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第11章 第二次定组,香蕉树

    次日才算是睡到自然醒——其实也才八九点吧,阳光已经很烈了,根本睡不着。

    起来后才知道三个组昨晚都完成任务,但第二轮队伍拆分也来了。

    “好,现在第二轮队伍重组,也是接下来一天的固定组,最后三天才是集体生活。”

    真会搞事儿,直接一起不就行了。

    秦鱼就纳闷了,但猜想不搞事儿也就没有收视率了,她得在这次定组后把雇主找出来并且弄成跟自己一个组!

    “那得确定雇主是谁,我的小撒比!”猫儿又跳了出来。

    善良么...秦鱼目光一扫其余七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什么鬼?睡一觉就知道了?

    “七个人,张莉是情妇,而且是一个上位心很强人品值不高的情妇,PASS1!陈易风不说了,PASS2!贾胜,这个人了解不多,但从昨天开始,他的目光就时不时在我们这四个女的身上逗留,胸大腿什么的不要太黏了,虽然他以为自己很隐蔽,如果这是你说的观音大佬弄的,佛家戒色....PASS3!接下来是韩琛,这人腰骨关节有点伤,从他放面粉的时候,左手会下意识放在左腿关节上可以看出,应该遇到了一些经济问题,不得不参加这种生存类的综艺节目,不过人家也是老油条一个,真以为是被苏晴跟张莉两人相斗之间憋屈的老好人?人家游刃有余,只不过是装委屈,而且很多张莉设置的陷阱是他想自己跳进去的,为的应该是日后节目组给个老好人的人设圈粉,有心机有手段。”

    “奥,韩琛是老油条,可这也不能PASS吧,目前也并不恶劣,加上PASS掉的三人,就是韩琛、吴寒跟齐之苑咯,你选哪一个?”

    “我谁都不选。”

    “.....”

    好气哦,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我选那个你漏了的人。”秦鱼的回答让猫儿纳闷,而此时,PD也让他们在小纸条上写下自己渴求队友的名字,当然是写两个咯。

    秦鱼拿到手,直接写了苏.....

    猫儿就纳闷了,“为什么选她啊,我感觉这人傲慢冷漠,而且黑历史一箩筐。”

    “被诬陷的。”

    “啥?你怎么知道。”

    “短暂接触可以看出这个女的虽然傲慢,但并不蠢,而且她的傲慢是骨子里的,都不屑要人家的东西来吃,一个傲慢又不蠢的人必有不弱的克制力,怎么可能有一箩筐黑历史,除非是有人诬陷的,一个被诬陷了的人.....难道不更符合黄金屋让我拯救她的处境吗?至于其他人,吴寒别说了,这个节目里面他就是核心,谁都得捧着他,这种人轮不到我来救,至于齐之苑....”

    秦鱼撇嘴,“她看吴寒以外的人,眼神是不会错的,温和中透着算计,算计中透着敷衍,敷衍中透着轻蔑.....”

    猫儿:“你的眼珠子是显微镜吗?”

    秦鱼微笑:“当然,这是我脑补的,真正的原因是她每次表现的时候,整个人都对着镜头,而且我敢保证每次这种时候,她的特写都特别好看,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已经绽放圣母光环,你们还不来拍我吗?”

    你们人类真的处处都是心机婊啊~~猫儿表示蔑视。

    正好,秦鱼也写好了第二个名字。

    吴寒。

    为啥呢?

    有他就自带光环啊,可以给苏晴带来镜头。

    她这个上天派来的帮手不错吧!

    写好了封口交上去。

    不过她觉得可能除却吴寒以外,每个人都写了他的名字吧。

    “我觉得你们写的那个不顶什么用,主要还得看他们暗箱操作。”

    “对啊,但吴寒肯定不会跟齐之苑CP了。”

    秦鱼昨天就看出吴寒对齐之苑很不热络咯,炒CP不过是节目组跟齐之苑一厢情愿,而吴寒跟齐之苑的人气差那么大,听说这个节目组还是吴寒后面的资本投资的,所以,吴寒的意志最为重要。

    “昨天第一次分组,肯定是看出吴寒跟齐之苑折腾不起来,才想着第二次再分,如果再分,这种美男子如果要跟男人CP,那也得是平分秋色的,不可能是两个素人跟一个大叔,那就很有可能组一个跟他两极分化的人,比如苏晴这种黑得掉渣的女人,诶,再加上我这个毫无存在感的素人,既不会黑吴寒的嫌疑,又能彰显吴寒的优秀,更能彻底利用苏晴的黑带话题,这都是套路啊。”

    但能轻易看穿这些套路的秦鱼不也是蛮厉害的?猫儿趴在黄金屋里看着大屏幕,捋捋自己的猫须。

    没一会,PD果然宣布了结果。

    张莉、齐之苑跟陈易风一组,吴寒、秦鱼跟苏晴一组,贾胜跟韩琛一组。

    成了!

    猫儿差点扯掉猫须,那啥,它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一只真正的战斗系戏精。

    这心机推测666!

