奖励。

    三,在跟其余组的生存条件比拼中获胜,得到奖励。

    就跟玩游戏似的,谁得的小红花多谁就赢了。

    但队友很重要。

    而且PD说的三个队伍....处处都见而已啊。

    八个人,必然是3:3:2。

    意味着总有两个人是最吃亏的。

    “队伍分配的方式随机,大家来抓阄吧。“

    结果很快出来了,秦鱼在脑子里过了下。

    第一队:张莉(弹簧刀)、知名武打演员韩琛(锅)跟三流女性苏晴(面粉)。

    第二队:贾胜(绳子)、流量小生吴寒(手表)跟新晋流量小花齐之苑(火柴)。

    第三队:陈晨风(手电筒)跟秦鱼(雨衣)。

    这个抓阄简直是.....意外得太刻意了。

    秦鱼一瞥那个箱子里的小球,撇撇嘴,颜值CP一个队伍,满屏幕都是粉红泡泡吧。

    不过秦鱼目光一瞥,发现陈晨风脸色有一瞬阴沉。

    “他看不起你这个没后台没能力还长得不漂亮的弱鸡哦。”

    猫儿适时跳出来提醒秦鱼她是八个人里面食物链最低端的惨烈事实。

    “哦,没事啊,我也只看得起他的手电筒而已,上厕所方便啊。”

    猫儿:“.....”

    分配结束,三个队伍很快分开来。

    “生存最重要的无非是食物跟过夜的住所,现在应该是中午,过不了几个小时太阳就下山了,我们得先把住所弄好,然后再找食物,你去捡木头过来。”

    陈晨风直接发号施令,秦鱼看了他一眼,“你要把住所定在这里?这个位置的话,入夜会涨潮,水漫过这里的话....”

    脸色微微变,陈晨风皱眉,淡淡道:“我知道,没决定在这里,还要往上一些,先用木头固定支架就是了。”

    还真是....呵!秦鱼颔首,乖巧答应了。

    至少这人目前的盘算是没错的。

    既是岛上丛林,当然不缺木头。

    边上就有。

    “不要那么粗的,足够纤细但又不容易折断的,你....”陈晨风回头的时候,秦鱼已经把一根木头插好了。

    他挑眉,随口称赞:“干的还不错。”

    虽然这人一副看不起她的样子,但秦鱼

    并不讨厌这种表现欲强的人——他爱干活爱在摄像头前面表现那就给他干呗。

    反正她在一旁辅助不闲着就是了。

    两人都是实干型的,一个木头架子很快就成了。

    “现在我生火,到时候你看着,我进去收集香蕉叶子这些遮盖物跟食物。”

    看火的人没有任何话题性,镜头也很少,显然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出头。

    秦鱼:“哦,好的。”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带不走五十万,又没有红起来的必要,当然不必争。

    不过....能生起火?

    为了今天的伙食跟过夜安全,她还是希望能生起火的。

    “手电筒的近视镜并不可以聚焦取火...我们只能钻木取火。”

    秦鱼惊讶,她倒不不知道这茬,毕竟她也不懂这个。

    这陈易风还是很6的。

    不过理论可行,但钻木取火也不容易,总差一些火候,努力了半个小时也不成,眼看着现在已经花费了一个小时,再磨蹭一两个小时,恐怕会很糟糕。

    秦鱼忽然说:“可以把你的手电筒给我吗?用它可以....”

    陈晨风目光一闪,马上拿起手电筒取下镜片,递给秦鱼,“用它取阳光,哪怕聚焦微弱,但集中在我钻木取火的点应该可以有帮助。”

    秦鱼也没二话,拿了镜片用了最好的角度....

    “这人真讨厌,表现欲太强的,而且臭不要脸,明明是你想出的法子,搞得好像是他自己想出的一样,就你好欺负,要是我,不摁死他!”

    猫儿很不爽。

    秦鱼:“利益不冲突的时候,管他作死作妖,不过这人表现越多,我越能确定这人不是雇主。”

    咦?你这就有判断了?

    “黄金屋存在的根本意义就是惩恶扬善,一个节目而已,再恶也恶不到哪里去吧,何况摆明了说让我帮忙,总不能帮恶人,那说明雇主就是一个善人。”

    “那你是觉得这个陈易风不善咯?”

    “善不善得看每个人的标准,反正对我而言他这充其量算自私,谈不上不善,但对于黄金屋而言,肯定不太青睐这种自私。”

    七个人里面排除一个,那就只剩下六个了。

    善良吗?好像也不是那么难找出。

    “那你觉得谁善良?那个齐之苑善良吧。”

    “不知道。”

    秦鱼觉得没有真正接触过,没必要下定论。

    两人说话的时候,忽有白烟袅袅起。

    成了!继续钻,有火星的时候,两人拿之前钻木出来的一些木绒毛去燃火。

    果然,火星变成了火苗,起火了!

