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那些旧人(三更)

    之后苏清吟一家人,就在隐阁住了下来。

    就如之前苏清吟所言,绮红十分喜欢苏君灵,这种喜欢,甚至超过了对络轻纱的喜欢。

    原因也跟苏清吟猜的差不多,其一便是因为苏君灵乖巧懂事,其二则是因为她的根骨。

    绮红的武功全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乍一看见一个根骨极佳,可以接她班的小姑娘,这小姑娘还是她主子的女儿,哪里还忍得住。

    从那天之后,绮红最喜欢的事又多了一件,除去喝酒打赌之外,就变成了指导苏君灵习武。

    开始络轻纱还担心自家女儿受不了这个苦,毕竟习武之事,没有捷径,有的只是苦练,想当年她开始习武之时,那些基本功就练得头晕眼花。

    每一次回去,全身都酸痛的不行,爬都爬不起来那种。

    可苏君灵却让络轻纱另眼相看了,许是遗传了她和苏清吟的性子,苏君灵虽然每次都弄得伤痕累累,偶尔自己也会偷偷哭,却从来不跟大人叫苦,更不会提放弃。

    这让络轻纱又是心疼又是满意,最后只能默默的看着,什么都当作不知道。

    苏小白也不比苏君灵差,特别是苏君灵是妹妹,他还要大上两岁,比起苏君灵来,他更为刻苦懂事。

    隐阁的众人每次见了这一幕,都会感叹一句,小主子们都跟阁主当年一个样,不愧是阁主的种,啧,这股拼劲哟!

    在隐阁的日子一天天流逝,苏小白和苏君灵也开始慢慢适应了隐阁的生活。

    与在京都不一样,少了许多空闲的功夫,却多了许多汗水与收获。

    除此之外,也多了许多乐趣。

    第一个乐趣便是,作为隐阁的少主,苏小白和苏君灵都是能在隐阁里横着走的人,偏偏两人又懂事又勤奋,让隐阁的众人喜欢的不得了。

    有事没事,隐阁的众人们就喜欢凑到这两位少主面前,逗他们说话,偶尔还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山下的小玩意。

    甚至于,隐阁众人还拿苏君灵和苏小白打了一些无聊的赌。

    什么赌小白少主和灵儿少主,谁的进步最大啊……

    什么赌小白少主和灵儿少主,谁受隐阁上下的欢迎人数最多啊……

    什么赌小白少主和灵儿少主,跟他们之间谁的关系最好啊……

    一时间,隐阁的人几乎都没了别的乐子,成天跑到两人面前刷存在感,当络轻纱和苏清吟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只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骂了一句幼稚,就任由他们去了。

    在隐阁中待了一个多月,苏小白和苏君灵的训练都步入了正轨,苏清吟便不再关着他们,只要他们能完成每日的训练,便可以随意下山玩。

    反正整个青州都是隐阁的地盘,这缥缈峰下的云来县,更是隐阁的势力所在,绝对不会有危险。

    再说了,小孩子也需要玩乐用来放松,这也是苏清吟考虑之后的结果。

    有了苏清吟的这个命令,苏小白和苏君灵时不时的就往山下跑,有时候是去吃些好吃的,有时候是去看说书,有时候是去买些小玩意。

    云来县中都是隐阁的人,自然不会没人长眼得罪两位少主,下山玩的多了,两人可谓是把云来县摸透了。

    这一日,两人照常下山游玩,苏君灵惦记着雪福楼的酒酿圆子,闹着要吃,苏小白自然就带着她来了。

    两人在雪福楼中坐下,这里的掌柜和小二早就对两人熟悉了,一看见两人,便恭敬问道。

    “小白公子,灵儿小姐,还是如同平常一样么?”

