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总番外1:火锅之后(一写就写多,主要内容还没出来,明天继续)

    吃火锅这会儿,中转站最牛逼最有钱最资本主义的仙家小苑后院大空地儿,周遭百花盛开,上头星河流缀,美不胜收。

    但再美,也不及眼前偌大一张大圆桌中随意就坐的诸人。

    “欸,排除少数的,我们这里可真是美不胜收,秀色可餐。”

    秦鱼坐在一个位置里,双手撑着精致下巴,在火锅烟火缭绕中细细打量众人,雪色蕴染烟火的脸庞流淌着几分恣意喜悦。

    她那眼神有点露骨,虽不下流,但在场就做的颜值担当们一个个都感觉自己被一头猪艾特到了,感觉有被冒犯到。

    萧庭韵随手给先知调了火锅料,都不稀得看秦鱼一眼就似笑非笑回一句,“怎么,这么多菜不够吃,你还想吃人不成?”

    怼完秦鱼,她也帮不善此道的阿瑟调了植物味的酱料,后者早已习惯,也乖觉递过去,且闻言看秦鱼。

    认识多年了,她有些还是学不会,但也知道秦鱼一点都没变。

    管她死多少次,死成什么样,活过来还是那个贱贱的小碧池。

    果然,只见秦鱼愣了下,说:“阿,我说的是菜,不是你们阿,萧姐姐,你太下流了,这吃着火锅呢,有什么少儿不宜咸黄皆宜的不健康话题,咱们私底下说哦。”

    正倒花生酱的萧庭韵手腕一顿,侧眸瞥来,那一瞥,可真是意味深长阿。

    不止是她,其他人都瞧着她。

    原本正戏虐的秦鱼身体一僵,正试图稳住,边上传来娇娇胡吃海喝的嘟囔声,“你就会逼逼,除了偷看别人洗澡,除了偷看别人晚上夜生活,除了挑好看的人连哄带骗进青楼,你能不那么怂么?有本事自己上阿!”

    卧槽,高级黑来了!!

    在场好多人都下意识代入了。

    被偷看过洗澡的某些人:“....”

    回忆自己啥时候有夜生活的某些人:“....”

    被哄骗进青楼的某些人:“....”

    这火锅还能吃?

    “死胖娇!”秦鱼正要一巴掌拍过去,边上温兮不知是偶然还是故意,给秦鱼一杯果汁,一变把娇娇抱到自己腿上,手指轻戳他肉脸,轻嗔道:“有的吃不够,非要招惹小鱼做甚?”

    娇娇抱着猪蹄啃,闻言愣了下,“那我招惹别人?”

    你被她给带人渣了。

    什么逻辑。

    众人被娇娇那滴溜溜的猫眼扫过,一个个都避开眼神。

    “你们这什么眼神哦,我又不是鱼鱼,我才没有偷看你们洗澡嘞。”

    夹了肉片的轩罗白憨憨笑,“嘿嘿嘿,幸好我胖,又不好看,不像你们长得好看的...”

    你这话攻击范围有点广阿,幸好没人应。

    秦鱼:反正老子是不应的。

    娇娇忽然悄悄扯了温兮袖子,温兮低下头,疑惑看娇娇。

    “欸,兮兮,你有没有过怀疑过一件事。”

    “嗯?”

    “你这么好看,又跟鱼鱼那么熟,住的地方海那么近,你猜她有没有偷看过你洗澡?”

    这话刚问完,温兮表情温润,却僵在那里。

    周遭本热闹的气氛也窒了下。

    唯独对面的方有容不动声色将筷子在小碗里搅拌了下。

    然后众人便听到温兮镇定自若回:“不如你告诉我,这里谁没被偷看过。”

    娇娇:“那很少欸,我翻翻哈。“

    他说着就掏出了小黑本,但忽听到咳嗽上,然后就看到秦鱼用小刀剁肉片。

    他把本子又收了回去,想了下,机智回:“别的我不知道,反正前段时间刚认识的那些外星人,她还没看。”

    秦鱼:“???”

    艹!

    这死胖子开窍了,现在这么犀利。

    因为被众人口诛笔伐,秦鱼只能委屈辩解,“你们别听他下说,我没有,我真没有。”

    委屈是没用的,众人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好机会攻击她!!