    有了火,晚上的温度跟食物才有了保障。

    陈易风笑了,镜头也给了他特写。

    “我走了,你好好看着火,别让它灭了。”

    等陈易风走了,秦鱼起身拖了一些大木头过来放在火堆上,烧火么,她还是擅长的。

    用大木头当主体,再放上小的,她预测了下时间,大概可以维持半个小时,但等它烧了两拨.....

    期间,秦鱼从旁边搬过石头垒起一个不大不小的火灶,将烧红的炭火转移到灶子里面无,防风,再添上生的一些木材。

    这样熏烧,加上彼此转移,可以维持很久。

    她只要掐着时间时不时回来看看就行了。

    那么...接下来去做什么呢?

    “四天半呢,得先保证自己能生存下去才行。”

    她倒不急着去跟那些人接触,因为这个分开的局面肯定要被打破。

    先找吃的!

    “他不是去找了吗?你干嘛还浪费力气啊。”猫儿觉得这秦鱼很矛盾。

    “合理分配跟坐等吃喝是两回事,房子可以让他主力,因为力气差异,但吃食上面都让他出力,我吃多少都得看他脸色。”

    秦鱼这么说的时候,人往不远处的礁石堆走去。

    猫儿感慨:“奥,你是一个很有尊严跟想法的情妇。”

    秦鱼没理他。

    礁石堆里有什么呢?乍一看什么都没有,秦鱼有些失望。

    忽感觉到脑海里的猫呼吸有些不稳,但克制住了!

    本要离开的她立马顿足了,转身仔细看着身边的礁石堆缝隙。

    真仔细看的话.....

    螃蟹!

    当秦鱼看到缝隙里一闪而过的蟹钳,顿时挑眉。

    蟹钳不小,乍一看跟大闸蟹似的,黑灰色,跟礁石颜色很像,难怪她刚刚没看出来。

    这个可以的!比水果吸引人!

    就是抓起来麻烦,不过乡下人么,田里溪里又不是没抓过,秦鱼马上探看了下这个石头缝隙前后左右,发现左侧还有一个洞。

    雨衣拿出来,罩在左侧缝隙口,用石头压紧严实,然后在前洞用木杆捅了几下。

    螃蟹抵抗了几下,见来敌强大,跐溜一下,就直接横行退走.....雨衣突出的时候,秦鱼直接冲过去将雨衣扯出一包。

    “哇!”摄像师都哇了一声。

    有吗?有吗?

    打开一看,里面正有一只巴掌大的螃蟹。

    “这是什么螃蟹?”许青珂问摄影师,都是接受过培训的,摄影师一看就说了:“这是东帝汶泥蟹。”

    “咦?没泥啊。”秦鱼脱口而出。

    摄影师:“.....”

    不许人家洗澡啊?

    不过东帝汶盛产高价值的泥蟹,其中成年泥蟹大多数超过600克,可算是国内螃蟹里面的巨无霸了。

    “那边有泥滩,看来是偷跑过来的。”

    秦鱼将这只螃蟹包在雨衣里挂在腰间,回去一次看了一次柴火,再次快跑向泥潭。

    泥潭里的泥蟹果然不少,但很难找,而且都会钻进泥里,更是难找,秦鱼谨慎行事,在外围观测了很久。

    “你打算怎么抓?”摄像师忍不住问。

    “看运气吧....”说着,秦鱼回去边上找到一根很长的木杆,然后才进泥堆。

    走了一会,不动了,姜太公钓鱼?

    摄像师有些扛不住了,正要提醒的时候,忽然,泥里蠕动,有什么体格不小的东西爬了出来.....

    一只很大的泥蟹,一坨,看样子足足有七八百克吧。

    就在它冒出半个头的时候,秦鱼动了!

    双手握紧长木杆....

    挥舞!

    啪!

    一瞬间,距离她三四米远的螃蟹被一杆子扫打飞出去。

    啪嗒一下打在了右边五米多远的大石头上。

    应该是死了。

    落地一动不动。

    摄像师:“.....”

    猫儿:“.....”

    斟酌一会,摄像师才纠结了问:“你会高尔夫?”

    这姿势跟挥杆的姿态有点像,也没见过这么抓螃蟹的啊。

    还是巧合?

    “不是,我小时候就这么抓泥地螃蟹的。”秦鱼说。

    “看起来很像。”

    “可能是天生的。”秦鱼笑眯眯地开着玩笑,猫儿却来了一句:“看起来像是铲屎。”

    秦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