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章】阿婉她变了

    “阿姐!阿姐!你把鸡要回来了!你真要回来了?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沮丧的小铁蛋,又变成一个活蹦乱跳的的小话痨了。

    俞婉端着鸡汤进了灶屋。

    小铁蛋像条小尾巴似的跟上来,围着俞婉左转右转。

    俞婉被他转的头晕,指了指一旁的小凳子:“坐下。”

    “哦。”小铁蛋乖乖地坐下了。

    俞婉打开瓦罐的盖子,鸡肉本就煮好了,在瓦罐中焖了一会儿,鸡肉的味道收了收,笋香浸其中,仿佛被发酵过一般,两种味道完美地柔和在了一起,竟是比先前的鸡汤更香了。

    小铁蛋的口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俞婉挑了一块金黄的鸡肉,冷不丁塞进小铁蛋嘴里。

    小铁蛋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在他的小嘴儿里化开……

    “好吃吗?”俞婉问。

    小铁蛋泪汪汪地点头,好吃!好吃得他都要哭了!

    “脸还疼吗?”俞婉又问。

    小铁蛋拨浪鼓似的摇头,有肉吃,哪哪儿都不疼了!

    俞婉见他脸上的红印子确实消了些,点点头,不再追问,忽然她想到什么,转头看向小铁蛋道:“你昨天说,你这几日是在谁家吃的饭?”

    “阿奶家。”小铁蛋说,说完,用一种小心翼翼的眼神看向俞婉。

    俞婉心道,我又没不许你去别人家吃,怎么一副害怕我发飙的样子?

    不过阿奶长什么样啊?原主的记忆中也没这一号人物了。

    “你说你没吃饱。”俞婉又道。

    小铁蛋一噎:“那……那是……”

    “阿奶家的日子一定也不好过。”俞婉轻声说。

    “咦?”小铁蛋睁大了眼。

    俞婉拉开碗柜,找出一个大碗,将鸡肉与冬笋舀了一半出来:“你给阿奶送去,我再炒个菜。”

    “阿、阿奶已经死了,只有大伯他们。”小铁蛋像见了鬼似的说,也不知是在惊讶俞婉不记得阿奶过世的事,还是惊讶俞婉竟然要给那边送吃食。

    俞婉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当然知道阿奶不在了,我说的是给阿奶家送过去。”

    俞婉装好了鸡肉,往大碗上扣了一个碗,用布条系紧递给小铁蛋:“不烫了,端过去吧,不用舍不得,阿姐给你留了很多。”

    小铁蛋小胸脯一挺,给阿奶家送东西,他才不会舍不得呢!

    小铁蛋接过鸡汤,兴高采烈地去了!

    虽不知阿姐怎么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但这样的阿姐,他很喜欢!

    ……

    大伯家就在阿婉家到菜地的半路上,与赵家想截然相反的方向,阿婉下地劳作都会路过大伯家。

    阿奶是今年春末过世的,小铁蛋叫了几年叫习惯了,没改过口来,每每提到这边仍会说句“阿奶家”。

    小铁蛋抱着鸡汤抵达这家时,大伯正坐在门口晒太阳,怀里抱着一根拐杖。

    大伯一眼看见了小铁蛋,愁容满面的脸上迅速扬起一抹慈祥的笑:“铁蛋来了啊,今天怎么这么晚?你大伯母他们都出门了,粥在锅里,我去给你热。”

    说着,他便要杵着拐杖站起来。

    小铁蛋摇摇头,把怀中的大碗往前一递,脆生生地说道:“大伯,我今天不是来吃饭的,我是来给你们送鸡汤的!鸡汤里有好多好多鸡肉!还有好多好多冬笋!是我阿姐做的!她让我给你们送些过来!”

    大伯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

    冬季,天黑得早,不过傍晚夜色便沉了下来,零零星星地还飘了点雪。

    大伯母带着三个孩子回来了。

    今天是隔壁村的一户远方亲戚摆席面,他们过去帮忙了,没得什么工钱,但领了五斤玉米面与两斤糙米,以及半碗猪油渣,这些东西虽不够过冬,却也能顶上三五日了。

    三五日听着挺少,可谁让家里人多,又除了三岁的小闺女,个个都是大饭桶呢?

    “铁蛋这几日都没吃饱,我蒸几个玉米面馒头给他送去。”大伯母说着就要往厨房去。

    大伯叫住了她,把阿婉让小铁蛋送鸡汤过来的事与几人说了。

    几人的目光落在桌上正面相扣的大碗上,齐齐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哪儿来的鸡?”大伯母问道。

    “她有鸡干嘛要送给我们?”大儿子沉吟道。

    “别只有一个鸡屁股!”二儿子冷笑道。

    “屁股。”小闺女学舌。

    大伯母一把抱过闺女,狠狠地瞪了二儿子一眼。

    二儿子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压低了音量道:“总之,我才不信她会那么好心,真给我们送……”

    话到一半,他揭开了扣在上头的大碗,随后,他整个喉头都梗住了。

    阿婉与老宅的关系并不好。

    阿婉爹不是俞老爷子亲生的,是俞老爷子一次喝多了酒,打山沟沟里捡来的,俞老爷子与妻子一共生养了五个孩子,可真正养活的只有两个,老二还是个闺女。

    老爷子与妻子一合计,觉得一个儿子太少,不妨多养一个,将来也好防老。

    阿婉爹虽捡来的,可养出感情后,二老也拿他当亲生的了。

    阿婉的大伯与姑姑都待这个弟弟极好,有他们一口吃的,就决不让弟弟饿着,谁把弟弟欺负了,他俩能扛着锄头追到人家田里去。

    阿婉姑姑出嫁时,阿婉爹追着牛车哭了半个村子,后西北突发战事,官差来莲花村抓捕壮丁,原本该是长男去,但阿婉爹灌醉了大哥,大半夜的代替大哥上路了。

    那一年,阿婉十岁,姜氏刚怀上小铁蛋。

    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必定是无比艰难,可为了报答俞家的养育之恩,阿婉爹义无反顾地去了。

    这些事阿婉原是不知情的,可也不知谁在她面前嚼了舌根子,说她爹是捡来的,当初抓壮丁,抓的是她大伯,俞家舍不得亲生儿子,才把他爹给推出去送死了。

    战场烽火硝烟,让一个从未练过兵的人去打仗,可不就是送死吗?

    阿婉信了这些搬弄是非的话,自此与大房的关系淡了,之后又分了家,便更形同陌路。

    别说是一个鸡屁股,怕是就连一根鸡毛,她都不会舍得给他们!

    鸡汤是上午送过来的,过了一整日,汤汁早已冻住,乳白的鸡油脂块下,是满满一大碗冬笋与鸡块,冬笋少,鸡块多,多不说,竟然还有一个完整的鸡腿。

    这、这是怎么回事?

    全家都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