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卖出天价

    俞峰没料到俞婉会带他来翡翠楼。

    “来这里做什么?”俞峰紧绷着身子问,他们衣着寒酸,拎着木桶,挑着扁担,在锦衣玉食的酒楼里,实在是惹眼又滑稽。

    俞婉心道,这才是十八九岁血气方刚的人应有的反应,而自己长得年轻,可到底不是真正的小丫头。

    俞婉拿看孩子的眼神看向俞峰,安抚一笑:“自然是吃饭啊。”

    俞峰倒抽一口凉气:“这里可不是吃饭的地方!”

    至少……不是他们吃饭的地方。

    “咱们去吃面,卤肉面!”

    他往日里连个馒头都舍不得买,能提出吃卤肉面,已是对俞婉十分奢侈了。

    俞婉却仿佛没听讲他的话,自顾自地找了张靠角落的桌子坐下。

    她喜静,这一点不论前世今生都没有变过。

    俞峰气急:“你怎么就……”

    话到一半,店小二懒洋洋地过来了,没好气地问道:“二位是要吃饭?”

    俞婉将荷包里的碎银子倒在了桌面上:“这些,够我们吃几个菜吗?”

    店小二倏然一愣,这般穷酸的农户,当真是来使银子的?

    他眼珠一转,赔了副笑容:“够够够!当然够!二位想吃点什么?”

    “大哥想吃什么?”俞婉微弯着唇角问。

    俞峰压低了音量道:“别胡闹!”

    俞婉笑了笑:“大哥若是不知道吃什么,那就我来点好了,我喜欢吃红烧肉。”

    店小二笑吟吟地道:“那您来对地方了!咱家有道酸笋红烧肉,用的是咱们刘御厨祖传秘方的酸笋,外头吃不到!还有盐焗鸡,也是咱们刘御厨的拿手好菜!”

    “好。”俞婉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又问了小二几道翡翠楼的招牌菜,“全都上吧。”

    “你是要给我吃断头饭吗?”俞峰冷冰冰地问。

    俞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轻轻浅浅地笑了:“若是大哥的断头饭,我一定会亲自做。”

    俞峰不知怎的想到了那锅黑乎乎的红烧肉,身子又抖了抖……

    一桌菜很快被呈了上来,俞峰实在不明白这丫头要做什么,可钱是她赚的,他只是出了点力,她就算全都花光了他又能说什么?

    果然指望这丫头就是不对的。

    俞峰有些食不知味。

    俞婉吃得很用心,每道菜都认真品尝了一下,却未纵容口腹之欲,全都尝过后便把筷子放下了。

    “吃饱了?”话落,俞峰觉得自己不该问出这种关心的话,又板着脸道,“现在可以回家了?”

    俞婉摇头一笑:“还有白玉楼没吃呢,大哥。”

    “你……”俞峰气得站起身来,“你如果只是想拉着我吃喝玩乐,我没那份兴致!”

    言罢,他举步就走!

    “大哥不想要赚那二十两银子了吗?”

    俞婉轻声开口。

    俞峰脚步一顿,扭过头错愕地看着她。

    她淡淡一笑:“想的话,就把这些菜吃了。”

    “吃饭……就能有银子?”

    “对,吃饭就能有银子。”

    俞峰这几日早已陪着她做了太多荒唐事,并不差眼下这一件,何况都到了这份儿上,也不在乎是饿着肚子上衙门,还是吃饱了上衙门了。

    俞峰淡淡地坐了回来,与俞婉一道将一桌好菜吃得干干净净,俞婉吃的并不多,大都进他的肚子。

    之后,二人又去了白玉楼,点了一桌同样的菜。

    一一尝过后,俞婉放下筷子:“大哥觉得味道如何?”

