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章 她什么时候睡过他了?

    夫妻生活?

    同居?

    还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于甘甘倏地瞠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方知寒:“你说什么?你跟我……夫妻生活???”

    方知寒淡漠的表情,是那般的理所当然,眼眸冷冽一眯,危险地道:“怎么,想始乱终弃?”

    始乱终弃?

    乱是淫乱,玩弄后遗弃……要疯了,这话都出来了,她什么时候淫过他,睡过他了?

    于甘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一字一句坚定地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她真的有一种想挥拳,揍得方知寒鼻青脸肿,连他亲爸亲妈都认不出来的冲动。

    方知寒嘴角微勾,却不是笑意,而是冷讽:“下午是谁抱着我的胳膊喊老公。”

    于甘甘大脑瞬间卡壳。

    感觉有一股鲜血涌在嗓子眼儿,但是又硬生生地忍了下去。

    她闭了闭眼,然后尽量放轻声音,淡淡地说道:“下午的事,我确实是要好好感谢你,我不是恩将仇报的人……”

    说着,她对着方知寒笑了笑。

    不管对方有没有降底警戒,下一秒,二话不说,直接就把门甩上,将方知寒与他的行李箱一起关关在外面。

    然后冲着门大喊了一声:“但我更不会引狼入室!!”

    这男人莫名其妙,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说是她老公就是她老公了,现在居然还直接提着行李上门了。

    仗着自己长着一张帅脸,就想为所欲为?

    她像是从娘胎出来时只带了胎盘,而没带脑子的那种生物吗?

    就算脑子真出什么问题了,也不可能随便让一个陌生男人跟自己同住啊啊啊啊!

    不过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啊,怎么会知道她家的住址?

    由他今天对付大伯母和杨天佑的强势手段来看,冷漠强势,强硬而又不拖泥带水,不管笑不笑,都从骨子里透出一股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的寒气。

    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于甘甘以为方知寒会用些什么手段穷追猛打,结果门铃一直安静如鸡。

    放弃了?

    于甘甘狐疑地来到门口,

    从猫眼处往外看,外面真的空空无物。

    方知寒离开了,按理来说应该是好事儿。

    可这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于甘甘有点坐立不安。

    作为一个才刚刚康复的病人,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然她醒来后就没能好好休息一天,这会儿回到家,就算是有一点点的忐忑,但也睡了一个好觉。

    次日醒来,于甘甘觉得元气都恢复了一大半。

    用过早餐,她就准确去一趟医馆,看看师父有没有回去过。

    于甘甘拉门房门,惊讶地看到门口放着一个行李箱,就是方知寒拿的那个黑色行李箱。

    她吓了一跳,眼神下意识地四下搜寻,跟探照灯似的把整个通道都给扫了一遍。

    长长的走廊静谧无声,空无一人,也无任何置放物,只有一个行李箱。

    于甘甘:“……”

    这方知寒人走了,行李箱为什么不拉走,留在这儿干什么?

    也不怕被人拿走?

    毕竟这一层并不是只住她一个住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