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甜妻请签收

50、怎么生了你这种没教养的丫头!

    上次跟江佩云闹矛盾后,夏朵朵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她。转眼大半年过去了,夏朵朵内心深处也不想一直冷战下去。

    女佣见二人走进来,连忙去泡茶。

    江佩云僵硬的面容渐渐恢复如常,她仍旧坐在那里岿然不动,目光温淡的看着两个人。

    客厅里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安静得令人发慌,其他佣人见状,远远的低声议论着却也不敢上前来。

    最后还是靳诩主动开了口:“伯母您好,很冒昧的突然来看您,我是朵朵的男朋友靳诩。”

    江佩云端起茶几上的红茶喝了一口,淡淡开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靳诩侧头看了眼站在身旁,被他牵着手的夏朵朵,温和的说:“是朵朵想见您。”

    “是吗?”江佩云却不以为然,“大半年不回家,连电话都不屑给我这个当妈的打,我没有她这样的女儿。”

    她抬起眼皮看了面前的两人一眼:“你们走吧。”

    夏朵朵心头倏地一刺。

    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今天就不该回来。

    她朝靳诩看了一眼,示意他走吧。

    然而靳诩却站着没动,他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目光从江佩云面前的那份报纸上收回,眸色一动。

    他直视着江佩云继续说:“伯母,朵朵不管怎么说都是您的女儿,血浓于水,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其实,您也一直在关注她对吧?”

    “你一个外人知道些什么?”江佩云脸色发白,不悦的盯他一眼。

    靳诩没有表现出丝毫气愤,他径直走过去拿起那份报纸,“这上面是朵朵昨天在机场的报道,伯母如果对她不闻不问,又怎么会关注娱乐新闻?”

    江佩云被一语道破了心思,脸色一僵。

    这时女佣恰好端着茶水走过来,她顿时找到了理由:“祝嫂,说过多少次了,早晨送来的报纸不要随手放在这里,会让人误会。”

    女佣愣了愣,没明白江佩云话里的意思,但看到她隐有怒意的脸色,也只好立即顺着她的意思回答;“……对不起夫人,我下次不会了。”

    语罢,她赶紧将报纸收起来。

    “我待会儿要出门,没别的事就请离开吧。”江佩云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就往楼上走。

    夏朵朵看着母亲冷漠的背影,眼眶微微泛红。

    “靳诩,我们走。”

    她紧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涌出,拉着靳诩就转身。

    只是没走几步,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突然出现在客厅门口,身后还跟着女佣。

    一双精明锐利的视线,在夏朵朵身上打量了好一会儿,老太太才脸色沉郁的开口:“刚回来就要走?”

    本来已经跨上楼梯的江佩云,听到老太太的声音,立刻顿住了脚,回头的同时脸色微微一变。

    夏朵朵抿着唇没有说话,深深看了老太太一眼,便想绕过她往外走。

    “站住!”

    老太太手里的拐杖狠狠的杵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声响,气势凌然。

    “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到长辈连声招呼都不打,夏家怎么生了你这种没教养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