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打的就是你

    俞婉摘了蒜苗回到家时,赵氏已经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竹笋炖鸡端走了。

    “恶婆娘!你把我家的鸡还回来!那不是给你吃的!是阿姐抓来给我们吃的!”

    灶屋那头传来小铁蛋愤愤不平的声音。

    俞婉快步走过穿堂,就见小铁蛋憋红了脸,叉腰站在空荡荡的猪圈里,气呼呼地叫嚷。

    无奈他个子矮,怎么都爬不出来。

    他们家早没养猪了,猪圈是干净的,可饶是如此,看见弟弟被关在这里,俞婉的眸光还是凉了凉。

    俞婉拔掉木板上的插栓,将弟弟抱了出来,又走进厨房,揭开锅盖一瞧,就见满满的一锅冬笋炖鸡,已经被舀得渣都不剩了:“怎么回事?谁干的?”

    小铁蛋原本只是生气,可被姐姐抱在怀里的一霎,心中顿时涌上一股委屈,把赵氏来过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听完小铁蛋的话,俞婉这才发现自己在古代竟然还有一门没履行的亲事,奇怪的是,这么重大的事,原主竟没保留在自己的记忆里。

    那赵氏一口一个“我媳妇儿”,可瞧瞧她都做了些什么,昏迷时不来探望她,把鸡肉端走了,连声招呼也不打,还掐了她的弟弟!

    不怪原主临死前不想记得她,这种刁妇不忘了,留着过年啊?

    “鸡没了……我没把鸡看好……”小铁蛋委屈得眼圈都红了。

    那可是阿姐抓的鸡啊!好不容易才有的鸡,就这么被人抢走了……

    俞婉把蒜苗放在了洗菜的水盆里,拍拍弟弟的肩膀:“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回来。”

    “阿姐你去哪儿?”小铁蛋不解地问。

    俞婉没说话,只走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神色冰冷地出去了。

    ……

    却说赵氏从俞婉家出来后,一路小跑地回了家,半路上有乡亲与她打招呼,她理都没理。

    浓郁的鸡汤香气飘了大半个村子。

    赵氏原是西北一个叫做赵家村的农妇,战事爆发后,赵家村被敌兵攻占了,她与丈夫带着一双儿女逃了出来,半路她丈夫被乱箭射死,她与年幼的孩子几经辗转,最终流落到了莲花村。

    孤儿寡母难度日,万幸的是,赵氏有个好儿子。

    赵恒不仅天资聪颖,更勤奋上进,很快便考上了童生,因为这个,他们家才破例得了莲花村的户籍。

    但他们家没有成年男丁,唯一的赵恒又是个读书的命,赵氏哪儿舍得让他下地劳作?赵氏自己是个懒的,养出来的女儿也没一双勤快手脚,这些年他们家全靠阿婉家接济,就连地也是阿婉帮着种的。

    要说赵氏对这个准儿媳多不满意,也不尽然,可要说多感激,却又未必。

    毕竟她儿子是村儿里唯一的秀才啊,阿婉那野丫头能搭上她儿子,是俞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此时大雾已散了过半,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地开始劳作了,冬日虽无多少农耕,可饭总是要做的,衣裳也是要洗的。

    赵氏跨进大门时,赵宝妹刚起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眼睛还没睁开便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鸡汤香气。

    她唰的冲了出来:“娘!这是什么?”

    她赶忙去揭被赵氏放在桌上的瓦罐盖子,却被赵氏一把拍开。

    赵氏道:“你哥呢?”

    赵宝妹瘪瘪嘴:“哥去书院了,才去的。”

    赵氏看了看香气四溢的瓦罐,拼命咽下口水:“那应该没走远,我先舀些出来,你给你哥送去。”

    赵宝妹虽不大乐意,却也知道整个家里她哥最为重要,她哥没吃,谁也别想吃。

    “知道了,娘。”她笑嘻嘻地说道。

    赵氏去灶屋找来两个空碗,正要给儿子舀些鸡肉,却哪知还没碰到瓦罐,便见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咚的剁在了她家的木桌上!

    赵氏吓得浑身一颤!

    “姓俞的,你什么意思!”站在一旁的赵宝妹率先回过神,看见了一脸杀气的俞婉,她的神色就是一愣。

    俞婉懒得理她,目光落在赵氏惊吓得有些发白的脸上,冷冷地说道:“方才去我家的人就是你?”

    她是闻着鸡汤寻过来的,她并不记得赵家,也不记得赵氏的样子,可这家里只有两个女人,怎么看她的“准婆婆”都不会是那个邋里邋遢的小姑娘。

    赵氏也狠狠地愣了一下,俨然没料到一贯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的阿婉竟敢这般蛮横地与她说话,还把刀子给用上了!

    到底欺压了阿婉多年,她心里是不惧怕阿婉的,她跋扈地说道:“你想干什么呀?大清早的带把菜刀到我家里!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俞婉冷声道:“欺负了我弟弟,偷了我的鸡,还问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姓赵的,到底谁脑子进水了?”

    姓、姓赵的?这死丫头叫她什么?!

    赵氏瞬间就怒了,指着俞婉的鼻子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买了鸡,竟不拿来孝敬我!自己偷偷在屋里吃!你安的什么心?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

    聒噪!

    俞婉不胜其烦,不待赵氏把话说完,抄起桌上的菜刀,朝着赵氏挥了过去。

    赵氏吓得上蹿下跳啊!

    赵宝妹也没好到哪儿去,她早被俞婉的气势吓傻了,呆呆地怔在那里,惊恐地看着俞婉抓住赵氏的头发,像拖着一个麻袋似的,将赵氏拖去了堂屋后的猪圈。

    她家的猪圈可是养了猪的!

    “哎哟!”

    赵氏被狠狠地摔进了猪食槽!

    那之后的事,赵宝妹记不大清了,只知道等她回过神来时,散发着鸡汤香气的瓦罐已经被俞婉给端走了。

    ……

    小铁蛋坐在堂屋的门槛上,神情沮丧。

    他知道阿姐是去赵家了,可他不确定阿姐会把鸡肉给要回来。

    阿姐就是这样的,什么好东西都先给赵家,赵家用过了,剩下的才是他们的。

    他不讨厌阿姐,因为阿娘说,不能讨厌阿姐,要一辈子疼阿姐。

    可是他偶尔,也希望阿姐能疼疼他呀……

    鸡肉肯定是没了。

    小铁蛋委屈地抹了抹发红的眼眶。

    “大冷天的,坐门口做什么?”

    一道熟悉的声音骤然响在小铁蛋的头顶。

    小铁蛋茫然地抬起小脑袋,就见俞婉一手拎着菜刀,一手抱着瓦罐,神色恬淡地朝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