    俞峰沉思片刻,认真地说道:“确实不如翡翠楼的好。”

    俞婉指着桌上的菜道:“盐焗鸡的表皮不够酥脆,清汤的口感带了些涩味。”

    “没错。”俞峰点头,有些惊讶她竟点评得如此专业细致,就像是这几样菜吃过了无数次似的……

    “大哥认为是何缘故?”俞婉打断了俞峰的思绪。

    俞峰下意识地道:“还能是什么缘故?翡翠楼连御厨都请到了……”

    俞婉说道:“难道大哥觉得一个御厨能做完翡翠楼所有客人的菜吗?大哥信不信,就我们方才吃的那几道菜,没有一样是出自御厨的手?”

    御厨只是个噱头,人家衣锦还乡,是来享福的,不是来做苦力的,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每天要做数百道菜,还让不让人活了?若真来了贵客,自然是要露两手的,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又哪儿来的那份福气?

    “何况大哥觉不觉得,自己家里炒的菜,也有这种涩味?”

    她不说俞峰还不觉得,仔细一想,似乎确实如此,只不过,他从小到大吃惯了,并不讨厌这种味道就是了。

    “那你觉得是何缘故?”俞峰问,这次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俞婉单手托着下巴,轻轻地笑了笑:“我原以为那白小姐是个草包,却是我错怪她了,所有人都认为问题出在厨子身上,只有她,找准了真正的要害。我要见见这位白小姐。”

    ……

    “你说谁要见我?”刚从盐铺归来的白小姐,将披风递给身后的丫鬟,一脸冷淡地说。

    掌柜说道:“一个客人,说小姐认识她,我瞅着不像……小姐金枝玉叶,怎么会认识一个村姑?会不会是个骗子?”

    白棠讥讽一笑:“是骗子本小姐倒要会会了!看本小姐不宰了她!”

    半刻钟后,掌柜的将俞家兄妹领去了二楼的账房。

    白家是开酒楼的,白棠每日见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寻常人便是看上两眼也不会记在心上,可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村姑,她竟是一眼认出来了。

    “是你?”

    白棠惊讶。

    掌柜一听这话,稍稍放下心来,果真是见过的。

    俞婉微微一笑:“白小姐好记性,我姓俞,这是我大哥。”

    俞峰客气地颔了颔首。

    白棠却压根儿没拿正眼瞧他,只对俞婉冷声道:“你别凭着我与你说过一句话就上赶着和我攀交情,我可不是你们这种人能高攀得上的!”

    俞峰冷了脸。

    俞婉并不见恼,反而得体地笑了笑:“正巧,我也没那闲功夫与白小姐攀交情,白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你……”白棠一噎。

    俞婉又道:“我是来与白小姐做交易的。”

    白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嘲讽道:“你有什么可与本小姐做交易的?菜?鱼?”

    这是看见篓子与木桶里的笋衣、鱼鳞了。

    俞婉道:“盐,比翡翠楼更优质的盐。”

    白棠面色一变。

    俞峰古怪地看了俞婉一眼,他们家哪儿来的盐?不对,他怎么会说他们家?是她家!他可不是和她一家的!

    掌柜拍桌厉喝:“大胆!哪儿来的私盐贩子?!小姐,私下贩盐是重罪!是要吃牢饭的!”

    白棠皱起了眉头。

    俞婉摇头,白小姐年轻倒还罢了,怎么做掌柜的也犯糊涂?撇开他们有无胆子做那违禁之事不说,只问世上有哪个盐贩子会过得像他们这般落魄?

    俞婉望向白棠道:“白小姐请放心,我不是盐贩子,我只是有办法把你的平价盐变成真正的上等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

    白棠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似在辨别她话中的真假。

    俞婉道:“当然,我并不是白做,我需要向白小姐收取一定的酬金。”

    白棠眯了眯眼:“你要多少?”

    这俨然是心动了。

    “小姐!”掌柜出声阻挠。

    白棠抬手,制止了掌柜。

    “第一笔生意,收太多了说不过去……”俞婉呢喃。

    俞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她喊低了还不上欠款,正要硬着头皮说“十五两”,就听见俞婉轻轻一叹:“那就五十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