    花白镜等人都用芥末等材料混合了一叠神仙酱准备逼着秦鱼吃下去。

    特么的!

    秦鱼立马换了面孔,微笑且霸气道:“何况你们看我的眼睛,我真要看你们身子,都不需挑日子,就好比现在,如果我想...”

    她故意让眼睛转换黄金色,那一刹,但凡被她目光扫过的人,一个个都僵住了。

    尤其是方有容萧庭韵阿瑟诺狄斯跟玉宴之这些正经人。

    连第五刀翎都避开了眼。

    牛逼不!制霸全场!

    秦鱼正得意自己掌控局面。

    但两人例外,花白镜刷一下凑到跟前,“现在,马上,你来阿。”

    “我也可以,来阿!”

    MD,忘记这两个采花专业户在了。

    秦鱼面色发青,耳边还飘来上闻冷韫活色生香的一句话。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文化程度这么高,你咋不去考研呢!

    秦鱼狠狠瞪了上闻冷韫,后者立刻躲到自己爷爷后面,上闻遐迩却有点忙....

    忙着干啥?

    秦鱼认怂,无奈吃下那晚神仙酱,当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于是飞快找人分担,娇娇是没得跑了,刚想瞬移就被秦鱼拽住尾巴,捏着下巴往里塞酱料,一边看向自己的第一忠臣,“上闻老头你干啥呢,快快帮我吃点...”

    “陛下您先吃着,我有点忙。”

    “忙什么?你老盯着我师兄他们干嘛?”

    “我想问他婚配否...”

    “???”

    秦鱼跟娇娇都呆了,众人也齐齐看向被老太师热情拉着问户口的几个人。

    白泽这才明白,主动道:“我不配。”

    上闻遐迩:“我知道,可没关系,只是后宫侍寝,可以适当放宽要求,我们这些老臣不挑的,雨露均沾,开枝散叶。”

    同样在不挑范围的第五刀翎转过脸,瞥了秦鱼一眼。

    秦鱼:“....”

    我这是被迫从海王升级成女尊了?

    ——————

    “乘大家吃得高兴。”秦鱼第一时间转移话题。

    众人:其实并不高兴,好气哦。

    “我们来聊一个更有意义更让人开心的话题吧。”

    众人: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秦鱼喝完果汁,放下杯子,郑重道:“我们来赌一下,赌我师傅他们祭道后,谁最快到大帝。”

    额?这个话题还真是...

    众人错愕,却也觉得秦鱼胆子太大了。

    他们可不敢赌大帝们的事儿,这给谁下注都是得罪其他人阿。

    可是有点跃跃欲试怎么办?

    还真有人下了!

    而且不止一个!

    连叶笙跟瀚海朝伊明楚等人都下了。

    萧庭韵忽笑了,“你这是在为自己光明正大去找这些大帝们进而收徒当爸爸弄一个铺垫么?”

    “哇,萧姐姐真聪明。”

    颜召有些好奇了,他也依旧喊秦鱼青丘,“青丘师姐,你真敢阿,也不怕冕上他们修理你?”

    “她如今不怕,因为打得过,可以把自己的师傅祖师等人按在地上随便欺负。”萧庭韵认真给解释了,顺便一语双关,黑了秦鱼一波。

    秦鱼翻白眼,正欲解释,颜召却下意识道:“她不怕,那我们...完了,我们都下注了。”

    他一说,此前激动的解疏泠等人也慌了。

    大帝们都要面子,就算他们选了自家祖师奶奶,那也得罪了禅师等其余人。

    “没事的,不用慌。”萧庭韵如同知心大姐姐一般安慰他们。

    “为何?”

    “因为我没下。”

    你品品这位御姐那笑中带腹黑的表情。

    “???!!”无阙众人震惊了!

    轩罗白等青楼团自家人也没怎么好过,“可我们....那你呢?阿瑟先知你们下了吗?”

    “没有。”阿瑟诺狄斯淡然道。

    下注了的人再看过去。

    无阙的人:“大师姐大师兄!你们呢?好吧,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没有!”

    青楼的人:“兮兮...好吧,你也没有。”

    然后再看向萧庭韵,后者好整以暇,从容不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嗯,我就是故意的,不过比起他们什么都不说,我算是好人了不是么?”

