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055】

    魔主大人全心照顾燕小四的样子,以及燕小四毫无防备地接受他照顾的样子,都让人想到了两个字——合适。

    是的,两个人在一块儿,说不出的合适。

    燕小四吃得香,像只小胖松鼠,眼睛亮晶晶的,魔主大人的眼神却是专注而温柔的。

    圣主眸光动了动。

    魔修与正道修士的结合并不受天道庇佑,但燕小四严格说来也不算正道修士,她是什么圣主其实也说不上来,但她绝对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在长达这么多年的岁月中,周瑾的人生只是一段不足十二年的修行,与他的寿命相比几乎可算不值一提。

    所以,那是不该有的情绪。

    是他对凡尘的眷恋。

    是修行的失败。

    但骄傲如圣主,决不允许自己失败。

    他是圣主,不是周瑾。

    当圣主再一次出现在燕小四与魔主大人身前时,他的神色已恢复往日的冰冷。

    燕小四把剩下的一只大兔腿递到他面前:“圣主,要吃吗?”

    “不用。”他面无表情地说。

    “哦。”燕小四又转头看向魔主大人,“小昭哥哥还吃不吃?”

    “你吃。”魔主大人不着痕迹地看了圣主一眼,对燕小四宠溺地说。

    燕小四乖乖地把剩下的兔兔吃了。

    ……她没吃饱。

    魔主大人当然知道她没吃饱,她如今实力觉醒,体内的灵力飞速运转,消耗巨大,下界的灵宠已经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了。

    得尽快找到吃的,不然她就真要饿肚子了。

    “走吧。”魔主大人说。

    燕小四不知道他俩是在给自己找吃的,但也没反对深夜赶路。

    三人继续往东南方前行。

    又走了百里,这一次还真叫他们有了发现,一处客栈。

    虽然有些破,一点也不像上届建筑该有的样子,可比起荒无人迹,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上届的人也不全是厉害的飞升者,有些人飞升到这里,有了心爱的道侣,与其情爱生子,于是便有了后人。

    而这些后人之中,一部分是生来便有资质,一部分则与普通人无异,而即便是有资质的人也需要经过十分刻苦的修行才能达到令人满意的境界。

    当然了,因为灵气浓郁的缘故,所以上届的修行速度总体来说比下届要快。

    这件客栈的小二就是个太虚境的修行者。

    太虚境在圣地可是众星拱月的存在,搁这儿却只能做个小二。

    客栈不打烊。

    但到底是夜深了,客栈静悄悄的。

    三人上门时,小二正在发呆。

    听到脚步声,他扭头看了一眼,见是两个新飞升的修行者,没多少热情,淡道:“吃饭没有,只能住店,一枚灵石一间房。”

    魔主大人随手丢给他四枚灵石,多给了一枚。

    小二看着桌上闪闪发光的灵石,眸子瞬间睁大了。

    灵石其实是有等级之分的,从七品到一品不等,七品杂质最多,一品最纯净,市面上做货品用的多为六品到四品的灵石,一品灵石着实少见。

    小二的态度瞬间变了,将三枚灵石收入抽屉,多出来的那一枚揣进自己腰包,笑呵呵地看向三人。

    他这才发现三人的容貌都太不平凡了。

    在这个只看实力不看脸的地方,没人会在意一个人长得怎么样,若仍是在意,那就只能说明对方确实是好看到一定的境界了。

    “看够了吗?”魔主大人危险地问。

    小二刹那间回神,寻常来讲,土著居民是不会将新来的飞升者放在眼里的,不过对方既然能一下子拿出四枚一品灵石,说明是个底蕴丰厚的,指不定是某个大门派的弟子。

    例如长刀门的祖师爷飞升来次后,创建了一个新的长刀门,往后本派再有飞升者,可直接进入上届的长刀门。

    就不知他们三个是哪门哪派?

    是万剑宗呢,还是百花宫呢?

    论底蕴实力,万剑宗当属第一,但若论容貌长相,谁又美得过百花宫?

