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甜言蜜语,糖衣炮弹

    于甘甘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汗颜道:“我也想知道我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你知道的,我连男朋友都没交过。”

    她又指向手里最新做的CT报告:“……我脑袋里并没有受到什么血块的压迫,是不可能有失忆倾向的。”

    宋茶白摆了摆手,非常理智儿给她泼冷水:“这可不好说,你也知道,人的大脑是身体上最神秘,也是最复杂的地方,有很多奇怪的独特性的问题,是医学上暂时没有办法解释的。”

    于甘甘突然有一种悬在半空荡秋千的感觉。

    沉默片刻,她轻轻嘀咕了一句:“那我到底有没有失忆??”

    宋茶白露出淡笑,摊手表示无能为力:“论医术你比我厉害多了,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突然,她又眼睛一亮:“要不你去问一下你师父,不过你师父也是奇怪,他对你那么好,你生病住院,他为什么不来看你。”

    闻言,于甘甘的眸色冷沉了下来。

    师父为什么不来看她,他去哪儿了?这也是她目前最渴望知道的。

    爷爷过世后,她一直和师父相依为命。

    她出事了,美人师父不可能不来看她,

    之所以没有问大伯一家人师父的下落,是知道问了没用。

    她得立刻出院,去搞清楚师父去哪儿了,她昏迷的半个月内又发生了什么事。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

    她可不想等着方知寒来接她出院,更不想大伯母和那个小白脸去而复返,继续给她强制洗脑。

    于甘甘让宋茶白帮忙办理出院手续,打算偷偷离开。

    -

    已近黄昏,医院门口依旧人来人往,喧闹纷杂。

    杨天佑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皱眉看着大伯母:“要不,还是算了吧,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于甘甘那女人看着不好骗。”

    大伯母把戒指放到他手里,冷哼一声:“怎么能算了,都已经到这地步了,还有什么办法可想,绝对不能让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占了先,我告诉你啊,要是你不能和于甘甘结婚,那你可是一毛钱也没有,你欠的那些债,我们也不会帮你还一分的。”

    杨天佑黑着脸咕哝了一声:“可她又不是真失忆………”

    闻言,大伯母脸色顿时不好看了,立刻出声打断他的话,“你闭嘴!!”

    杨天佑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压低声音道:“她根本不信我们的话,完全不认我这个未婚夫,现在又来一个男人说是她老公,我还去求婚已经晚了,当初我们就不应该说未婚夫,应该直接说是老公。”

    “那个男人肯定跟我们一样,也是为了玉明堂。”玉明堂是爷爷留给于甘甘与她师父的医馆。

    大伯母说着,推了一下杨天佑:“放心吧,肯定有用的,你可别忘记你是做什么的,这女人就喜欢甜言蜜语。”

    杨天佑得意地笑了笑,对啊,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糖衣炮弹。

    再说了那于甘甘长的还行,玩玩也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