    这话没毛病。

    秦鱼解气啊,都说她秦鱼型暗黑,是碧池,这里好几个不是?

    哼!

    “欸,她这么坏,今天你们见识了吧,我?我为什么不提醒?当然是因为我急着给你们录视频,哈哈哈哈。”

    众人:“....”

    ——————————

    开心又刺激的火锅一顿吃完,一群人昏倒了。

    当然不是被打击的,而是因为秦鱼在吃食里面加了好多好东西,也在果汁等物里面加了自己的道统精华。

    桀,一顿火锅都可以让他们平均升一个大台阶了。

    不过温兮跟娇娇当然是清醒的。

    帮秦鱼一起安顿好这群人后,秦鱼又安排了店铺机器人帮忙看店,然后娇娇在院子躺椅上翻着肚皮晒月亮打盹,只有温兮帮秦鱼打扫院子。

    难得,她们都没有用术法。

    她们都是从凡人起来的平常人,那些包含人间烟火的行为,其实都是一种修行。

    也只有这种修行,才能让她们深刻体会到自己还活着。

    是的,他们都是从地狱归来的幸运人。

    理当珍惜。

    “兮兮,我很高兴。”

    温兮扫着地,闻言转头,抿唇浅笑,“我知道,你晚上被他们好生欺负,但你很乐意。”

    “说得好像我抖M一样。”

    她随口说这字眼,却惹温兮轻嗔凉瞥。

    秦鱼还真不怕,眨眨眼道:“不然换抖S?”

    去你的!

    温兮还真不是秦鱼对手,哪怕她因为进入娇娇体内的奇遇而得到大机遇,但骨子里还是那个清冷自持不见锐气的温小兮。

    收拾差不多了,她跟秦鱼商量了接下来的事。

    其实可以不急的,大家一起在这里休息一段时日。

    因为真正困难的时期已经过了,他们有的是时间享受宁静。

    但他们还是打算把一些人送回该去的地方。

    因为如果这些人醒着,肯定不急着享受宁静,而是去做自己现在该做的事。

    职责所在。

    “不急的,以后有的是时间,百年千年万年。”秦鱼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

    温兮看她笑,眼眶微微红,忍不住抱起了娇娇,递给秦鱼,秦鱼看了一眼,然后被温兮连猫带人一起轻轻抱了下。

    “其实每次危险,每次看你跟娇娇生死归来,我都想这么做,欢迎你归来,秦小鱼,我最好的朋友。”

    “嗯...也欢迎你归来,温小兮,我最好欺负的好朋友。”

    温兮哭笑不得,鼻音轻哼了下,娇俏又小清冷。

    “哎呀,你们两个干嘛呢,这么爱我,乘着我睡觉偷偷抱我啊。“

    娇娇翻了下身子,嘟囔又傲娇:“咋滴,怕我不给抱啊,还这么偷偷摸摸,不过你们两个胸不大,倒是挺挤人。”

    “....”

    啪啪!!

    一人一巴掌。

    娇娇捂着肉臀呜呜了。

    ————————

    两人的打算是兵分两路送人,秦鱼送无阙那一拨。

    披星戴月,天地流光,秦鱼忽感应到了什么,改变了路线。

    娇娇惊讶:“咦,鱼鱼你不去天界啊,这是去无阙?”

    “嗯,方师姐顿悟道统了。”

    还没大帝,但顿悟道统?

    娇娇震惊了。

    她不才尊级没多久嘛,上次大战的时候。

    “是不是你给她的剑道道统精髓,她消化顿悟了?”

    秦鱼不走剑道,但她如今境界太高,把别人的复制过来研究下就很恐怖了,轻松造就剑帝道统。

    嗯,姜元那厮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工具人。

    “应该是,但我觉得另外有原因。”

    秦鱼抬头看天,目光深远。

    剑道妖孽么。

    她从不怀疑自己的方方师姐是绝对的女主级人设,但也有可能得天人相助。

    话说,外星女神们...里面好像擅剑道的有点多啊。

    ——————

    降临之后,方有容在无阙苍山突破,但秦鱼把其余人也放出来了。

    本在消化昏沉的众人被秦鱼以清灵瞳术醒来,并下了特殊感悟领域将他们囊括,众人于是在最顶级的环境下活生生观看了一场道统建成。

    大雪纷飞,白芒无边。

    只看一眼天地之间于方有容执掌之间创造的剑道世界,赢若若一瞬间就顿悟了。

    尊级。

    她到了。

    正在吃瓜的娇娇嘎嚓一下,惊住了,开心道:“哇,若若!!”

