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056】小铁蛋大婚(一)

    翌日天刚亮,客栈便来了消息,秘境上空出现异样,多半是宝物要现世了。

    魔主大人与圣主带着燕小四往秘境而去。

    抵达秘境时他们才知道为何飞升后数百里之内荒无人烟,原来全是来这儿寻宝了。

    有门派的弟子,也有散修,前者实力雄厚,占了大多数。

    散修们单独行动的不多,有来之前便结了伴,也有来秘境之后临时抱成的团,这些都不与三人相干。

    三人既不愿加入任何门派,也无意结伴任何散修。

    倒是三人容貌实在太过出众,走哪儿都忍不住叫人多看几眼。

    “哎,你们三个站住!”

    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走了过来,看衣着打扮像是某门派的弟子。

    他倨傲地看了三人一眼,道:“我家两位师姐有请。”

    三人古怪地看着。

    燕小四问道:“你家师姐是谁呀?”

    小弟子鼻孔朝天道:“万剑宗的二小姐和四小姐!”

    万剑宗在上届的名号不可谓不响,它家的大小姐、四小姐更是宗主的掌上明珠,在上届几乎是等同公主一般的存在。

    可惜三人初来乍到,万剑宗什么鬼?听都没听过!

    燕小四问道:“哦,她们请我们过去干嘛呀?”

    “能干嘛呀?”小弟子不可一世道,“你们是新来的吧?两位师姐说了,允许你们加入万剑宗。”

    这话不大中听,他们是新来的没错,可问也不问他们的意思,便一副施舍的口吻让他们加入万剑宗,仿佛是他们捡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新来的?”燕小四是个好奇宝宝。

    小弟子挑眉道:“你们身上还有雷劫的气息,你们自己可能察觉不到,但外人还是十分容易分辨的,行了,别那么多废话了,跟我走吧!”

    “哦。”燕小四对这什么万剑宗挺好奇的,想过去瞧瞧。

    哪知小弟子却挡在了她面前:“没有你,只有他们两个。”

    魔主大人与圣主本就不想去这劳什子万剑宗,看燕小四的份儿上才勉为其难走一趟,可他们居然没要燕小四,那敢情好。

    不去了。

    二人带上燕小四,头也不回地走了。

    万剑宗一行人就在不远处,自然看见了这一幕。

    两位师姐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她们是万剑宗的掌上明珠,呼风唤雨惯了,还没被人这般落过颜面,二人当即决定给他们一点教训。

    “师姐请息怒,这种事交给师弟就好。”另一名万剑宗的弟子挺身而出,他是万剑宗的家生子,爹娘都是下届的飞升者,飞升后凭着过硬的实力加入了万剑宗。

    万剑宗灵气充裕,功法繁多,法器灵器更是层出不穷,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想不出色都不行。

    他方才已经感知了一番三人的气息,玄衣男子似乎是个魔修,白衣男子是正修,二人境界都在他之下,至于那丫头……他根本感知不到任何灵力的波动,想必她不是飞升而来的,是上届的普通人。

    凭他如今的实力,以一敌二不成问题。

    他果断去找三人的茬儿。

    “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入我们万剑宗吗?我师姐是看得起你们才就地收你们为弟子,否则就凭你们两个,十年一次的宗门大选,压根儿进不去。”

    他嚣张地说着。

    三人谁也没理他,权当他在放屁。

    他这下急眼了,动口不行那便动手呗,原本也是计划要收拾他们一番的。

    只是谁也没料到的是,堂堂万剑宗入室弟子,居然没在魔主大人手中走过三招。

    这还是为了不恶心到燕小四,把人引开用了一招,秒杀之后就地掩埋用了一招,一共三招。

    所有人瞬间傻眼。

    魔主大人收拾完人后,还用白帕子擦了擦手,之后才拉过燕小四的手,极为护犊子地离开了原地。

    “二姐姐,他们太过分了!”万剑宗的四小姐气得跺脚。

    她们最初邀请圣主与魔主大人过来,其实是看上二人的美色了,上届俊男美女如云,可那般丰神俊朗的实属头一回遇见。

    她更喜欢那名白衣男子,二姐姐却是看上了玄衣男子。

    本以为搬出万剑宗的身份便能十拿九稳,不料人家根本看不上。

    二人一双眼睛里似乎只有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四小姐骂骂咧咧道:“不知道哪里来的狐媚子!让我查出来,定要仔细她的皮!”

