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2 订了婚又如何?

    韩雪芩敛去脸上的愤懑,努力表现出一脸担忧,道:“小羽,订婚的事情可大可小,你若不愿意就跟我说,我去说服你阿爸。薄家小孙子听说不好相处,你还这么小……”

    南羽的父亲南韶是北城一名不小的官员,而将与她订婚的人,是北城几大权势家族之一的薄家的小孙子。

    薄家需要南韶的支持,所以早就说好在南羽十八岁这一年,让她与自家的小孙子订婚。

    南韶嘴巴严实,竟藏了这么多年,所以南羽是三天前才得知自己即将与薄家小孙子订婚的。

    一开始她抗拒,但当南韶说出薄家小孙子晋超的名字,南羽的脸就红了,晋超就是她相恋一年的男友,俩人在高三这一年确认了关系。晋超待她很好,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

    而自从生母与奶奶过世后就像浮萍一般的南羽,极度渴望归属感,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生,且男方家的实力强大得足以保护她不受别人欺负。

    南羽愿意接受这门婚事。

    韩雪芩还在巴巴等着南羽一句“我不愿意”,好拿她这句话去吹南韶的枕边风,搅黄南羽与薄家小孙子的婚事。

    可没想到等了半日,她的脸都快被寒风吹干了,却只等来南羽简单一句“我听阿爸的”。

    韩雪芩的牙根当即咬得咯吱响,长指甲深深陷进手心,但又对这个继女毫无办法。

    南羽的生母虽死得早,但到底还有一个蒋家在背后给她撑腰,就是南韶如今的身份已不同以往,平日里仍得敬着南羽三个舅舅几分面子。

    这也是韩雪芩一直对南羽客客气气的原因。

    “哐当”一声,花园铁门自动打开,进来一辆黑色政府牌照轿车。

    南熹知道是南韶回来,瞬间换上一脸天真可爱,冲到车旁替南韶开了门,挽着他的手臂亲亲密密地喊着“阿爸”。

    韩雪芩也笑着迎了过去。

    南羽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转身跑回自己房间。

    父亲与继母母女的亲子时光从来与她无关,她在这个家就是个外人。

    ……

    北城机场外,寒风吹起男人的长风衣,他步出机场大厅,快速钻进一旁等待的轿车后座,刚开机,南城那边的电话就来了。

    来电人声音严肃:“你弟弟要跟新上任的南部长千金订婚的事情,听说了吗?”

    男人眸色如常,懒懒看了一眼场外飞驰而过的夜景,笑道:“订了婚又如何?这年头离婚的还少?”

    翌日清晨,南羽穿上韩雪芩为她准备好的白色小礼服裙。白色裙子很素雅简单,却也不出彩。

    订婚宴在薄家举行。

    晋超的父亲晋仕年是薄家的上门女婿,大儿子随母姓,小儿子晋超则随父姓,这也是为何晋超与南羽的订婚宴会在薄家举行的原因。

    南羽随南韶去了薄家,同行的还有打扮得比她都要隆重的韩雪芩母女,以至于他们一家进了薄家大门,开门的管家竟以为南熹才是他们小少爷的未婚妻。

    南家人被带进餐厅,长桌中央摆上了长长的粉色鲜花,精致的法式餐具铺开了九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