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见过公主殿下吃东西还要自己跑去买的吗?

    浮尘快步上前,“属下有事禀报,您……这是要出去吗?”

    夏梵音看了他们一眼,忽然哎呀一声,楚楚可怜的道:“爷,您不是要陪我出去逛街吗?刚才没来宫里接我是因为父皇有事,现在又因为其他琐事不能陪我吗?”

    浮尘嘴角一抽,“……”

    传闻公主殿下刁蛮任性脾气很差,今日一见,似乎……远不止脾气很差这么简单啊。

    权倾九似笑非笑的掠了她一眼,“本尊既然已经答应公主殿下,那就不会食言。”

    浮尘一惊,“可是……”

    男人淡淡的打断,“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

    浮尘目瞪口呆。

    看着他们并肩而行的身影缓缓离开,他莫名有种九千岁的脾气很好很宠溺的错觉。

    哦,只是错觉而已——毕竟,京城谁人不知九千岁的脾气有多差?

    …………

    夏梵音那个恨啊。

    其实她就想随便讽刺一下这男人而已——如果他不去,她就可以骂他不守信用之类的过过嘴瘾,没想到这男人竟然真的跟她出来了。

    可怕。

    早知道她就不这么嘴贱了,现在自作自受。

    哎。

    身旁的男人听她叹气,几不可察的勾了勾唇,瞥她一眼,“公主殿下不是很想出来?现在都出来了还唉声叹气的,有心事?”

    是啊。

    她的心事还是因为这个男人呢。

    夏梵音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哀怨,“权倾九,你说你这名字是谁给起的?父皇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名字竟然没把你砍头,还任由你一步步的走到如今的高位?”

    权倾九,权倾九州。

    一听就是个野心勃勃的名字,狂妄肆意,人如其名。

    要是换个迷信点的皇帝,可能直接就把人拖出去砍了。

    男人眯眸哂笑,“微臣忠心耿耿,皇上乃是千古明君,处事自然有依有据,怎会因为一个简单的名字就滥杀无辜?”

    “……”

    哦,她知道这男人这男人是怎么爬上去的了——舌灿莲花的本事他确实有,单看他想不想用而,只要他想,歪理在他嘴里绝对能成为一套套正义凛然的说辞。

    夏梵音暗暗的撇了撇嘴。

    目光掠过四周,忽然眼前一亮,指着不远处卖枣泥糕的摊位,“我要吃那个,你去给我买。”

    权倾九凉凉的盯着她,“公主殿下,你自己没长腿吗?”

    她挑眉,眉梢眼角都染着娇艳,理直气壮的道:“你都称我为公主殿下了,你见过公主殿下吃东西还要自己跑去买的吗?”

    “……”

    她的后脑陡然挨了一记爆栗。

    夏梵音震惊,“权倾九,你打我?”

    男人不以为意,“本尊只是轻轻碰了你一下,公主殿下可能不知道什么叫打?”

    “……”

    轻轻??

    她头都要被他打爆了好不好!

    夏梵音瞪着他,在她不高兴的眼神中,男人终于还是转身,迈开长腿走向她刚才指的那个枣泥糕的摊位。

    夏梵音眯了眯眼睛,咧开嘴角笑了。

    看在他这么可怜被她骗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被打的那一下了!

    嘻嘻嘻。

    夏梵音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然后迅速转身,往人流最多的那个方向挤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