    秦鱼也高兴,“欸,还是我眼光好啊,当年一眼看她一剪梅,我就知道这小姑娘必有光明前途。”

    额,你那是看人家长得跟小龙女似的,见色起意。

    道统建成,对整个天藏世界都有巨大的好处,这也是秦鱼特地跨越规则把人弄到无阙来的原因。

    因为方有容一旦在本土建立道统,就会跟整个位面建立无双的亲密感。

    至于好处在哪....

    方有容结束道统,化作剑光落在峰头,袖摆轻扬,将赢若若等人送回天界。

    毕竟是已飞升之人,长久留在这里会冒犯规则,秦鱼不在意,帮他们承受,但方有容不会纵容。

    面对群体利益,她依旧选择庇护秦鱼。

    当然了,第五刀翎没走。

    方有容知道他也快建立道统了。

    “我的剑道于你不契合,你也能感悟道统?”

    方有容怕自己的影响不利于后者道统的纯净。

    “力量的本源是共通的。”第五刀翎一句打消方有容的担心,前者这才释然。

    两人刚交流心得没两句,就听到边上某碧池的彩虹屁,“哇,大师兄大师姐真厉害,世上怎会有长得这么好又聪明,天赋还好并且如此刻苦的人呢,真是太不公平了。”

    说真的,有点尬。

    两人觑着秦鱼。

    秦鱼坚挺着把后面的话说完,“还好比你们优秀的也只有一个人。”

    娇娇啪得打了一个响指,“没错,就是我家鱼鱼以及她的小祖宗可爱猫猫秦娇娇!”

    后面挺押韵。

    自己强行加戏份。

    当时寂静,直到风雪中,方有容问了一句。“我有一个问题。”

    秦鱼:“我没偷看过你们两个!真的!”

    方有容眼眸微阖,冷艳却不缺端方的脸庞上露出微妙神色。

    “那你可看过祖师他们?”

    秦鱼:“....”

    方方,你这个问题有点刁钻啊。

    对此,秦鱼只能在雪花飘飘中婉约轻声逼逼一句。

    “有些看过,有些...还没有。”

    呵!

    第五刀翎转过身,提刀走。

    走了几步,回头看她们,“还愣着做什么,不进去么?”

    嗯,无阙三人组围炉煮酒。

    传统哦,来一波!

    ————————

    次日凌晨,外面风雪过,苍茫雪色加厚一层,看起来一点都不冷,反而给人绒绒可爱的感觉。

    但屋内更暖,地炉里还有炭火暖热,木板上铺着毛毯,秦鱼躺着,睡姿很随意,但很优美,一头墨色青丝纠缠着身子,方有容距她不远不近,她的睡姿就很规整了,侧卧着,本来也没什么,但她怀里窝着睡的娇娇睁开眼,看到秦鱼一只手正攥着人家的腰带。

    是的,攥着方方的腰带,而且扯松了一些。

    人渣!

    娇娇默默瞪眼,但一转头,又看到秦鱼另一只手揪着一个人的衣摆。

    第五刀翎,他没躺着,而是坐靠着边上柱子。

    此时还没醒来,也是,那可是秦鱼从禅师跟东皇太一那搜刮来的顶级仙酒,大帝都不能承受。

    连秦鱼都在放松之下任由自己醉倒了。

    桀,这就是放纵啊。

    一般情况下,这个人是不会跟两个师妹一屋的,但昨晚他被两人联手灌醉了。

    欸...

    你看现在,晚节不保。

    娇娇又瞪眼,没忍住。

    呸,超级人渣!

    娇娇愤愤之下,原本想把秦鱼的小手抽回来,但眼珠子一转,忽然小心翼翼把方有容腰带给解了,然后把第五刀翎的外套给扯下了,压到秦鱼身下。

    哇,刺激!

    让你们以后怎好意思跟我抢鱼鱼,嘿嘿嘿!