    ————————

    结果一出,果然哀嚎遍野,至少一半的人是不爽的。

    包括....吴寒跟苏晴。

    这两人都看了对方一眼,都不屑地撇撇嘴。

    秦鱼看到了,心理一咯噔,不会有仇吧。

    不管了,反正分组完毕后,幸存地也往丛林内部蔓延。

    因为刚刚节目组得到消息,今后几次海上的气候变化比较大,潮汐跟海风也会比较厉害,在海边露营有些危险,因此都得改变居所。

    那就丛林内部?

    既然分开了,资产也得分配一下,一人一个香蕉,面粉也分开,但陈易风没提及那个番木瓜。

    ——刚刚让他送齐之苑吃了。

    对此,秦鱼表示沉默。

    “丛林里面虫子多,苏姐姐,你怕虫子吗?”

    秦鱼没话找话,打破一路的死寂。

    好歹也是一起抓过螃蟹借过火的情义,而且长得跟小白菜似的,危险率为零,苏晴也不好无视她,就淡淡道:“不怕。”

    然后一只蜘蛛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接下来五秒秦鱼充分见证了什么叫手舞足蹈群魔乱舞跟心肠狠毒。

    五秒后,脸色苍白的苏晴捂着被自己打肿的手背,尴尬吗?她抿抿唇,急于躲避镜头,且说:“我只怕蜘蛛。”

    吴寒收回震惊的目光,说:“看出来了,特别怕,都差把你自己打死了。”

    这人真讨厌。

    苏晴瞥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猫儿:“我刚刚发现了,那蜘蛛是你偷偷用手指弹过去的!好坏!”

    秦鱼:“这叫反差萌,你懂什么!!”

    苏晴处境不好,她不得帮她洗白么,这个切入口可以的。

    就是苏晴的反应太剧烈了,这得多怕蜘蛛啊。

    嗯,昆虫这个有点危险,那就从其他方面吧。

    她得从长计议。

    万一扔一只肥虫过去,她把自己打死了怎么办。

    “等等,那边有香蕉!”苏晴的食物探索能力还是可以的。。

    可惜好像有点生的,不过烤香蕉也可以吃。

    但他们这三人的道具也只有手表雨衣跟面粉,实用性其实很小。

    幸好香蕉树不高,而且也就他们三人。

    “不用整个都摘下来,咱们摘十几根应该也够了,还有芭蕉叶。”

    秦鱼随口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她的手在推那香蕉树的,一边说一边推,说完的时候。

    噶擦!

    香蕉树倒了。

    秦鱼:“.....”

    吴寒跟苏晴:“.....”

    这是该尴尬呢,还是该欢喜呢?

    “奇怪了,我是真的没怎么用力啊,不对,我是很用力的推,但我力气不是那么大.....”

    秦鱼觉得还是走文艺女比较有前途,女汉纸最终都只能被当做汉纸用,所以她试图解释,人也凑到香蕉树断口看。

    “咦,这里是不是被劈砍过。”苏晴也觉得奇怪,凑过来也看到了。

    两个女的都这么说,吴寒仔细观察,“好像是被什么棍子劈砍过,但对方没坚持.....是其他两组的人?”

    “不像是,要是其他人遇到会轻易放弃吗?”

    苏晴显然不认同他。

    吴寒不置可否。

    好像这也不是很值得人注意,重要吗?

    香蕉拿到了不就行了。

    “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这岛上是不是有其他人。”秦鱼表面没说什么,可跟猫儿说了这么一句。

    “你别问我,我砸知道,安啦,一个新手任务而已,你帮苏晴度过,别让她的情形更糟就好了,最好帮她多的最佳香蕉王!”

    猫儿有些不耐烦,而且还被秦鱼听到喝东西的声音。

    “你是不是又下去倒了一碗鸡汤!”

    猫儿没回。

    麻痹!

    秦鱼在内心怒骂。

    香蕉是摘下来了,继续往内,摘了一点小橘子,其余再无收获,不过好在现在还是早上,时间够的,找驻扎地才最重要。

    但丛林里面草木繁多,空地很少,走了很里面才见到一个稍微空旷点的地方。

    “行了,就这里吧。”三人都算同意,可工具太少,也只能去捡木材。

    好在已经有过一些经验,秦鱼上手很好,不过让她跟吴寒惊讶的是这苏晴也很卖命,干活从不喊累苦,倒用不着她费心去洗白了。

    三人都卖力,一个落身的地方也有了。

    “先找吃的还是先生火?”

    吴寒跟其他男的倒不太一样,还晓得征询两女意见。

    “离太阳下山还早,生火也还好,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找吃的。”

    苏晴一说,吴寒就挑眉了,“是你饿了吧。”

    这人有病吧!仗着自己人气高,欺负她这个在娱乐圈黑成狗的人?

    左右也是破罐子破摔,苏晴怒了:“不止我饿啊,秦鱼也是!是吧,秦鱼,我都听见你肚子叫了。”

    秦鱼:“....”

    说好的善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