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然涌入的记者

    夜落坐在宽大洁白的大床上看着从门口闯进来的一群人。

    她小巧的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粉红,粉嫩得如那三月开在枝头的娇艳桃花,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里闪着懵懂。

    进来的这群人手上拿着奇怪的东西,他们的穿着是她从未见过的。

    “夜小姐,今天是你订婚之日你却在别人的床上醒来,你有什么要说的?”

    “夜小姐,你出轨的男人是谁?”

    “听说夜小姐的母亲当年也是这么不检点的方法勾引了夜总才生下的你,是不是有其事。”

    夜落看向自己坐着的床,不管是被单还是被子都是洁白暂新的,布料极其柔软,然而却不是她一惯用的绵衾,她的绵衾上面绣着凤穿牡丹,是王府十几个绣娘绣了三个月绣出来的。

    王府……王府没了,一夜之间全部被抄斩了,她也应该死在斩刀之下了,可是为何她却没有死。

    不但没死,她还有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

    前方传来“唰”地一声响,夜落抬头,看到前方的一副很漂亮的玻璃门打开来,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浴袍的男人。

    男人像是刚沐浴完,头发还是湿的,有水珠从他的脸颊滴到锁骨间。

    他淡然地给腰带打结,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从门外冲进来的那一群人。

    他的出现,让刚刚进来的那群人拿起了手中奇怪的东西对着他“咔咔”地按。

    夜落知道这种东西叫相机,能把人的图像拍下来。

    她对这个地方很陌生,却又清楚的知道这里的一切奇怪的东西。

    比如这里是酒店,刚刚男人是从浴室出来,他穿的东西叫浴袍。

    她是繁城豪门的大小姐,今天是她的订婚宴,可昨晚她跟别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

    她到了个陌生的世界,身份变了,连脸也变了。

    前方透亮的镜子上清晰地照出她的脸孔,粉嫩美丽,洁肤似雪,冰肌玉骨,不会比她自己的脸差。

    “夜小姐,请你解释一下,这男人是谁?”

    一个尖利的女声再度问道,那长长的话筒都快塞到夜落的嘴里了。

    “背着未婚夫干这种事,你难道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

    夜落看了那男人一眼,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清晨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照进来,照在他完美的侧颜上,照亮了他事不关己的表情。

    夜落双手握住被沿,把脑子里的事情过了一遍。

    昨晚她回的是未婚夫韩星源的房间,可房间里却不是韩星源。

    脑子不清醒的她和陌生人发生了关系。

    她用脚趾头想了想,很有意思的陷害把戏,夜大小姐订婚当天被人捉奸在床。

    而“奸夫”显然是刻意安排的。

    她抬起头来看向冲进房间的那群人问道:“你们是韩家的人还是夜家的人?”

    “我们是记者!”

    夜落伸出一只手指向坐沙发上看手机的男人:“是他家里人?”

    最前面的女记者翻了翻白眼:“不是!夜小姐,我们是记者,虽然你是穷乡下长大的,也不至于连记者都不知道吧。”

    夜落眸光微凛:“既然你们是毫不相干的人,那我的事你们有什么资格过问?”

    “说了我们是记者。”

    “我管你们是什么东西,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就是官差……警察来了也没权破门而入,请告诉我谁给你们的胆子闯进来?”

    那女记者轻哼一声:“我们身为记者就有权报导真相,夜小姐别想唬我们,我们不怕你夜家势大。”

    夜落轻呵:“是吗?连我夜家都不怕,看来你们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了,不过不知道你们家人天天被记者骚扰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帮你?”

    女记者狠狠地看着她:“夜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夜落轻盈一笑:“你们不是说记者有权报道真相吗,我找几个记者朋友去你们家蹲着,每天报导报导你们家真相想必你们也不会介意。”

    记者们各自看了一眼,不是说夜大小姐从小在穷山沟里长大,又粗鲁又愚蠢,只要来报导就能把她吓着求他们不要报导吗?

    怎么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带头的女记者冷冷地道:“夜大小姐说来说去就是威胁我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干的事见不得人。”

    “我找记者采访你们就是威胁你们的话,那你们现在是在做什么,威胁我,勒索我?”

    女记者义正严词:“我们是亲眼看见夜小姐您与陌生男人鬼混。”

    “亲眼看见?我冲进你房间看见你跟一只狗在一个房间里,我是不是也可以说你跟只狗在鬼混,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谁会蠢到在自己订婚宴的酒店偷情。”

    那女记者听了脸色铁青:“夜小姐可真会狡辩。”

    “狡辩?对你们?我需要?你们算什么东西我要向你们解释。我只想警告你们我虽是乡下长大的,但也是堂堂正正的夜家大小姐,谁敢陷害我,夜家绝不会放过他。”

    一群记者脸色有些慌张,夜小姐哪是传言中那种没有脑子,这心儿跟明镜一般。

    夜落脸上滑过一丝冷意:“你们现在离开本小姐可以当你们没来过,否则这事我一报警,抓不到真正陷害我的主谋,抓的就是你们这些出头鸟。”

    那女记者轻蔑地道:“夜小姐酒店私会陌生男人还敢报警,你吓唬谁呢。”

    夜落将被单拉高,完全遮到自己的脖子上,淡定从容地看着他们:“不信你们就试试看。你们一大清早就这么准确地冲进来,显然是早知道我在这间房里,不是主谋也是从犯。”

    “你还真敢报警?”

    “我没了名声还有的是钱,有钱我就能弄死陷害我的人,这一点你们一定要弄清楚了,别被人当了枪使还自以为发了财。”

    记者们各自看了一眼,大家都是一个目的,有人出了钱让他们来挖夜家大小姐的丑闻。

    可明显夜家大小姐不是传言中的那种草包,真为了一个八卦新闻断了自己的前途,还真没必要。

    “夜小姐,你的事跟我们可没有半点关系,我们是收到短信说这房间有新闻才来的,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