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南疆女帝

    小姑娘睁着水润的圆眼睛,白胖小手上还有五个窝窝。

    她好懂事地拽住他的衣襟,声音甜糯:“哥哥求求舅娘,让小酒留在这里吧?小酒会做家务,小酒不乱花银子……等小酒将来长大了,一定孝顺舅娘……”

    她才三岁啊!

    苏堂当时就红了眼。

    小酒六岁时,生得粉嫩乖巧,又手脚勤快,村子里谁见了都要抱起来亲两口。

    她去村口小店给父亲打酒,村口种了一株槐树,村里不少人最爱在黄昏时聚在这里谈天侃地。

    见小酒可爱,小店的老爷子倒了半碗酒,哄她道:“女娃娃,这可是好东西,你喝掉它,我给你便宜三文钱,好不好?”

    幼时的小酒特别好骗,果然抱起酒碗,傻乎乎地一饮而尽。

    然后她就醉了。

    醉了的小酒连家都不知道回,站在槐树底下给人唱童谣,逗得村里人笑声阵阵。

    苏堂找来,羞赧地把小酒背在背上,却听见四周人七嘴八舌地打趣:

    “苏堂啊,你可要看好你的小童养媳,万一被别人抱走了可要怎么办?”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谁都喜欢呢。”

    “等她长大了,咱们这些乡里乡邻的就能喝到你们的喜酒了,嘿嘿嘿!”

    “……”

    各种各样善意的调侃,把苏堂羞得满脸通红。

    他背着小酒往回走,小姑娘小胳膊软乎乎的搭在他的脖颈旁。

    她呼吸之间,还带着米酒的醇香。

    走了十几步,他听见小姑娘奶音又醉又糯:“等长大了,给哥哥做媳妇……”

    如同春风吹皱池塘,少年的心田间悄然漾开涟漪。

    那个念头随着小酒长大而逐渐生根发芽,最终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喜欢小酒……

    要命的喜欢小酒!

    哪怕后来这些年没有见过她,也依旧喜欢!

    她自己亲口说要给他做媳妇,怎么可以反悔?!

    云层在天穹上汇聚。

    春雷滚滚,眼见着便是一场落雨。

    血腥味弥漫在鼻尖,苏堂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他刚刚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他执念太深,他既不想告诉苏酒该如何恢复记忆,也不想让她再投入萧廷琛的怀抱。

    就这么带着空白的八年活下去,是他对她的惩罚……

    苏堂抬手,深情而缱绻地抚上少女的面颊。

    片刻后,他的手无力垂落。

    苏酒默默看着他。

    清晰地读懂了他眼睛里的不舍与恋慕,也读懂了他的无奈和决绝。

    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而奇怪的是,她没有生出半分怨恨。

    自幼就护着自己的哥哥,如何恨得起来呢?

    远处传来马蹄声。

    苏酒起身,悄悄躲到不远处的大石头后面。

    一骑快马飞奔而至。

    穿宫裙的美人滚下马背,大哭着抱住苏堂,“皇上……凉儿来晚了皇上……”

    她哭得哀痛绝望,仿佛下一瞬就要背过气。

    约莫是爱极了苏堂。

    苏酒静静看着。

    颜凉恸哭了整整一刻钟,突然从袖子里拔出匕首。

    纵横的泪痕挂在面颊上,她哑声:“颜家谋反,罪不容诛!贱妾颜凉,无法劝动父兄,甘愿以命谢罪,与皇上共赴黄泉!”

    匕首的寒光闪过。

    少女毫不犹豫地割上脖颈,血珠立刻涌出,她艰难地爬到苏堂身边,紧紧握住男人温度涣散的手。

    她面向苏堂,悲伤而满足地溘然长逝。

    苏酒心肝颤动得厉害。

    她知道颜凉深爱苏堂,却没想到,她竟然能够为苏堂付出性命!

    原来,这就是爱情吗?

    她轻轻捂住心口,这里疼得厉害。

    仿佛她从前也曾这么爱过一个人,仿佛她现在应该抛下一切,马上去见那个人。

    可是那个人,究竟是谁?!

    一队兵马迅速出现在湖畔。

    颜鸩的幕僚恭声道:“小王爷得知公主离开王都,十分担忧您的安危,特派小的前来接公主进宫。”

    苏酒沉默地走向马车。

    细白小手轻轻扶住车门,她忽然问道:“颜鸩称帝了?”

    幕僚笑笑,眸中若有深意,“未曾。”

    苏酒盯着他的笑容,心下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颜鸩没有称帝,他是想……

    一股暖意从心底油然而生。

    她吩咐道:“好生把我表哥和颜贵妃的尸首带回宫。”

    “是!”

    马车驶进皇宫,已是日暮,春雨落停。

    一道红毯从内宫门延伸到重华殿,南疆的百官及其家眷们跪在红毯两侧,也不知是自愿还是被迫,但脸上神色不大好看就是了。

    颜鸩一袭墨袍站在檐下,负手遥望苏酒。

    他选中的女人,正缓步而来。

    红宝石额饰流苏折射出夕阳,她一身风华,温婉端庄,美得勾魂摄魄。

    男人看着,眼睛里不觉掠过浅浅的欢喜。

    旁边,颜牧一派老谋深算,不动声色地笑道:“不愧是本王最看重的儿子,果然才华盖世,就连逼宫这等大事都能在一朝一夕间完成!只是鸩儿,这皇位,该由谁来坐?须知,你的一切都是本王赐予的……本王能给你今日的荣华,也能把你从云端踹进泥淖……”

    话里话外都是威胁。

    而他横肉纵生的脸上,也噙着漫不经心的自信。

    他甚至望向苏酒,难耐地舔了舔嘴角。

    亡国公主罢了,被他儿子玩过的货色,等他坐上那个位置,同样也可以拿来玩玩……

    颜鸩笑笑。

    他在颜牧跟前伏低做小二十多年,活的就像是他养的一条狗。

    如今……

    那条狗已经磨尖了爪牙。

    他依旧注视着苏酒,少女已经走到台阶下,正缓缓踏上二十九级汉白玉台阶。

    他缓声:“父王野心勃勃,竟妄想篡位称帝……儿子忠于南疆,恕不能从命!”

    话音落地,他手起刀落!

    颜牧的脑袋,保持着老谋深算的笑容,骨碌碌滚下了台阶。

    脑袋从裙裾旁滚落,苏酒目不斜视。

    绣花鞋踏上最后一级台阶。

    颜鸩单膝跪地,恭敬拱手:“臣颜鸩,参加新帝!”

    满宫寂静,百官震惊。

    他们原本脑补了一场父子之间为权势大战的权谋戏,可眨眼之间突然峰回路转,这场戏竟然演变成了诸侯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爱情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