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三皇子苏清辰

    络轻纱爬了上去还不满意,用力拍了拍荷香的背,小嘴一撅,“快走快走!别把我摔下去,不然我就跟父皇告状,说你欺负我,哼!”

    荷香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别跟一个小娃娃计较,她有皇上护着,不能得罪她!

    有荷香背着,速度快多了,明月轩整个宫殿很大,从络轻纱住的房间出来,经过眼前这一片花园,旁边才是莲花池。

    络轻纱才五岁,身形又比一般人还要瘦小一些,看起来就跟三四岁的奶娃娃一般,这点路程对成年人来说,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对她而言,却可以走上小半个时辰。

    若不是络轻纱今日故意耍赖,荷香是绝对不可能背她的。

    待荷香背着她,越过了花园,隐隐约约间,络轻纱看到了亭中的那道身影。

    现在的皇帝有六个子女,前面四个都是儿子,后面两个是女儿,现在加上她这个收养的‘女儿’,就是七个。

    大皇子和二皇子同龄,今年十二岁,三皇子今年十岁,四皇子九岁,五公主跟三皇子是一母所生,年纪要小些,今年七岁,而最小的六公主,今年六岁。

    她的确是老七,七公主啊,这个称呼听起来还真是怀念啊!

    亭中的正是三皇子苏清辰,他今年不过十岁,身形已经可以看出些许的风华,身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袄子,头发用一支玉簪束起,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络轻纱晃了眼。

    微微垂眸,挡下了眼中剧烈翻滚的思绪,她犹记得,苏清辰尤其爱宝蓝色,他的所有衣物,都是这样颜色,前世她心悦他,随他也喜欢上了这个颜色,可是现在却只觉得刺眼。

    也许是她的眼神过于炙热,亭中的苏清辰回过了头,他身边跟着一个侍卫,一眼就看见了被荷香背着的她。

    “三皇子,是七公主来了。”

    苏清辰闻言踮起了脚尖,往亭子外望,“七妹妹~”

    他小跑着冲了出来,清秀可爱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晕。

    皇宫里的孩子,天天锦衣玉食,苏清辰本来就是长得不差,眼下一袭宝蓝色的长衫,腰间是一条玉色腰带,一枚上好的白玉佩,挂在腰间,怎么看,都是一个标致的小公子。

    “七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宫女背着你啊?”

    苏清辰不解的抬着头问道,十岁的他,比十二岁的荷香,要略微矮些,他要对着在荷香背上的她说话,只能被迫仰着头。

    这是前世十七载,都不曾有的画面,从络轻纱五岁进宫,到十七岁死在和亲路上,她从来都是跟着他身后,他也只会低头垂眸看她,眼带着温柔的情意。

    永远都是她在追着他,永远都是她仰着头,眺望他。

    想起那些以前的画面,对她而言,是温柔的眷恋,可她现在仔细回想苏清辰当时的态度,应该是用施舍一词更为恰当。

    因为她飞蛾扑火般的爱,他施舍给她一丝温情。

    这般让他仰视她,是第一次,让人仰视的感觉,真好!

    重生,真是一件好事!

    络轻纱的粉嫩的小脸上,不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双眸也像月牙般微微弯起,奶里奶气的说道,“我脚疼,让荷香背就不疼了。”

    而荷香,连忙蹲下身子,将络轻纱放下,恭敬的福身行礼,“见过三皇子!”

    苏清辰不理她,自顾自的越过她,走到络轻纱面前,牵起了她的小手,满脸通红道。

    “七妹妹,你长的真好看!”

    络轻纱微怔,粉嫩的脸上,笑容更加的灿烂了,“三皇兄也长得很好看!”

    苏清辰的小脸上更红了,握住络轻纱的手上也开始冒汗,身边的侍卫不动声色的提醒道。

    “三皇子,你不是要送那个糕点给七公主吃么?”

    苏清辰这才反应过来,小跑着去亭子里将一个食盒提了出来,“七妹妹,这是芙蓉糕,你最喜欢吃的,送给你。”

    络轻纱一听就两眼放光,一双杏眸瞪圆,“真的是芙蓉糕么?我要吃!”

    “嗯!”苏清辰红着脸点头,将食盒打开,露出了里面一碟淡黄色的方形糕点。

    络轻纱也不用人伺候,直接伸手拿了一块,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了进去,这芙蓉糕是用芙蓉花,和桃酥混在一起制成,又香又糯很是好吃。

    芙蓉糕一下子就将络轻纱的小嘴塞满了,她艰难的鼓着腮帮子,往下咽。

    看她吃的这么着急,苏清辰身后的侍卫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连忙去倒了一杯温水,递到了络轻纱嘴边。

    “七公主,这芙蓉糕有些难咽,你喝口水。”

    络轻纱就着杯子,喝下了几口温水,这才将口中的糕点咽下。

    “唔,谢谢三皇兄的芙蓉糕,我还是等着带回去再吃。”刚刚差点被噎住,络轻纱明显对这芙蓉糕有些失了兴趣。

    “好吧,那七妹妹,我带你去御花园玩好不好?”苏清辰直接将食盒塞给了身边的侍卫,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盯着络轻纱问道。

    “好!”不好,怎么给你表现的机会呢?

    十岁的苏清辰,牵着五岁的络轻纱,一蹦一跳的朝着御花园走去,身后的侍卫和荷香,连忙跟在了两人身后。

    落在最后面的荷香,看着络轻纱的行为有些不解,她总觉得,这几日的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

    还有,络轻纱排斥大皇子和二皇子,却不排斥三皇子,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她没有忘记贵人的吩咐,她要想办法,拆开两人吗?

    一路上,络轻蹦蹦跳跳的跟着苏清辰,不时东摸摸西看看,停下脚步到处张望着,却不曾松开被苏清辰握住的手。

    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泛着水光的眸子也十分透亮,显然是对皇宫的景色很是喜欢。

    “三皇兄,那是什么花啊?好漂亮!”

    苏清辰回过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是很名贵的昙花,只有皇宫里有。”

    小孩子说话,难免带有几分自傲的语气,好似只有皇宫里有,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

    络轻纱给面子的一脸崇拜道,“三皇兄懂的真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