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四章】震惊众人

    从白玉楼出来,俞峰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玉楼没收他们饭钱,他们省下了三两银子,明日若能再进山一次,就有了二两银子,盐巴只需卖出十五两,便刚好凑齐了二十两。

    俞峰是这么打算的,就算这样,他依旧觉得十五两的价太高了,可他万万低估了这丫头的胆子。

    “五十两……你……你怎么想的!”

    ……

    “是啊,五十两,你怎么想的!”白玉楼,掌柜也对白小姐发起了牢骚,“贡盐也没这么贵的!”

    白小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那你倒是给我买来呀!”

    掌柜噎住了。

    贡盐是只有王府与皇宫才吃得上的东西,他们这些商户别说是买,便是见一下都没门路的。

    俞婉先去街市买了纱布与几十斤黄豆,随后才与俞峰带着两大桶盐巴回了村。

    到家后,俞婉一头扎进灶屋。

    俞峰这才明白,她为何让他担了那么水、劈了那么柴。

    俞婉先是烧了一大锅热水,将第一个木桶里盐巴全部倒进去:“大哥,老宅可有磨子?能帮我把黄豆磨成豆浆吗?”

    俞峰没问为什么,二话不说地去了。

    古代的盐巴难吃主要是含了太多杂质,只要将这些杂质去掉就能让口感上升一个新的高度,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个耗时耗力的技术活儿。

    俞婉将盐巴煮化后,用纱布过滤了一次,此时过滤掉的是比较粗糙的杂质,但更还有更细腻些的,就需要用到别的媒介了。

    俞婉将过滤后的卤(盐)水重新倒回锅里。

    “豆汁来了!”俞峰挑着两大桶黄豆汁走了进来。

    俞婉将生豆浆倒入卤水中,不一会儿,有渣滓浮了上来,俞婉将翻滚的渣滓舀出,再次倒入生豆浆,如此反复三五次,直到卤水中再也舀不出脏东西,此时,卤水颜色已变得十分澄澈了,分量也少了一半。

    俞峰望着锅里的卤水目瞪口呆,他从不知道,豆汁还能这样用……

    俞婉微微喘了口气:“等锅里的水蒸干,盐就出来了。”

    天寒地冻,她额角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俞峰的神情里略过一丝复杂,想要找个东西帮她汗擦一下,可他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会随身携带一方帕子。

    他捏了捏自己的袖子,还、还算干净吧……

    不待他动作,俞婉放下锅盖开了口:“大哥帮我看一下,我去把铁蛋接回来。”

    俞峰赶忙放下僵硬的手臂:“知道了,你去吧。”

    俞婉去大伯家将玩得满头大汗的小铁蛋带了回来,给他洗了个澡,给姜氏也擦了个澡,待小铁蛋呼呼大睡后,俞婉继续回到灶台前。

    白小姐给她的盐还有很多,一锅煮不完。

    俞峰留下来打下手,兄妹俩忙活到天亮,才总算把所有盐巴提纯成功了。

    二人顾不上歇息,赶忙租了村子里的牛车,将食盐送去白玉楼。

    白棠早早地在大堂等着了,五十两不是小数目,昨日是仗着他爹不在,她才擅作主张,可如今她爹已在回来的路上了,若是知道她拿五十两去买了个不知造不造得出的盐……

    白棠简直不敢往下想了!

    食盐经过提纯后,早先大块大块不规则的青灰色盐巴,变成了一颗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盐粒,分量也缩水了大半。

    掌柜不禁皱眉:“怎么变得这么少了?这是盐吗?”

    白玉楼的厨子也围了上来,其中便有在集市与俞婉打过照面的陆师傅。

    陆师傅也没见过这样的盐。

    不过,他认出了俞婉,那个连鱼汤都做错了的小丫头。

    这样的人,会懂得制盐吗?

    他嗤笑。

    余下的厨子伙计也笑了。

    唯独白棠没笑。

    白棠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商女,世人只知她爹是商贾,却不知她娘原是京城仕女,她随她娘归宁时,这雪花一般的盐粒她是真正正正亲眼见过、亲口尝过的。

    当俞婉将盐粒放到她面前时,她就惊得有些说不出话了。

    是惊有生之年真能再次见到雪花盐,还是惊一个村姑竟然做出了雪花盐,不得而知。

    但保不齐只是东西相似,味道或许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白棠傲慢地睨了俞婉一眼:“我丑话说在前头,味道不让我满意的话,我是一个铜板都不会给你的!”

    俞婉轻轻一笑:“好。”

    “好什么好?仔细她赖账。”俞峰淡淡地说。

    白棠一记眼刀子甩过来:“谁赖账?!”

    俞峰懒得与她说话。

    白棠气得咬牙,不是看在这么多盐粒的份儿上,她现在就把这讨厌的家伙轰出去了!

    白玉楼的厨子用俞婉的盐粒做了一道家常小菜——白菜红烧肉。

    以往为了压住盐巴中的涩味,他们需要放入大量酱汁,再佐以少许白糖提鲜,今日他们有意刁难俞婉,便只放了盐,可谁都没料到的是,炒出来的白菜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清甜,这股清甜之味侵入五花肉中,完美地除去了肥肉的腻味;瘦肉的肉质更嫩了,却半点不柴,一吸溜,入口即化,满嘴流油。

    白棠本想着,味道再正也要装出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如此,便再能和她压压价,哪知她吃着吃着就停不下来了……

    “白小姐可还满意?”俞婉看着被白棠吃得连渣都不剩的盘子,眉眼弯弯地问。

    白棠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

    呃……现在说不满意,还来不来得及?

    ……

    兄妹二人拿着银票去了药房。

    药房的伙计哪里料到二人真把银子给凑齐了?他原本都已差了人去衙门报官了,这又赶忙让个跑腿儿的把那人追回来。

    “我说,你们这银票不会来历不明吧?”伙计狐疑地问。

    实在不怪他多心,而是这家人两年前便开始在他这儿瞧病,他们家什么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若真有那挣银子的本事,也不至于拖欠至今日了。

    俞婉笑了笑:“小兄弟请放心,我们凭本事赚的钱,每一笔都是干净的。”

    她如此和颜悦色,倒叫伙计不好意思了。

    伙计轻咳一声:“你们等着,我这就把欠条还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