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这男人颠倒黑白的本事简直可以跟她媲美了

    伴随着他低沉的嗓音,男人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脸上,痒痒的让人心慌。

    夏梵音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可是她忽然反应过来……

    “权倾九!”

    美丽的脸蛋再度染上怒意,“你昨晚就知道本公主的身份,那你还敢抱我,还敢摔我?”

    “抱你?看来公主殿下的失忆是持续性的,需要我提醒你——昨晚是你主动跳上来的?”

    “……”

    夏梵音更生气了,“那你后来摔我干什么?”

    他轻描淡写的道:“本尊昨日刚刚回京,不知公主殿下为情上吊还吊坏了脑子,见你不认识我,还穿着太监服鬼鬼祟祟的躲在树上,以为是有人假扮公主妄图行刺,自然把你交给侍卫。”

    “……”

    呵,这男人颠倒黑白的本事简直可以跟她媲美了!

    而且……这混蛋说谁吊坏了脑子?

    夏梵音恨恨磨牙,他的脑子才是坏的!

    权倾九脸上已恢复了淡漠疏离的冷调,“若是公主殿下没有其他事情,臣先告退。”

    臣?

    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是臣了?

    夏梵音气的不得了,刚才还想在宴席之后打死这坑人的混蛋,现在倒好,又被他坑了一把。

    每次看见他都会倒霉,恒古不变的铁律!

    “好,有多远退多远!”

    夏梵音恨恨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向御书房。

    …………

    景帝知道她迟早会出现,见她毫无规矩的推门闯进来,也没有过多的苛责。

    “音儿。”

    夏梵音委委屈屈的走到他面前,“父皇,您当真答应他一个月后完婚吗?”

    景帝叹了口气,“音儿,朕也是没有办法,此番行军的兵符还在他手里。”

    他疲惫而无奈的道:“你跟慕容御是绝无可能了。既然如此,你身为公主锦衣玉食多年,关键时刻自然要担起比普通人更重的责任。”

    “……”

    夏梵音想反驳他,可又无从反驳。

    不过从这件事也看出景帝和九千岁的关系比外界传闻的更微妙——景帝宠信他重用他,从大内总管提拔为朝廷重臣,这是史无前例的殊荣,可与此同时又不可避免的忌惮他,怕他位高权重还握有兵符,难免危险。

    而且如今这朝堂……

    宦官当道,三大家族横行,皇权薄弱。

    她抿了抿唇,试探着道:“那……父皇是打算让儿臣去偷回兵符吗?”

    “不。”景帝认真道,“九千岁说了,成亲之日便将兵符与聘礼一道送入宫中。”

    “……”

    那个王八蛋!

    景帝看她脸色不好,带着几分愧疚却又不容置喙的握住她的手,“距婚期还有一个月,朕会安排你先住进千岁府,你乖乖的别闹事。”

    “……什么?!”

    夏梵音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为什么我还要住过去?”

    景帝正色道:“九千岁说你们需要培养感情。朕想了想,虽然他不能人道,但从其他方面来说还是个不错的夫君人选。为了你以后的幸福,提前培养感情也是有必要的。”

    夏梵音,“……………”

    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所以现在她是应该勉强的安慰自己——横竖都要被赐婚,太监应该比真男人好?

    至少,她不用担心那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