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果然是晏少啊

    夜落一脸不解,什么?你不缺钱?

    你不缺钱跟韩星源他们合作什么?

    她感觉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脑子有点不好使了。

    “可我能给你的只有钱。”夜落老实地道。

    晏御深邃的眼眸看着她:“你还有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夜落下意识地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床单。

    她也不知道为神马到现在她都没有时间把床单换下来。

    “过来。”晏御朝她伸出手,夜落看了一眼,这双手洁白如玉,手指修长,一看就保养得极好。

    但是她能发现这双手是有手茧的,而且茧还很厚。

    说明对方是吃过苦的人。

    夜落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晏御大掌一揽扣住她的纤腰将她带到自己怀里。

    夜落尖叫一声,一个巴掌就往晏御脸上煽过去。

    “啪”地一声响,小手落在了晏御那张绝世美颜上。

    夜落自己先心疼了,啊呀,她真没想打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晏御的脸色极其的难看,俊颜阴云密布,眼神锋利仿佛要将夜落活生生削成两半。

    夜落不自然地动了动身子:“谁让你突然动我。”

    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过,夜落很不适应,平时别的男人哪敢碰她一下,多看两眼都被王府的侍卫给挖了眼珠子了。

    所以男人一动她,她才下意识出手。

    晏御冷着脸没说话,手一提就将她双腿分开坐在自己腰上。

    夜落着急地想推开他:“你冷静点,你想做什么?”

    晏御脸色更加的难看,黑沉到了极点,暴风雨马上要来临的样子。

    他该死的身体有了反应,很强烈的反应。

    他被一个巴掌煽得起了反应。

    “想弄死你。”晏御的话带着急风暴雨,危险的气息让夜落想逃。

    可是晏御将她桎梏得紧,她推也推不开,夜落没办法,抬起胳膊用胳膊肘一肘子就砸在晏御的下颚上。

    晏御手劲一松,夜落赶紧跳下来,晏御自然不肯放,长臂又伸了过去,夜落捂紧床单逃到墙边:“我真是不小心打的,我道歉,让你打回来行不行?”

    晏御站了起来,一脸阴沉地逼向她。

    夜落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简直就跟杀手要杀人时一样的杀意纵横。

    她站直了身子:“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她的威胁让晏御的眸子更加深沉起来,他大跨步冲了过去,被夜落飞起来伸出的一脚踢到胸膛。

    他眸光一凛,一手扣住她的脚踝,眼眸凌厉地盯着她。

    夜落试了试要抽回脚,却动弹不得,这个男人好像也有些身手?

    她想保留点身手,但是现在还是命要紧。

    夜落就着晏御握着她脚踝的力量,双手撑着墙壁,猛地一抬身,另一只脚横扫向晏御的脸。

    晏御眼疾手快的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她的雪白小脚扣在手掌里。

    柔嫩嫩的雪白小脚有着极好的手感,甚至带着一股奶香,让人想起雪白的奶黄小豆包。

    晏御眉头微蹙,用力将夜落的两只脚给松开,夜落失去了力量摔倒在地毯上面,床单撒开来,纤细匀称的身子一览无遗。

    晏御眸光再度沉了沉,大步走到沙发边上。

    真皮沙发上摆放着一套整齐崭新的西装。

    他俐落地脱下自己的浴袍,捞起沙发上的西装裤给套上,拉拉链的时候碰到自己硬如铁的东西时,不禁眸光又冷了好几分。

    夜落也顾不得疼从地上爬起来,抬头一看,被眼前的情景给震住了。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令人着迷的魔力。

    笔挺的西装裤裹着他两条修长的腿,性感的人鱼线虽被遮住了,可是那结实有力的小腹肌却更为亮眼。

    奢华却低调的皮带分割出他身子的完美比例。

    纯白的衬衣套上他性感而有弹力的上半身,刚刚还充满野性的男人瞬间就变得人模人样起来。

    夜落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穿这样的服装,觉得新奇又诧异,一时看得连害怕都忘了。

    晏御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扣好衬衣的纯金衣扣,从西装裤口袋里掏出手机拔了出去:“马上出发。”

    他挂掉电话,走到门边回头看了眼夜落,却发现她眼光如狼似虎一般看着自己。

    晏御身子一紧。

    手却丝毫也没犹豫地打开门走了。

    门外,两队穿着严肃军装的军人列队站成两排,见着晏御出来恭敬地行礼:“晏少,直升机在顶楼,您要先换上军装吗?”

    “不用。”率先走在最前面。

    身后跟着两队人马。

    酒店来做客房服务的服务员看到这阵势吓得赶紧躬着身子躲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昨晚听说晏少住进了他们酒店,还以为是假的传言,没想到是真的。

    晏少啊,他们H国最神秘也最有权势的男人,传言长得风华绝代,俊美不凡,特别是那独绝的气质,天生就有一股凌驾于人的霸道,就连男的见过他都甘愿为他沦为奴隶。

    等到队伍走远了,服务生才敢伸出脑袋来偷看一眼,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却足够成为他向别人吹嘘的资本。

    晏少就是一个背影也能让他这等人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