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4 婚姻不是交易

    南羽侧头跟晋超说话,余光却在观察对桌飘来的那道目光。

    那目光迟迟没有从她身上移开,到最后竟是专注地看着她和晋超说话的样子。

    南羽知道是薄胥韬在看她,想必,和她一样,他也会好奇自己未来的弟妹是什么样的人吧?

    想到这一层,南羽就朝对方扬起了一抹笑。

    薄胥韬依然笑着看她,眉眼虽然是弯着的,但眼神却是冷的。他朝南羽点了点头,随即将眼神转回一旁的南韶身上。

    他们聊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南羽听不懂,吃饱了便坐在那儿发呆。晋仕年瞧见她百无聊赖,便要晋超带她到花园里转转。

    晋超带南羽去了后花园,指着黄花槐树下的一处秋千说:“去那边荡秋千吧,我陪你。”

    南羽低头“嗯”了一声,压着裙摆坐上秋千,晋超就站在她身后,动手替她荡秋千。

    春末的北城风还有些大,吹起南羽又黑又长的卷发,还有白色的裙摆。

    暖阳下正值花信年华的她,实在是太娇美,晋超忍不住想低头吻她。

    南羽害羞,将头埋得低低的,突然不远处有人喊晋超的名字。

    “大哥在找我,我先过去一下。”晋超留下这句话,匆匆离开了花园。

    南羽随着晋超的身影望去,逆光而立的薄胥韬站在不远处看他们,直到晋超小跑着过去,他才收回自己的眼神。

    ……

    日暮西落,南韶与韩雪芩招呼南羽回家。

    回家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对于今天这样有些冷落人的订婚仪式,南韶心中自然不快,但他又不能当着南羽的面说这些事情。

    而韩雪芩和南熹,以为薄家人并不满意这门亲事,所以才故意冷落了南家人。母女二人暗自开心着,都在心中期盼南羽早点被晋超甩了才好。

    南家人走后,薄胥韬随薄老爷进了书房。

    他刚关上门转身,薄老爷就有些怒气冲冲地说:“我早就叫你别特地赶回来了!晋家的子孙订婚,跟你有什么关系?”

    薄胥韬在沙发上挑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随手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后吐出,在烟雾缭绕中笑道:“虽然同父异母,但小超怎么说也是我弟弟,我回来是应该的。”

    薄老爷冷哼一声,眼神看向墙上的电视。

    北城商业部长宋铮正与某国商务代表签署新一年的贸易协议。

    薄老爷眯了眯眼睛,看向一脸无所谓的孙子,“你父亲已抢得先机,促成了晋超与南韶千金的婚事。据我所知,宋铮也有一女,年龄跟南家千金差不多,你干脆……”

    “爷爷!”薄老爷话未说完,就被薄胥韬打断。

    薄胥韬用力掐灭手中仅吸了两口的烟,声音忽然变得认真:“我说过,我的婚姻不是交易,也不是手段!”

    “可你也答应过我,不会像你妈那样,当一个情种!”薄老爷的拐杖将老式木地板敲得噔噔响,脸也怒气而涨红。

    “没有什么情种,”薄胥韬又点了一根烟,声音因为往事被扯出而变得十分低沉压抑,“这是我对您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