    二小姐蹙了蹙眉,道:“算了,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男人虽好,可到底比不得宝贝重要,何况若是得了宝贝献给父亲,父亲高兴之下,难保不会答应帮她得到这个男人。

    父亲出马,总是万无一失的。

    秘境的异象主要表现在天际的一抹彩虹上,一般来说,雨后才有彩虹,然而秘境中并未落雨,这十有八九是灵芝草本身的能量波动引起的。

    众人都朝着彩虹的方向涌去。

    燕小四三人也随大流。

    “刚刚那两个万剑宗的小姐是看上你们了吗?”燕小四闲聊。

    “没有的事。”魔主大人说。

    燕小四撇嘴儿:“别骗我,我不是小孩子了,不是看上你们,为什么不要我?”

    魔主大人宠溺地揉了揉燕小四的脑袋:“她们眼瞎。”

    御剑从几人头顶飞过的万剑宗姐妹听到这话,险些没一个踉跄栽下来!

    不接受她们的美意就算了,竟还骂她们眼瞎?

    真千金与狐狸精都分不清,到底谁眼瞎?

    彩虹的下方聚集了四面八方而来的修士,虽说异象已现,可宝贝到底会从哪儿的地表钻出来,或者撕裂空间飞出来,谁也无法确定。

    目前大家能做的就是等,或者找个地方蹲守,没准儿自个儿蹲守的地方就是一会儿宝贝出来的地方。

    “我们也要在这里等吗?”燕小四看向二人。

    二人想了想,齐齐点头。

    其实在哪儿都一样,若这秘境中果真有上古宝物,那么凭这些人的本事是没那么快打败守护兽的,所以不论宝物是在这里,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他们一定都赶得及。

    既如此,就不必费力辗转了,原地养精蓄锐吧。

    魔主大人从乾坤戒里拿出一个十分华丽的帐篷,让燕小四住了进去。

    随后,他又抖出一根大羊腿以及一满桌子的作料,就地烤了起来。

    一旁的人都傻眼了。

    确定是来夺宝的么?不知道还当你特么是来度假的呢!

    魔主大人何止是烤羊腿,他还烤了一只山鸡,撒上孜然粉与白芝麻、香葱,肥肉滋滋的,可把众人馋坏了。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是没有辟谷的,但十天半个月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事,可不会有事是一回事,被人馋得口水横流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四周很快响起了一大片吞咽口水的声音。

    燕小四从帐篷里探出一颗小脑袋,见有吃的,眼睛都放绿光了。

    她走过来。

    魔主大人从乾坤戒里抖出一个小板凳让她坐下,又在她身后撑了把大阳伞不让太阳晒到她。

    众人简直都无语了。

    兄嘚,你这是把家给搬来了吧?

    其实在魔主大人看来,这种装备也就供燕小四白天歇个午,真大晚上的就寝就太委屈燕小四了。

    燕小四挨着魔主大人坐下。

    魔主大人把烤好的羊腿递给她。

    她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她唇红齿白,一口咬下去,小腮帮子鼓鼓的,油脂在唇角爆浆溢出来,这下所有人都感觉自己饥肠辘辘了。

    圣主困惑地看了眼魔主大人。

    他其实也有储物装备,但里头装的都是功法、法器和丹药,没这么多世俗所用之物。

    在他眼里,这些都是修行者用不着的东西,可偏偏燕小四就很喜欢。

    “你也坐。”燕小四见圣主站着,往一旁挪了挪,把自己的小板凳分出一半给他。

    魔主大人一秒从乾坤截里抖出了一个新凳子!

    众人被燕小四馋得不行了,若只是食物的香味倒还没这么难受,可燕小四吃得太香了啊,没见过那么能吃的,就连某些修士的厌食症都被瞬间治愈了。

    只不过,他们总不好意思去找人家要吃的呀,传出去他们成什么了?乞丐还是恶霸啊?恶霸倒也没啥,可霸一块肉合适吗?

    脸还要不要了?

    “这位道友,没见大家都在专心寻宝吗?你这么做不大合适吧?”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修士开口了。

    他是最馋的,因为他就坐在燕小四的下风处,那香味直往他鼻子里灌呀!

    燕小四啃肉肉的动作顿了顿。

    “你吃,没事。”魔主大人轻声说。

    “哦。”燕小四继续埋头吭哧吭哧。

    魔主大人冷笑着看向老修士:“我们做什么了不大合适?是不让你们夺宝了,还是杀人放火了?你想吃就直说,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老修士听前面还有些愤愤不平,可最后一句直把他耳朵都听竖了:“你、你是要给我分一点吗?”

    魔主大人拿着烤好的山鸡走到他面前,勾唇一笑:“当然……不!”

    他狠狠地馋了老修士一把,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修士肺都要气炸了呀!

