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何曾低三下四过?

    她以为章伯言会为难到底,他却又蓦地松开她,语气淡然:“先欠着!一杯算了!”

    看着她要喝下杯子里的酒,又淡声问:“这杯是替唐尧喝,还是你自己?”

    莫小北咬了唇,面上露出乖巧的小模样,“小北是为章先生喝的。”

    唐尧一愣,心里有些酸涩,放以前,小北何曾有过这样低三下四的时候?

    今晚是他鲁莽,连累了她。

    大概是男人的劣根性,章伯言终于还是被小小的取悦了,没有等她喝,而是接过了她手里的杯子,轻抿了一口。

    莫小北松了口气。

    唐尧的面子终于回到脸上,他朝着莫小北使了个眼色。

    对着章伯言做谄媚的事情,莫小北还真的有些做不来,她只是挨着他,不敢再有所动作。

    昨晚的那个吻,她还是心有余悸的,也拒绝去回想——

    章伯言,是莫南笙喜欢的,莫小北对莫南笙喜欢的东西,都有莫名的抵触。

    好在,他也没有再为难她,和几个男人一起打了牌,各自的女人坐在身边看着。

    莫小北学着那些女人的样子,倚在他身侧,脸搁在他的肩窝处——

    章伯言慢慢转头,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倒是她再将脑袋拿开的话,倒是显得有些刻意,所以就一直地搁着,久了,也挺酸的!

    牌打得很大,唐尧几个,明显是想放水,送钱让章总高兴。

    但是,章伯言的牌打得一言难尽,反而输掉很多。

    气氛,有些微妙,几个男人额头都渗出了细汗

    莫小北瞄了一下,“章伯言,你不会打牌啊?”

    章伯言放下手里的牌,侧头看着她——

    (章先生的内心独白:莫小北,你这样靠在我身上,我怎么打?)

    他的目光幽深,所有人包括唐尧都以为他不高兴之际,章伯言将牌放在她的手里,声音淡淡:“你替我打。”

    莫小北愣了一下,回神就立即小声反对:“我可输不起!”

    她刚才看了看,不到一个小时,他大概输掉了上百万。

    莫家的资产冻结了,她哪来的钱输?

    章伯言已经挪了位置坐下,合了眼,声音淡淡:“输了算我的。”

    莫小北咬了唇,“那赢了是不是算我的?”

    他睁了黑眸,定定地望住她,话却是和其他人说的,“你们也不要让着她。”

    莫小北有些不满,不过也没有敢违抗,爬到位子坐下。

    坐下后才发现,他倚在沙发上,腿是分着两边坐的,所以就等于她坐在了他的两只腿的中间。

    很羞耻的姿态!

    莫小北抿了下唇,还是硬着头皮坐下,接着打。

    身后,只有他轻轻浅浅的呼吸声,似乎是睡着了。

    她有些分神

    好在唐尧几个还是有心放水,她倒是没有输太多,半个多小时只输了二三十万。

    背后,响起些微的声音,章伯言小睡醒来,坐直身体。

    这下,有些要命。

    章伯言很高,坐着下巴正好抵在她的发心,莫小北等于是坐在他怀里,背后是滚热的男性身体,贴得密密实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