    最后,他乖乖躺回秦鱼怀里,正准备趴下睡觉,但忽然想起什么,猫爪子一转,掌心出现一条鲜艳动人的肚兜,他眼珠子滴溜溜转,坏滴很,偷偷摸摸...

    最后完事,他抓着秦鱼的细软腰肢睡了一个美美的回笼觉。

    三个小时后,大中午。

    木屋之内的气氛一度变态死寂。

    三人彼此看着,观察,打量,思索,晦涩,最后陷入恐怖的沉默。

    他们三人几乎是同时醒来的,但他们都习惯性去观察周遭环境,这一观察...不得了。

    在这样的气氛中,终于,方有容眸色深沉,往日冷情却从容的眼里像是沉甸了深邃色泽,微哑道:“你什么时候把你的手收回去?”

    秦鱼低头看,哦,是我的手呢。

    “我还以为是别人的手...话说,师兄,你脱衣服塞我手里干嘛?我看错你了,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秦鱼避开方有容的目光,迅速抽回两只手,并且第一时间质问第五刀翎。

    第五刀翎:“...”

    然后,秦鱼又转头指着方有容,“我还在你呢,你就这样,你把我当什么了?!难道我就是一个工具人?”

    说罢,她绷着脸,低头凑近方有容,两只小手攥住了方有容已松解掉的腰带,小心又体贴得帮人家把衣带扯紧了些,拢掩那若隐若现的玲珑玉质,“方方你别怕,我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一定不让你白白吃亏。”

    方有容冷眸锁着她,可后者愣是不敢对视,只把腰带套了好几圈,一再强调某个大师兄不是人....

    “好了,大师兄,你跟我出来,我们好好聊聊。”

    秦鱼起身,把外套扔给第五刀翎,义正言辞,恨铁不成钢,瞬手拎着娇娇尾巴,想要遁逃....

    “等等。”方有容忽然喊住秦鱼,秦鱼回头看去,“师姐,你放心,我不会...”

    “这是什么?”方有容芊芊手指虚点,指着地上那物件。

    在某人起身后...露出来的。

    秦鱼低头看了看,沉默了。

    第五刀翎也看了,一愣,飞快瞥了秦鱼两人一眼,沉声道:“我先出去。”

    “等等!”这次反而是秦鱼喊住了前者,然后当着两人的面,她捡起肚兜,翻看了下,问方有容:“你掉的?”

    “你的”跟“你掉的”多一个字,意义完全不一样。

    当然,两个说法都不很不讨人喜欢。

    方有容表情霎时变幻,最终敛声道:“不是。”

    “不是你的,那不就是...”

    秦鱼看了下自己,“我的还在啊。”

    那就...还有别人?这特么我还得背一个锅啊。

    秦鱼下一秒,直接把它递给第五刀翎。

    “很显然,它是你的,师兄,我们两个出去,你穿上?”

    “....”

    第五刀翎看出来了,但凡这种时刻,可恶的小师妹最终还是选了他承担所有。

    方有容是被保护的那一个。

    呵!

    ————————

    “还是师兄大气啊。”

    站在木屋外,秦鱼对第五刀翎刚刚为了解决如此尴尬局面所表露的绝对大气胸襟赞不绝口。

    因为他就嗯了一声,默认那真的是他的。

    变态就变态吧。

    反正两个师妹是绝对不可能背锅的。

    对于秦鱼的花式彩虹屁,方有容原本在屋内还有几分酒醉刚醒的暧色也冷凝了些许,却也越显得红唇黑眸天资韫美,她瞧着秦鱼疯狂甩锅丧心病狂,最终也只轻轻一句,“谁的?”

    额,我如果说我不知道是哪一个的,你会不会把我用宗门家法处置了?

    海王有一个名单,上面都是花名。

    海王有一个池塘,里面都是鱼儿。

    海王记性不好,经常把鲁西跟莉莉弄混了。

    因为记住了人名,没记住样子。

    当然,肚兜就更不可能记着的,绝对不可能。

    只要我记不住,我就不能承担责任,哈!

    最终,秦鱼小声回:“我自己的...”

    方有容走过来,一手捏了她的耳朵,轻忸了下,且淡淡一句:“下不为例。”

    秦鱼:“....”

    卧槽,方方好A啊。

    然后推开门。

    “师兄,抱歉,那是我的,还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