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章 嫡母

    丁姨娘咽下心头闷气,面上露出恭敬的表情,抬脚进了内堂。

    谢明曦不疾不徐,迈步而入。

    坐在上首的女子,穿着一袭正红色绣着水云暗纹的罗裳。长眉入髻,肤白胜雪,乌发如墨,容色冷艳,灼灼逼人。

    比起出众的容貌,那份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更令人心折。

    这个女子,正是永宁郡主!

    论相貌,丁姨娘更美一筹。论气度,丁姨娘和永宁郡主之间的差距,便如鱼目和明珠之别。

    谢钧当年悔了婚约,娶永宁郡主,显然绝不仅仅因为永宁郡主出身淮南王府之故。

    丁姨娘口中不说,心里却也清楚,也因此愈发嫉恨。

    面冷心更冷硬的赵嬷嬷,站在永宁郡主身侧。

    赵嬷嬷年过五旬,相貌平庸,满面皱纹,脸上绝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都别惹我”的气场。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看了数十载未见的嫡母一眼,上前一步,裣衽行礼:“女儿明曦,给母亲请安。”

    永宁郡主声音淡淡:“起身。”

    谢明曦应了声是,站直身子。

    丁姨娘也行了一礼。起身后,迫不及待地看向永宁郡主身侧的英俊少年。

    少年身着蓝色锦袍,头束玉冠,目如朗星,挺鼻薄唇,俊美不凡。正是谢明曦一母同胞的兄长谢元亭。

    这副做派,便是心胸再宽广的主母见了,心里也会觉得不痛快。更何况,永宁郡主从不是心善好招惹的主。

    谢明曦眼角余光掠过神色漠然的谢元亭。

    ……

    谢元亭一出生,便被谢钧抱到永宁郡主府。谢钧花言巧语哄丁姨娘,说儿子养在嫡母名下,便与嫡出无异。承诺日后让丁姨娘时常去见儿子。

    为了儿子的将来,丁姨娘万般无奈地退让。

    没想到,这一让,就是十几年。

    永宁郡主待庶子如己出,自小严格教养。

    谢元亭已有十四岁,年少才高,相貌俊美,在八大书院之一的新儒书院读书。平日来往的多是世家公子官宦子弟,或是皇室宗亲之流。和淮南王府的嫡长孙也过从甚密。

    如此年轻俊彦,前程似锦,唯一的污点便是出身,恨不得永远抹去庶出两个字。对满心母爱的丁姨娘,谢元亭的态度冷漠得令人心凉。

    便如此时。

    丁姨娘心中的怜爱疼惜几乎溢出眼眶。

    谢元亭却对丁姨娘视若无睹,冲永宁郡主恭敬地拱手道:“母亲,还有几日就是书院的月考,儿子想先回去温习书本。”

    永宁郡主神色稍缓,温言道:“读书重要,也别伤了身子。”

