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跟皇上提要求

    苏胜风的目光在她矮小的身子上扫过,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还小,宫外不安全!想出宫玩也等你长大了再说。”

    “哎呀,我会带上踏星踏跃的,他们是父皇派给我的,肯定很厉害的,对不对?”络轻纱眼里的期待满的快要溢出来了,就这般直勾勾的看着他,水灵灵的眸光让人实在不忍拒绝。

    “好吧,你想出宫玩就出宫玩吧。”苏胜风对自己派来的人的实力,还是了解的,听她这样说,也是放心了不少,“不过说好了,一定要带上踏星踏跃!”

    络轻纱连忙握拳在眼前挥了挥,表示了自己的决心,“放心吧,父皇!”

    眼见络轻纱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笑的眉眼弯弯的模样,苏胜风好笑的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呀!”

    “嘻嘻,就知道父皇对我最好了!”络轻纱扯住了他的衣袖,把他的身子往下拉,苏胜风也顺着她,任由她将自己的上半身拉下。

    “吧唧~”络轻纱兴高采烈的给出了自己的奖励,在苏胜风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湿漉漉的吻。

    苏胜风一怔,身子微僵,他从出生到现在,因为身份尊贵,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这般亲昵的动作,吓了他一跳,一时间还真的有些愣住了,可是脸颊上温热带着湿润的触感告诉他,刚刚发生了什么。

    络轻纱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一个人乐滋滋的笑着,在椅子上摇来晃去,苏胜风本来有些不自在的抵触也瞬间散去。

    他明白,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亲脸颊是一种亲昵的表现,络轻纱能对他表现出亲昵感,他当然是乐意的不行。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更是柔了几分,“乖,早点睡,想出宫玩也等你身上的红疹好了再说。”

    “知道了,父皇。”络轻纱眨巴眨巴眼,乖乖点头。

    “父皇还有事,就先走了,晚上睡觉记得盖好被子。”苏胜风又嘱咐了几句,带着陈莱离开了。

    桌子上的膳食,已经被宫人们收拾好,华嬷嬷又伺候着络轻纱洗了个澡,重新为她全身擦上了白玉露,才退了下去,房间里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络轻纱躺着床上,默默梳理着自己的打算,今天跟皇上提出宫的事,是她早有预谋的,想要跟络家军接触,想要有自己的势力,想要去找外祖父,都需要她本人出宫,而皇宫守卫森严,没有皇上的命令,她想出宫无异于是难于登天,可她今天这么孩子气的一提,那就简单多了。

    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孩子出宫,是有别的打算,她这个年纪,爱玩是最正常的。

    至于皇上的态度,从一开始她就猜到了,皇上一定会答应的。

    上辈子皇上把她塑造成了一个温婉贤淑的闺阁女子,说难听点,也就是一个懦弱没有主见的女人,这事虽然是宛妃出手做的,背后却不代表没有皇上的默认,她可不觉得身为皇上,自己后宫的动静他会不知道。

    而她今天提出出宫的要求,就像是一个贪玩的孩子在无理取闹。

    不管是一个懦弱的女人,还是一个纨绔贪玩的公主,都是他愿意看见的,试想,一个懦弱没有主见的女人,一个纨绔贪玩的公主,就算是手握络家军的大权,还不是任人搓圆捏扁?

    所以他不会拒绝,只会放纵。

    这就给了她机会,只要能出宫,她很多打算就可以实行了。

    络轻纱不免有些激动,如果她能在这深宫保存自己,有些事她也可以放手去做了,比如说……

    报恩!

    络轻纱没有忘记前世的下场,皇宫中,伤她害她利用她的人数不胜数,可是,也有那么一个特殊的……

    四皇子苏清竹。

    四皇子苏清竹是宫女所生,据说是皇上有一日醉酒,在宫中偶遇一宫女,那宫女的长相与他心爱之人有几分相像,阴差阳错的就宠幸了她,后来皇上酒醒以后,随意的给她封了个嫔位,就没再过问过。

    没想到这宫女跟皇上一夜春风,竟然怀上了龙子,还偷偷瞒着众人,平安生了下来,这就是四皇子苏清竹。

    只可惜,她生下苏清竹之后,就被后宫其他嫔妃所害,丢了性命,而正值幼小的四皇子,就成了一个没娘的孩子,皇上对他也十分冷淡,独自一个人在后宫存活,孤苦无依,受尽欺辱。

    这就是络轻纱所知道的全部,她前世在宫中十分听话,除了明月轩和宛妃的玉仪宫,她极少在宫中乱晃,而且四皇子苏清竹住的宫殿极为偏远,她私底下从未曾见过这位四皇兄,除非一些宫中的宴会,才能远远看上一眼。

    印象中的苏清竹,是个十足的美男子,只是他的性情似乎极为阴沉,也从未见他笑过,总是一个人窝在角落,低耸着头,没有一点存在感。

    这也许是跟他的身份和成长经历有关,能在这吃人的后宫存活下来,想必也是看遍了人情冷暖的。

    可是这样的苏清竹,偏偏为她而死。

    哪怕是重生了,络轻纱也没搞懂前世苏清竹对她那般好的原因,她只记得,被宛妃和苏清辰送去大清国和亲的路上,她一个被舍弃的公主,遇上了不少的刺杀和流寇,按理说护送的护卫人数过少,是敌不过那些前来刺杀的人的,可是每次都有人在暗中相助。

    后来生死之战时,护卫队几近全灭,她也一心求死,却未想从未跟她有过瓜葛的苏清竹,竟然冒死相救,她那时就明白,原来一路上暗中相助的人,就是苏清竹。

    只可惜,那一战还是败了,前来刺杀的不止是宛妃派的人,还有大清国那边不愿意她这个公主嫁过去的人,她并不畏死,只是没有想到,苏清竹竟然以命相护,死都不愿丢下她,最后比她还先丧命。

    可以说,前世十七载,络轻纱虽然明白自己活得窝囊,却没有悔恨过什么,哪怕是被苏清辰欺骗了感情,她也只是觉得自己识人不清。

    可是眼睁睁看着苏清竹为她而死,她第一次后悔不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