    若是这两宫的人……

    小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笑问道:“你们也是要去秘境寻宝的吧?实不相瞒,我这儿有路子,三位若是需要领路人的话,我可以为三位引荐一下。”

    “什么宝啊?”燕小四猎奇心重,不由地来了兴趣。

    “就是灵芝草啊,三位不是来等灵芝草的?”

    “灵芝草有什么好等的?我家后山一大堆!”

    小二一听这口气便知他们不是来寻宝的了,不过,看在一品灵石的份儿上,不妨他为三人科普一下:“这可不是寻常灵芝草,是上古秘境中的宝物。”

    在圣地也有不少秘境,可与上古沾边的凤毛麟角,除了三小蛋的机缘,还真没有旁人遇到过任何上古秘境。

    上古秘境中的宝物当然不是寻常宝物了。

    不过让二人在意的并不是灵芝草本身,而是如此珍贵的宝物,一般都会有灵兽守护,上古的宝物,那守护它的应该也是上古灵兽。

    二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燕小四一眼,都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秘境在哪里?”圣主问。

    小二搓了搓拇指与食指中指。

    圣主一头雾水。

    魔主大人却是秒懂,又给了他一块一品灵石。

    小二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儿,收好灵石道:“离咱们客栈不远,往东走,二十里就到了!眼下宝物还没动静,三位客官不用着急,只管先在客栈住下,我们的人已经在秘境守着了,一旦宝物有现世的迹象,会立马给客栈递消息的!”

    燕小四不知有上古灵兽可以吃,她对药草没兴趣,耷拉着小脑袋打了个呵欠。

    见她困了,魔主大人问小二:“房间在哪里?”

    小二将二人带上了二楼。

    两间房是连在一起的,另外一间略隔了几间。

    “你去那边住!”魔主大人毫不犹豫地对圣主道。

    圣主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地去了。

    燕小四古怪地看着这对小怨偶,弱弱地问道:“你们吵架啦?”

    魔主大人:“……”

    别看燕小四在圣地作天作地,真到了外头还是有些想家的。

    她躺在床上睡不着。

    魔主大人闪身而入,来到她床边坐下:“睡不着吗?”

    燕小四点点头:“嗯,想爹娘了,还有大宝哥哥,二宝哥哥,小宝哥哥。”

    魔主大人宠溺地看了她一眼:“要听曲吗?”

    燕小四想了想:“要。”

    燕小四以为他会拿出那个金笛子吹啊吹,不料却拿出了一个埙。

    他修长如玉的指尖拿住埙,送到唇边,朴拙抱素的乐声幽幽地传了出来,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如远山晓月,诉尽了衷肠。

    燕小四定定地看着他。

    有那么一瞬,她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孤单。

    “小昭哥哥,你是哪里人啊?你爹娘是什么样的?家里还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他说。

    他再次吹起了手中的埙。

    他是没人要的孩子,出生就被亲娘扔进了血池,他是邪物,是魔,是不容于世的存在。

    燕小四在他的乐声里睡着了。

    魔主大人给她盖好被子,默默地走出了屋子。

    他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守在门外。

    他将手搭在回廊的栏杆上,静静地望着一楼大堂的方向,突然他的心口悸了一下,他一把捂住心口,另一手指尖运起一道灵力,点入了自己丹田。

    忽然一道白光袭来,与他的灵力一道汇入丹田,总算镇压住了那股心悸。

    “你的身体怎么回事?”圣主淡淡地走了过来。

    “不用你多事!”魔主大人没打算为圣主方才的举动道谢。

    圣主在他身旁顿住了步子,看了他一眼,也顺着他目光望向了黑漆漆的大堂:“老魔主的力量不是那么容易吸收的,何况他当初是想毁了……燕小四,他的魔珠里充满了暴戾,你不吸收,身体会出现排斥;彻底吸收了,又会失去理智,发狂致死。我若是你,就不会选择飞升,也不会再轻易动用自己的力量。”

    “哼。”魔主大人轻哼。

    圣主道:“秘境我一个人去就够了。”

    魔主大人霸气侧漏地说道:“本座自己的女人,本座自己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