    话语中的关切,令谢元亭受宠若惊感动不已,忙应道:“儿子谨遵母亲教诲。”然后退下,看也没看丁姨娘一眼。

    这一声母亲,生生地刺痛了丁姨娘的眼和心。

    丁姨娘用力捏紧手中丝帕,指甲掐入掌心,阵阵刺痛。

    赵嬷嬷有意无意地瞥了过来。

    曾被罚跪整整一日的痛苦记忆瞬间浮上心头。丁姨娘全身一个激灵,立刻垂下眼,掩住眼底的黯然神伤。

    赵嬷嬷用眼神震慑住了不安分的丁姨娘,心中颇为自得。目光很自然地掠过丁姨娘身侧的三小姐谢明曦。

    谢钧有一妻一妾,膝下子嗣不丰,只有一子两女。

    庶长子谢元亭,自小被养在永宁郡主身边,平日随永宁郡主住在郡主府。二小姐谢云曦是永宁郡主所出,是永宁郡主的眼中宝心头肉。

    唯有这位三小姐,被留在谢府,养在丁姨娘身边。

    姨娘养大的庶女,大多上不得台面。

    谢三小姐却是例外。

    那张美得不染尘俗令人见之难忘的脸庞,是一个少女最大的资本。更不用说,兄妹三人中,唯有谢三小姐真正承袭了谢钧过人的读书天赋。

    三岁识字,五岁时通读书本,七岁便能作诗。九岁精通音律,书画皆佳。

    过目不忘,天资聪慧,无人能及。

    好在三小姐年少,又在丁姨娘身侧,从无出门做客的机会。

    也因此,外人只知谢家有庶出的大少爷嫡出的二小姐,无人知晓还有这么一个天资聪颖美丽无双的谢三小姐。

    郡主此次回府,便是冲着三小姐……

    赵嬷嬷意味深长地扯了扯嘴角,收回目光。

    ……

    赵嬷嬷未留意到,在她收回目光后,谢明曦嘴角微微勾起,目中闪过嘲弄。

    再狠毒的人,也有柔软的一面。

    便如面冷心恶的永宁郡主,待自己的女儿如珠似宝。为了给满脑子草包的谢云曦搏一个才名,费尽苦心。

    谢云曦比她大了一岁,已到了能报考莲池书院的年龄。只是,若凭谢云曦自己去考,绝无可能考上。

    永宁郡主思来想去,便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不止是替考,而是让她心甘情愿地永远躲在谢云曦身后,将原本属于她的光芒尽数挪到嫡姐身上。

    为了让她乖乖就范,永宁郡主自然有备而来。

    “丁姨娘,”永宁郡主缓缓张口:“元亭的生辰快到了吧!”

    丁姨娘脱口而出:“是,还有一个月另三天。”

    果然是亲娘!记得如此清楚!

    永宁郡主目中闪过一丝讥削,淡淡说道:“过了生辰,元亭也满十四了。也该考虑亲事了。”

    丁姨娘神色微微一变。

    大齐文风兴盛,家中有子嗣的,皆以读书为荣。为了避免太早接触男女之事分心,大多十六岁之后才操持亲事,十七八岁成亲的不在少数。

    永宁郡主轻飘飘的两句话,透露出的用意却令人惊疑。

    丁姨娘定定神,陪笑道:“元亭还年轻,此时提亲事,言时过早。倒不如过上两年再商榷此事。”

    商榷?

    她身为嫡母,要为长子定亲,只要谢钧首肯便可,何需和一个区区妾室商榷?

    永宁郡主没说话,目中却明显地露出轻蔑。

    丁姨娘被羞辱得无地自容。

    ……

    这熟悉又久远的一幕,落入谢明曦眼中。

    谢明曦有些意外地发现,她的心中竟涌起一丝少见的怒火。

    后半生,她活得从容随性,已很少动怒。

    此时面对着昔日高高在上高不可仰的嫡母,深藏在心底数十载的怨恨不甘似也随之重新袭上心头。

    “母亲,”谢明曦一张口,宛如素手拨弄琴弦,叮咚悦耳:“今日为何不见二姐?”

    永宁郡主看了谢明曦一眼,淡淡说道:“锦月邀了她去赏花。”

    永宁郡主口中的盛锦月,是淮南王府唯一的嫡孙女,和谢云曦是正经的表姐妹。谢云曦时常去淮南王府小住,和盛锦月颇为亲密交好。

    谢明曦目中露出一丝向往。

    永宁郡主心中暗暗冷笑,语气缓和许多:“明娘,你今年已有十岁。这个年纪,也该出府走动了。日后云娘出府做客,你便随着云娘一起去。”

    谢明曦微笑道:“多谢母亲。”

    丁姨娘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谢明曦有多优秀出众,她这个亲娘再清楚不过。只可惜从无在人前亮相露面的机会。

    没想到,永宁郡主竟肯让谢明曦跟着谢云曦一起出府做客!

    这就意味着,谢明曦有机会出入淮南王府,结识诸多名门闺秀,很快就会传出才名。以后有机会考进莲池书院,然后在书院里崭露头角,声名鹊起。会被勋贵高门的贵妇们相中。再有造化,或许还有进宫为妃之日……

    到那时,母凭女贵,她再也不必对着永宁郡主低声下气!

    丁姨娘浮想联翩,越想越是欢喜。

    永宁郡主看着目露喜色的丁姨娘,心中冷笑不已,张口道:“明娘,你暂且退下。我有些话吩咐丁姨娘。”

    说什么话,要刻意令她避开?

    谢明曦心中哂然,微笑着应声而退。

    ……

    半个时辰后,丁姨娘全身哆嗦着出了雍和堂。

    脸孔惨白一片,身子微晃,似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大丫鬟文绮被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搀扶住丁姨娘:“二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丁姨娘嘴唇动了动,声音有些嘶哑:“随我去春锦阁。”

    文绮略略一怔。

    春锦阁是三小姐谢明曦的住处。

    丁姨娘这么急着去见三小姐做什么?

    丁姨娘满心纷乱,无心多言,在文绮的搀扶下迈步去向春锦阁。

    一开始步履迟缓,渐渐地,丁姨娘目露决绝,步伐也随之坚定。

    明娘,对不起!

    可为娘实在没别的选择,只能委屈你!

    你这般听话懂事,一定能体谅娘亲的被逼无奈迫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