    “黄口小儿!凭你也想羞辱老夫!欺人太甚!看招!”

    老修士亮出法器流星锤,朝魔主大人攻击了过去。

    魔主大人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拂袖一挥,反手打出一道魔气,将老修士重重地震飞了。

    所有人皆是一愣。

    那老修士是一名散修,然而却是境界惊人的散修,不然也不可会胆子单独行动,他的境界分明在这玄衣少年之上,却被对方如此轻松地打飞了。

    这、这也太……

    “他是魔族人!”

    人群中,不知谁大声喊了一句。

    众人接二连三地反应过来,方才那股力量着实陌生,可细细一分辨,可不就是魔气吗?

    “有魔族人混进来了!大家快杀了他!”

    众人一拥而上,将三人团团围住了。

    燕小四放下啃了一半的羊腿,愣愣地看向魔主大人:“小昭哥哥,你是魔族人吗?”

    魔主大人威武霸气的身躯就是一僵。

    当那群人一窝蜂地朝他涌来时,他并没有丝毫恐惧,大不了就是杀,这些年他经历的杀戮还少吗?

    然而燕小四一句话,便瞬间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方才真是大意了,让人识破了他的魔族身份。

    她……是不是也要厌弃他,与他为敌了?

    圣主看向燕小四,眸色复杂。

    他与魔主本就没什么交情,这些人要杀他,他不会多事地帮他。

    除非——

    圣主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燕小四。

    燕小四已经将羊腿放回了烤架上,淡淡地站起身来。

    啪!

    一块石头砸在了魔主大人的肩膀上,他没有闪躲,就那么紧张地看着燕小四。

    燕小四垂下了眸子。

    魔主大人的手中还拿着用棍子穿好的山鸡。

    他捏着棍子的手紧了紧。

    燕小四默默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猛地朝魔主大人射了过来。

    魔主大人闭上眼,丝毫没有闪避。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匕首贴着他的耳畔呼啸而过,撞上了一柄偷袭魔主大人的长剑。

    长剑被毁,匕首刺中了偷袭者的胸口。

    “啊——”偷袭的修士一声惨叫,整个人掀飞出去,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魔主大人猛地睁开眼,回头望了望那名修士,继而难以置信地看向燕小四。

    燕小四莞尔一笑:“你是魔族人,但你也是我的小昭哥哥呀!”

    魔主大人的心里忽然酸酸涩涩的:“你这样……可就是与所有人为敌了?”

    正魔不两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否则也不会有两条飞升通道了,这本就不是魔修该出现的地方。

    燕小四耸了耸肩道:“如果他们今天要对付的人是我,小昭哥哥会抛下我吗?”

    “当然不会。”为了你,我愿与天下为敌。

    燕小四甜甜一笑:“那我也不会抛弃小昭哥哥!”

    魔主大人走上前,轻轻地抚了抚她脸颊:“好。”

    圣主淡淡地别过脸去。

    双方正式开战。

    “你没必要掺和进来的。”魔主大人对正面迎敌的圣主说,“他们都是你同道中人。”

    圣主没说话,只是一剑斩杀了一个偷袭燕小四的散修。

    看着一地的鲜血,魔主大人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这家伙的戾气几时变得这么重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远在大周的九朝仙君并不知自家宝贝闺女被两个臭男人拐跑的事,小铁蛋要大婚了,他带着俞婉回了大周。

    二人如今也是三十多的人了,不过岁月并未在二人身上留下多少痕迹,相反,有了岁月的洗礼,彼此身上都多了一分成熟的韵味。

    小铁蛋今年二十一了。

    国君册封俞邵青为定国公,小铁蛋如今是定国公世子。

    不过,他的身份又不仅仅是国公府世子,他还是国君的外孙,国君在他十岁那年册封他为南诏小郡王。

    同样被册封为小郡王的还有他的小弟弟——那个只比燕小四小一岁的狗蛋。

    没错,当初给燕小四取的小名没用上,后来他阿娘生了个儿子,小铁蛋不由分说地送(塞)给他啦!

    小铁蛋娶亲的对象的大周九公主。

    他与九公主是在大周认识的,那时他还小,住在阿姐与姐夫的少主府,九公主是皇后的养女,皇后待九公主不善,阿姐将她接到府中小住。

    他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像一朵明艳的花蕾开在了他幼小的心口。

    他是年初正式提出求娶九公主的。

    九公主与他同岁,按两国的说法,这已经是老姑娘了,国君与老夫人一开始都是不同意的。

    不仅因为九公主年纪大了,还因为九公主是个寡妇。

    而九公主的夫君,是他亲手射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