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还把她的衣服给扯坏了

    靳诩说的睡觉,绝不是盖被子闭眼睛那么简单!

    夏朵朵明白过来为时已晚,她被男人轻柔的放到床上,紧接着唇瓣就被封住……

    ……

    浑身瘫软到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夏朵朵本想起身去洗澡,但看了眼被扔在地上几乎成了碎片的衣衫,她轻叹口气,躺着没动。

    开荤的男人果然越来越凶残了,做就做嘛,还把她的衣服给扯坏了。不仅如此,她身上遍布他的吻痕,估计需要好几天才消得下去。

    夏朵朵侧头看了眼身后,男人依然保持着从背后拥抱她的姿势,他的臂弯宽厚温暖,令她感到无比安心。

    察觉到她在动,迷迷糊糊的靳诩动了动薄唇,一路吻着她背后光滑细腻的肌肤,嗓音低哑的启唇:“睡不着么?”

    男人这样的动作,让夏朵朵浑身都变得敏感起来,她下意识夹紧双腿,嗓音轻颤着回答:“我想去洗澡……”

    靳诩抬手揉揉眼,强迫自己清醒过来,支起身:“我抱你去。”

    被子从他肩头滑落,他紧实性感的肌肉线条一览无遗。

    夏朵朵只看一眼就脸红心跳了,脑子里不由自主回想起刚才与他抵死纠缠的画面……

    “……好。”

    她愣了半晌才回神,红着脸应道。

    靳诩眸子里浮动着温柔的笑意,结实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走下床。

    夏朵朵环住男人的脖子,乖乖被他抱进浴室,放到了浴缸里。

    浸泡在温热的水里,她全身每根毛孔都舒展开来,此时她浑身乏力又很困,完全不顾上在靳诩面前一丝不挂的羞涩了。

    没一会儿,夏朵朵就躺在浴缸里睡着了。

    女人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颤着,恬静的睡颜让靳诩洗澡的动作一滞,眉眼间是温柔的神色。

    替夏朵朵洗完澡,靳诩将她抱回了床上。

    身体一接触柔软的大床,夏朵朵就条件反射的翻身抱住了被子,迷迷糊糊间,她呢喃出声道:“谢谢亲爱的……”

    原来她还知道感谢啊。

    靳诩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静静看了她许久,突然俯身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晚安,宝贝。”

    ……

    次日上午,夏家别墅。

    一个女佣正在给花园里的花浇水,突然眼角的余光瞥见走进别墅大门的一男一女,她抬手使劲儿揉了揉眼睛。

    没错,那是大小姐!

    她真的回来了!

    难怪女佣会感到震惊,因为这是三年来,夏朵朵第一次回到夏家。

    女佣激动的放下手里的水壶,一路小跑着奔进了客厅。

    “夫人,大、大小姐回来了!”

    江佩云正坐在沙发上看最新的娱乐报道,上面赫然是夏朵朵昨天回国的消息。听到女佣一惊一乍的叫嚷声,她霍的抬起头来,神色一沉:“你看见了?”

    上次跟夏朵朵闹得很僵,她不可能会主动回来。

    江佩云不相信。

    女佣还没来得及回答,门口就出现了两道身影。

    靳诩紧紧握着夏朵朵的手,眸中是鼓励的眼神。让夏朵朵回家一趟,其实是他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