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这下流无耻的狗奴才,谁准你胡思乱想的!

    夏梵音看着他脸色不善的样子,讪讪一笑。

    她识相的把糖葫芦塞进嘴里叼着,然后跑向那只浑身是血的小白狗抱起来,又跑回他身边,含糊不清的道:“走吧。”

    权倾九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夏梵音跟在他身边离开,看着众人不自觉让开的一条道,颇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

    身后,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卖艺人敢怒而不敢言,只能肉痛的看着自己的狗被人抢走。

    ………………

    走了没多远,夏梵音的腮帮就开始泛酸。

    嘴里塞了这么大的东西,她觉得自己的下颌快合不上了,还得时不时的仰头调整姿势。

    “九千岁……”

    她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

    可是身前的男人头也不回,理都没理她。

    “嘴好酸……”

    “糖葫芦要掉出来了呀……”

    “你帮我拿一下好不好嘛……”

    嘴里含着东西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可怜,她不断的喊叫终于引起男人的注意。

    权倾九蓦地停下脚步。

    转身,看着她的眼睛也因为腮帮酸涩而泛红,一人一狗看起来都惨兮兮的。

    权倾九淡漠的勾了勾唇,“公主殿下。”

    他修长的手指朝她伸出去,却在夏梵音以为他会好心帮她拿出糖葫芦的时候,男人恶意的握着糖葫芦棒在她嘴里转了一圈。

    “呕……”

    她难受的差点干呕出来,又惊又怒。

    这男人,在捣什么乱?!

    男人对上他的目光,嗤然讽刺,“你在宫里没饭吃么,到了外面净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脏东西,又是枣泥糕又是糖葫芦,若是被你父皇知道,不定以为本尊虐待你不给你饭吃。”

    他就是在虐待她!

    夏梵音立刻张嘴把糖葫芦吐出来。

    “大胆!”她怒道,“你竟敢戏弄本公主!”

    “这不是给你拿出来了?”

    “你刚才还在我嘴里转圈圈呢!”

    说完才察觉到不对劲,这句话简直猥琐下流,引人遐想。

    夏梵音老脸一红,见男人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她蓦地咬住嘴唇,脸上的红晕直接蔓延到耳根子,“你这下流无耻的狗奴才,谁准你胡思乱想的!”

    权倾九,“……”

    狗奴才?

    真是很久很久,没人敢这么骂他了。

    他不怒反笑,眯起眼睛盯着她涨红窘迫的脸蛋,“公主殿下,你以为我在想什么,嗯?”

    她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反正他看起来就是一脸阴险满肚子坏水的样子,蔫儿坏蔫儿坏的!

    夏梵音脸上一阵热,抱着小白狗直接跑了。

    权倾九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深沉,浩瀚如海的墨瞳中仿佛掠过千重复杂的晦光。

    他迈开长腿,不徐不疾的跟上,“公主似乎还没说,刚才打算跑去哪儿?”

    夏梵音听着身后低沉淡漠的嗓音,心里一个咯噔。

    她回过头,一本正经的道:“我刚才不就告诉你了?看到那里人多,所以过去凑热闹啊!”

    “……”

    跑两条街凑热闹,她当别人都是傻子?

    权倾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