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章 她的傲气,被狗啃了

    莫小北瞪着他,很想掉头离开,甚至是想甩他一巴掌,但是她不敢。

    唐尧哥哥说,只要章伯言肯点头,爸爸就会有救,莫氏也有救。

    骄傲,算得了什么!

    最终,她垂了头,不甘心地低喃,“章先生,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被我吻了,被我咬了,还是被我抱了?”他的声音有一丝嘲弄:“莫小北,你的傲气呢?哪儿去了?”

    她乖巧、老实地回答他:“被狗啃了。”

    然后看着他,巴巴儿地加了句,“哈士奇品种。”

    章伯言的脸黑透了,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些

    四目对峙良久,他站起身体,“今晚到此为止,我让福伯送你出去。”

    说完,扬了声音,叫来福伯。

    福伯神奇地立即出现,十分的客气:“莫小姐,我送您出去。”

    莫小北心里知道,再留下来不会有好果子吃,于是朝着福伯点了头,“麻烦你了。”

    福伯恭敬地带着莫小北出了书房,出去后便是长而华丽的过道。

    莫小北侧头,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外面的浓夜。

    很黑的浓夜,深不见底,就像是她此刻的境地、此刻的心情。

    她何尝不知道,章伯言要的是什么

    但,她不能给!

    她怎么能爬上章伯言的床呢?

    任何人都可以,只他,不行!

    送走莫小北,福伯回到书房复命。

    轻轻打开门,看到章伯言又倚在沙发上,衬衫随意地解开了三颗扣子,他是个极好看的男人,任何赞美男性的言语放在他身上都不显突兀!

    大概是听到了开门声,章伯言掀了掀眸,淡声问:“她离开了?”

    福伯点头,捡了薄毯替他盖上——

    先生膝盖的伤痛大概又发作了,既然莫小姐的存在缓解不了先生的痛,为什么还要留着?

    于是忍不住发话,“先生如果不喜欢莫小姐出现在章园,我让人回了她便是反正她也不是专业的护理。

    “不用!”章伯言微合了眼,“就用她吧!”

    福伯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开口,“先生为什么不对莫小姐说出当年落下腿疾的原因?”

    章伯言本来支着额头的手轻轻落下,如墨染般的瞳眸缓缓睁开,静默地看着福伯,“多嘴!”

    抬手,示意他先下去。

    门再度合上,书房里,寂缭无声。

    章伯言缓缓躺下,手指轻轻地触到膝盖近20年的旧疾,没有几个人知道伤从何来。

    这道伤,不光留在他身上,更是刻在了他的心里。

    就像是莫小北这个人,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深入骨髓。

    合眸静躺了许久,感觉不那么疼了,撑了身体想去冲个澡,手指撑着之处,蓦地碰到了一枚生硬的东西。

    掌心翻开,是一枚小巧的珍珠耳环,应该是方才莫小北留下的。

    他的眸子蓦地黯沉。

    想到了不久前,他按着她在怀里亲吻,她明明那么无助害怕,手指紧紧的揪着他的衬衫,却不敢反抗!

    那样的她,让他心痛!

    章伯言注视着掌心的那枚珍珠耳环,低声喃语:“北北”

    蓦地收紧手指,手心生疼也没有在乎,走到床头柜那儿拿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等那边通话,淡声吩咐:“莫如海的案子,再压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