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告我侵犯?

    既然有人把她的警告不当回事,就得给她点教训看看。

    打出名声来,才能让别人知道夜家大小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夜落看了看这间房,得益于前夜落吃穿用度都用最好的,这房间里的东西比她在王府用的都好。

    夜落全身都是酸的,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华灯初上。

    尤丽在她的书房里打着游戏。

    她早就把夜落的一切用得理所当然,夜落勾了勾唇,懒得计较,迟早要滚蛋的人有什么好跟她计较的。

    她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果汁,酸酸甜甜的倒是挺好喝的。

    想起自己的手机也能照相,赶紧把手机掏了出来,对着饮料拍了张照片,打开前夜落的朋友圈发了上去,配了图:第一次喝,真好喝,这里的一切都很神奇,好想让父亲母亲哥哥他们都尝尝。

    她刚发完朋友圈电话就响了,第一次有人给她打电话,她有些小喜悦地按下接听键,那头响起一个兴奋的声音:“夜小姐,我已经拿到酒店的监控视频了,也已经通知了那个男人来警局录口供,对了夜小姐要以什么名义起诉他?”

    来电话的是那个有干劲的小民警沈玉锟。

    夜落惊讶他的办事速度,这里的官差办事都这么给力的吗?

    “谢谢你,沈民警,那个我以什么名义告他要看他的态度了,他什么时候会来警局?”

    “他要后天才能回H国。”

    “你可以把监控视频给我一份吗?”

    “这个不行的,夜小姐。”

    “我想知道那晚侵犯我的男人长什么样也不行吗?”

    “我给你发个他的照片。”

    “好的,谢谢你,你加我微信发给我吧,我的微信就是电话号码,还有后天我会去警局。”

    夜落高兴地挂掉电话。

    过了一会手机响,她打开微信看到沈玉锟加她好友的消息。

    据说这样加了人之后就可以打字跟对方聊天,就跟古代飞鸽传书一样的,不过这个可以秒传,速度快得惊人。

    夜落加了她的第一个好友,兴奋地想发些什么过去,在对话框里打了又删删了又打,自己还玩得不亦乐乎。

    沈玉锟却先把一张照片传了过来。

    夜落看到照片的那一刹那,敲着键盘的手指都停了下来。

    照片上的男人眸光冰冷,面如刀削,五官精致完美,浑身带着一股凌驾于万物的傲气,可该死的却那样的符合他,仿佛他天生就该如此目视天下。

    这样的男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替韩星源他们办事?

    而此时在A国,刚从基地回到酒店的晏御接到属下的报告:“晏少,有件事不知该不该向您报告。”

    做为晏少的贴身助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有点尴尬的事。

    “说。”宴御褪去军装,换上衬衣,套上西装外套,等一下他还要与A国总统吃饭。

    “有个派出所的民警打电话来,说让您去派出所一趟……”助理三金犹豫了一下接着道:“理由是您昨晚侵犯了一个女子,要您去配合调……调……查。”

    素来干练冷峻的三金说到这个也不禁舌头打了个结。

    敢让他们家晏少去警局接受调查的,他们不觉得存在这世上,更何况还是告他侵犯这种罪名,那女人大概是觉得人家的阳光太美好了,想去地狱试试黑暗。

    宴御扣西装外套的手指停了一下,清冷地道:“你现在是告诉我,我被人起诉了?”

    “倒是没说起诉了,只是说让您去配合录下口供。”

    宴御冷笑道:“说我侵犯?”

    “是……”三金真想把自己舌头都给切掉。

    宴御扣好衬衫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谁侵犯谁。”

    三金傻傻地愣在那里,宴少,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您被侵犯了吗?

    哪个不要命的敢侵犯宴少!

    这比宴少侵犯别人更让人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