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六章】丰盛的收获

    昏黄的屋内,小铁蛋喝完最后一口鸡汤,捧着肚子,无比餍足地砸了咂嘴。

    这只野鸡够肥硕,分了大伯家一半后,还剩下一小锅,俞婉又去后院的毛竹林里挖了两棵竹笋,切成笋片下进去,如此,方吃到了晚上。

    俞婉给姜氏也喂了些鸡汤,以及一点用鸡胸肉捯成的肉糜。

    姜氏依旧只醒了一小会儿,又很快昏睡过去了。

    久病之人,不宜进补过多,比起鸡汤,姜氏更需要的可能是一碗清淡养胃的糙米粥。

    “阿姐,我们明天吃什么?”小铁蛋坐在火盆旁的小板凳上泡脚丫子,一边泡,一边睁大了眸子问。

    俞婉拿了块粗糙的干棉布走过去:“鸡杂还没动,明天给你炒个蒜苗鸡杂。”

    “鸡杂是什么?”

    “就是鸡的内脏。”

    “内脏又是什么?”

    这孩子话痨起来真是没完没了。

    俞婉说道:“别说话了,说兴奋了待会儿睡不着。”

    “哦。”小铁蛋乖乖地应下,没一秒又张开小嘴巴。

    可不等他开口,俞婉便淡淡地睨了他一眼:“兴奋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小铁蛋悻悻地闭了嘴。

    俞婉蹲下身,给小铁蛋擦了湿漉漉的脚,擦过才知道,这孩子的脚后根竟然已经冻上了。

    俞婉拿起小铁蛋的鞋子,就见鞋底果真破了个小洞。

    俞婉把小铁蛋塞进被窝:“睡觉,不许说话了。”

    言罢,她转身去找小铁蛋的鞋,却发现每双都又破又旧。

    “阿姐!”小铁蛋忽然兴冲冲地开口。

    “不是说了不许说话吗?”俞婉转头看向他,就见他不知何时躺在了她昨夜睡过的位置,见自己朝他看来,他忙往姜氏的身侧挪了挪,眨巴水亮的眸子说,“阿姐,被窝给你暖好了!你快来睡吧!”

    俞婉神色未动,心头却掠过一丝难以言说的酸涩,弯了弯唇角,轻声说:“好,我这就来睡。”

    ……

    这边,俞婉歇下了,另一边,赵氏却辗转难眠。

    她想起白日里的事,觉得自己简直是见了鬼!

    那丫头是她看着长大的,有多小媳妇儿她再清楚不过了,平日里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一口一个“赵婶”,叫得比娘还亲热!

    她让那丫头往东,她从不往西,她让下地,她就不敢不听!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丫头对她的好有增无减,便是曾经去她那什么表姑婆家住了一整年,回来照样没有与她疏远,反而更拿她当佛祖供着,还把从表姑婆家带来的几百两雪花银全都用在了她与儿子身上!

    这蠢丫头对她言听计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几日不见的功夫,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想到鸡汤没喝到,还反被阿婉把自己摔进了猪食槽,赵氏面子里子丢尽,气得在被窝里直磨牙!

    但她最气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方才女儿告诉她,阿婉那死丫头竟把从她这儿抢走的鸡送去给老俞家的人吃了!

    “死丫头诚心要气死我……你给我等着!阿恒回来了,我让他休了你!”

    ……

    翌日,俞婉再次起了个大早,夜里飘了会儿雪,下得不大,只薄薄地落了一层。

    俞婉今日打算再去菜地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逮住一只野鸡,若是逮住了,她便不自家做着吃了,想法子去集市上换点钱银。

    但她的运气仿佛在昨日便用光了,她在菜地里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也没看见任何野鸡出没。

    天光大亮,小铁蛋也该醒了,俞婉只得作罢,砍了一兜被啃得乱七八糟的白菜回家。

    烂菜叶摘掉,菜心勉强还能食用。

    俞婉去厨房,取出最后一小碗鸡汤,下了些白菜心,就着昨日炼出来的一小勺油鸡油炒了个蒜苗鸡杂,顺便没吃的水萝卜洗净凉拌,这是他们最后一顿饭了。

    碗柜再一次空了。

    蒜苗鸡杂的味道果然很好,蒜苗炒得有点焦,但油味儿十足,吃起来咸滑脆爽,鸡杂里,小铁蛋最爱的是两个“小黄鸡蛋”,以及两块肥嫩的鸡肝。

    小铁蛋吃得停不下来,小嘴儿油乎乎的,也只有在这时候,俞婉的耳根子才是清净的。

    吃过早饭,俞婉带着铲子与背篓去了后院的小毛竹地。

    她方才想过了,没有鸡没关系,冬笋也是好东西,虽不知在古代值钱不值钱,但只要是菜,就一定会有人买。

    这儿的毛竹不多,俞婉仔仔细细地挖了一遍,只挖出六个中等大小的冬笋。

    还是太少了些。

    俞婉的目光,放在了毛竹后方的小山坡上,如果她没有看错,山坡后还有一座山峰,峰腰处似乎就是一片绿油油的毛竹林。

    “铁蛋,我出去一下,你在家里照顾阿娘。”

    吩咐完弟弟后,俞婉背着篓子进山了。

    那座山峰看着仿佛近在咫尺,当真走过去,才发现有一段十分夸张的距离,万幸的是这具身体做多了农活儿,体质还不错。

    地面的枯草结了冰,俞婉穿着普通的布鞋,鞋底不怎么防滑,只能走得小心翼翼,如此一耽搁,待她抵达毛竹林时,已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不过这儿的毛竹真是多啊,又大又绿,还散发着一股比她家后院清雅十倍不止的竹香,只这么闻着便令人心旷神怡。

    俞婉拿出铲子,开始细细地找起冬笋来。

    冬笋可比春笋难挖多了,春笋会长出地面,一眼就能看到,而冬笋藏在地下,没有经验的人很难挖到它。

    她前世的乡下老家也种了不少毛竹,竹笋繁盛的季节,她最爱做的事就是跟在姨婆身后,姨婆挖一个,她捡一个,直到把她的小背篓塞得满满的。

    不过,前世她吃过的冬笋并没有这边的大。

    很快,俞婉挖出了山上的第一个冬笋,好家伙,竟比她后院的笋还要肥硕两分!

    俞婉接着挖,挖出来的一个赛一个大,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俞婉的背篓就变得沉甸甸的了。

    俞婉又挖了一会儿,挖得满头大汗,一直到把背篓装满,才心满意足地下了山。

    临近小山坡时俞婉发现一条河,她停了下来。

    望着静止不动的水面,她轻轻地舔了舔唇角。

    大冷天的,不知道水里还有没有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