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三日之约

    俞婉忙着做生意,对白玉楼厨子来过的事一无所知,食材售罄时,发现俞家兄弟的鲫鱼还没开张,她走过去,问兄弟二人道:“大哥,二哥,要不要拿到我那边去卖?”

    他们的鲫鱼虽个头小了些,但也是野生的,趁着她那边还有尚未散去的客人,应当能很快卖出去。

    “不用了。”俞松想也不想地拒绝,语气不怎么好。

    俞婉却并不见恼,笑了笑,说道:“我要收工了,接下来都没什么事,这边需要我帮忙吗?”

    卖光了?

    兄弟二人皆是一愣,朝俞婉的摊子望了过去,就见她的篓子与木桶果真丁点都不剩了,再对比自己这边的,兄弟俩的脸都臊了。

    怎么两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小姑娘啊?

    “你忙你的吧,收工了就早些回去。”俞峰不想和她待在一起。

    “家里还有阿娘,确实该早些回去。”俞婉点点头,对二人说道:“我买点东西,买完了就回。”

    “嗯。”俞峰淡淡地应了一声,有人来买红薯,他去招呼生意,不再搭理俞婉。

    俞婉似乎十分习惯他的冷淡,没去打搅他,神色如常地离开了。

    俞峰收了钱,把红薯递给来人,余光瞟了俞婉的背影一眼,眸子里掠过一丝复杂。

    ……

    今日收获不错,十五条野生鲫鱼与二十多斤冬笋,一共卖了五百一十一文,这都有半两银子了,虽说与前世的工资相比不值一提,但作为异世的第一桶金,俞婉还是相当满意的。

    俞婉将炊具收拾整齐,放进背后的大篓子,带着小铁蛋逛起了集市。

    她需要添置的东西有很多,大多都能在集市买到,譬如酱油、醋、糖。

    这儿的红糖竟比白糖贵一倍,想起姜氏的身子,俞婉咬咬牙,还是给买了。

    玉米面家中还有一些,俞婉于是买了五斤大米。

    俞婉还想给家里买点肉,寻思着瘦肉太贵,能吃点肥肉也是好的,哪知一问之下,才知肥肉竟半点不比瘦肉便宜。

    “你买两斤肥肉,我搭你一点瘦的。”屠夫无比爽快地说。

    俞婉:“……”

    不该是买瘦的,你搭我一点肥肉吗?

    俞婉最终还是买了三斤大肥肉,主要不是为了解馋,而是为了炼油。

    这个时代的素油只有胡麻油,也就是前世的芝麻油,俗称香油,胡麻油价钱太高,她这样的老百姓总归吃不起。

    这么一想,肥肉之所以会贵,也不是全无道理。

    比油更贵的是盐巴。

    盐巴集市上没得卖,得去专程的盐铺买。

    俞婉向人打听了盐铺的位置,就在莲花镇的一条街道上,走过去不过半盏茶的功夫。

    进入莲花镇后,一切都变得井然有序起来,两旁不再是油布搭建的棚子或茅草盖的土房子,青砖红瓦的商铺、平整齐滑的路面、车水马龙的大街……就连行人的衣着打扮都变得光鲜上档次了起来。

    “哇!哇!哇……”小铁蛋惊得目瞪口呆的,连小话痨都不能好好做了。

    “桂花糕——又香又甜的桂花糕——”

    对面传来了小贩嘹亮的吆喝。

    小铁蛋刚吃饱了肚子,这会儿并不感觉饥饿,可问道那甜滋滋的香气,他还是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俞婉笑着说:“待会儿给你买。”

    “我我……我……我才没有想吃桂花糕!”小铁蛋跺脚。

    俞婉戏谑道:“我又没说是给你买桂花糕。”

    不打自招的小脸蛋,小脸一下子羞红了。

    “到了。”俞婉望着前方的盐铺说。

    “那我们快进去吧!”知道马上就能吃到桂花糕的小铁蛋,激动地拉着阿姐的手,一蹦一跳地进了铺子!

    这家盐铺是官铺,大堂十分阔气,除了盐巴外,看不见任何别的货品。

    “你们怎么搞的?运过来的盐一次不如一次,这么劣质的盐巴,你让我们白玉楼的客人怎么吃啊?”

    “白小姐可是冤枉我们了,我们一直卖的是同一个地方的盐巴,给你们送去的,都是精挑细选的上等精盐,差盐我都没拿出来过呢!”

    “你当我信啊!”鹅黄色裙衫、戴着面纱的少女气得将一袋盐巴砸在了柜台上。

    敢在官铺如此嚣张,少女的来头不小。

    俞婉没上前触霉头,拉着弟弟的手,安安静静地看起了身旁的盐巴。

    少女又与掌柜争执了几句,临了并未将那袋盐巴带走:“我不管!这盐我不要!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少女气呼呼地离开了,与俞婉擦肩而过时,她顿住脚步,没好气地提醒道:“这儿的盐巴差得要命,我若是你,就上京城买去!”

    这话,也不知到底是说给谁听。

    俞婉摇摇头,她一个连白米饭都吃不起、不得已抛头露面讨生活的村姑,会在乎盐巴的口感究竟是好还是坏吗?

    做筏子也不该找她这般磕碜的,这姑娘,沉不住气,还没眼力劲。

    老掌柜一改少女面前的谄媚之色,漫不经心地敲起了柜面上的算盘:“二等盐三十铜板,一等盐六十铜板。”

    “量多少?”俞婉问。

    老掌柜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点了点柜台上的小碗。

    俞婉略略一看,这根本就不到一斤啊,一个月就能吃完了,还必须是省着吃的。

    而这盐巴的质量,确实如少女所说,劣质得有些不像话。

    不过她也没有办法,谁让盐运全都牢牢地掌握在官府手里,最精细的盐自是送去了达官贵人处,留给寻常老百姓的都是劣质却并不平价的“平价盐”。

    俞婉买完两斤二等盐后,身上就只剩差不多四百个铜板了。

    紧接着,俞婉又给小铁蛋与姜氏各买了两双棉鞋,花去一百铜板。

    剩下的铜板俞婉打算拿去购置一些可以捕猎的工具,就在她带着小铁蛋路过一间药铺时,不经意地听见了俞峰的声音。

    “我手里暂时只有这么多,能先让我把药拿回去,改天再给你送来吗?你看我也是你家的常客了,你不用担心我赖账……”

    药童毫不客气地说道:“那可不行!你们上回的欠款都没还清呢,又想赊!哪有这等好事?年关了,你们赶紧把账结了才是!”

    俞峰捏紧了拳头:“可是我爹等着……”

    “什么都不用说!我不会再赊药给你们了!”

    “我爹真的……”

    药童不耐烦地打断俞峰的话:“我也是真的!”

    话音一落,一只少女的纤手探了过来,不紧不慢地倒出一袋铜板。

    “这些,够吗?”

    她一个不漏地倒了出来。

    俞峰与一旁的俞松齐刷刷地看向了她。

    俞峰的脸色有些涨红。

    药童数了桌上铜板,咂咂嘴道:“今天的药钱是够了,但之前的赊账……”

    “那就先抓今天的药,赊账我三日后给你。”

    “哎呀不行啊……”

    “连本带利。”

    药童这才拿正眼看向了俞婉。

    俞婉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半点不显慌乱,神色平静地说:“本钱会给,利钱也会给,若是三日后我没给,我与你去官府。”

    “你疯了!”俞峰一把抓住她胳膊,“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

    俞婉没回答他的话,而是淡淡地笑了笑,反问道:“那大伯的药能断吗?”

    俞峰的手指捏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