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该滚的是你,夜总

    夜父眸光微闪,夜落的话还真说到了他心坎里。

    他最在乎的是夜家的名声,之所以恨夜落,也是她偷情的事会让夜家再度变成笑话影响他的生意。

    但如果是被陷害的,夜落偷情的事就不会对夜家造成影响,还能被人同情。

    他的公司马上要跟晏氏世家有一笔大交易,不能在这节骨眼有什么动荡。

    一旁的夜母杜丽娟见夜父有了动摇,赶紧走过来道:“老公,落落觉得是被陷害的那我们就让她报警吧,不过落落你能肯定查出真凶吗,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报了警就等同于把这事告诉了全世界的人。”

    夜父脸色沉了沉:“报什么警,还嫌丢人丢得不够不成,跪下向星源道歉。”

    夜落看向杜丽娟,这个女人,明面上是在帮她说话,实际上却是在告诉夜父一旦报警,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如果查不出真凶,夜家就会一落千丈。

    夜父这种自私自利的小人自然不会去冒这个险。

    只要她道了歉,韩家原谅了这事,这种丑事就能掩下来。

    这种事,她绝对不会道歉。

    夜落抬起一脚用力踹向夜父的小腿,趁他疼得松手的时候逃到晏御的身边。

    “你考虑好了没有?”夜落沉声问。

    这个死男人,为什么她给他开出这么大的诱惑他还不投靠她这边!

    长得这么帅,又有气质,如果不是缺钱,他也应该不会跟韩星源他们合作才是。

    晏御双手抱胸靠在浴室的门扉上,摊开手掌按了一下手中的手机:“三十秒之内我不想看到这些人。”

    夜父被夜落踢了一脚,看似不起眼的一脚,却疼得他额角都冒了冷汗。

    杜丽娟赶紧扶住他:“老公,你没事吧,落落你怎么能动你父亲动手!”

    夜父气得愤怒地道:“我夜雄没有生过这个女儿,我要跟她断绝关系。”

    杜丽娟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老公你消消气,落落生长环境不一样会这样也情有可缘,我们好好教能教好的,老太爷那身子哪能经得起这事。”

    夜父听了更气:“仗着爸护着她,她做出这种丢脸的事还不道歉,甚至对我动手,这种女儿我夜雄不要了,你不用劝我,让她滚出夜家。”

    夜落眉头皱了皱,她现在不能被赶出夜家。

    先不说自己的母亲的股份还在夜家手里,就是夜家老爷子怕是受不了这个刺激。

    夜家老爷子身子本就不好,如今还躺病床上,本来订婚也是想顺便冲冲喜的。

    订婚宴没了也就算了,如果夜雄执意跟她断决关系,那老爷子被这么一刺激哪能受得了。

    夜家唯一一个还算顾着她的也就是夜老爷子了。

    难道真要道歉?

    “该滚的是你,夜总。”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房间里的人这才看向依靠在浴室门边的晏御。

    按说晏御这么高大的一个人,气场又十足,他们不至于看不见。

    只是他们眼里只有怎么处治夜落,以至于其他一切都忽视了。

    知道那里站了一个人,都以为是与夜落鬼混的人,谁会去注意他。

    这时大家看过去,首先见到晏御那勾人心魄的面容便是一惊。

    “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信不信我找警察来把你抓走,长得花里花哨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白脸。”

    韩母有些生气,他们找人找来的小白脸竟然敢帮夜落说话。

    拿了钱怎么干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