    “恩。”苏小白点了点头,那掌柜便恭敬一礼,下去准备吃食去了。

    正在等待之时,二楼再次上来了两位客人,苏小白本来不曾在意,不过在看见那两人的容貌之后,便停住了视线。

    “哥哥,怎么了?”瞥见自家哥哥一直盯着别人,苏君灵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苏小白摇了摇头,神色却带上了几分莫名色彩,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江湖中的酒楼,都是没有包厢和雅间的,这雪福楼也尽皆如此,如今苏小白和苏君灵待的地方,只是二楼而已。

    二楼的桌椅,只是隔得略微远些,环境也稍微清净一些,其他和一楼并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客人和客人之间,是能够看见对方的,正如苏小白盯着的那两人一般。

    其实,就在苏小白一直用复杂的眼神看那人之时,那人便也注意到了他。

    角落的木桌之上,连城摇着扇子,瞥见对面之人,一直落在旁边不远小孩子身上的视线,不由得好奇问道,“阿桑,怎么了?”

    扶桑微微眯了眯眼,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孩子……”

    听闻他的话,连城再次回头仔细的盯着苏小白看了一眼,这才惊讶的瞪大眼睛,“这个孩子……”

    “好像那位大齐的荣华世子啊!这神态这容貌,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就是……这眼睛不太像,那位荣华世子是凤眸,可这小娃娃,却是杏眸。”

    扶桑的手指止不住在桌上敲了敲,“杏眸?”

    他脑中蓦地闪过络轻纱的音容笑貌,她岂不就是杏眸么?

    扶桑的神色转变太大,连城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莫非你觉得,这个小娃娃,是荣华世子和那位七公主的孩子?”

    “谁知道的,我记得……”扶桑紧了紧手中的茶杯,“他们的儿子,如今就是七岁,和这孩子的年纪一般。”

    被他这么一说,连城还真的觉得有点像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对于扶桑对那位七公主的执着,连城还是了解的,当初为了那位七公主,他竟然动用了自己大半势力,跑到大齐京都去掳人,最后更是将人软禁在了离城之中。

    可是付出了那么多,最后还是鸡飞蛋打,什么都没省下,不仅如此,他们经营多年的势力,也毁掉了大半,以至于桑海的那些个皇子们,一个个都蹦跶了起来。

    若非阿桑他还留有保命的手段,只怕太子之位都保不住了。

    “怎么办?不怎么办。”扶桑摩挲着手里的杯子,静静的愣神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连城想要说些什么,在看见扶桑的神情之后,又不甘的闭上了嘴,最后干脆把目光,放在了正在吃东西的苏小白和苏君灵身上。

    苏君灵没心没肺,吃的开心,可苏小白却是有些走神。

    那个男人他认识的。

    苏小白随了苏清吟,从小就早慧,在他很小的时候,娘亲曾被人掳走过一次,那时的娘亲,还怀着灵儿。

    那个时候,娘亲本来是要反抗的,可是有人以他为要挟。

    这些场景,他记得并不清楚,只是模模糊糊记得那么一点,可是离王府里有很多人知道,他偶尔听到了事情的真相,便暗自记了下来。

    而扶桑的长相,他也早就忘了,但他后来见过——

    在爹爹的书桌上。

    那个时候,他懵懵懂懂,只是好奇问爹爹,为什么要画这个人,这个人又是谁。

    爹爹告诉他,那是掳走娘亲的人,他就是那时记下的。

    对于扶桑这个人,苏小白没有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不喜,就是因为他掳走了娘亲,才导致灵儿生下来的时候身子骨弱,娘亲也受了很多委屈。

    恨倒是没有,因为爹爹说,他是敌人,是坏人,也是可怜人。

    这种形容,十分复杂,至少苏小白不能体会,只是模模糊糊明白,大概是因为这个叫扶桑的人,不曾刻意伤害过娘亲吧。

    ------题外话------

    QAQ,写到这里,基本大家都看出来了,没错,就是要完结了!

    就这两天的事,之后会有简单的番外,想要看谁的番外,记得留言,取喜欢人数最多的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