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章 方知寒到底怎么进她家的?

    医馆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两个中年男女笑嘻嘻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锦旗。

    他们一进来就直接朝着何菀芯挥手,满脸的感激:“何神医,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何菀芯正被于甘甘气得目眦尽裂,看到来人本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一听他们喊自己“神医”,愣了一下,随即咧嘴笑了起来。

    那对夫妻把写着“妙手仁心”的锦旗给了何菀芯之后,又让何菀芯再给他们开几副药。

    男人的老婆还一直在夸,说是吃了何菀芯开的药之后,她老公这腰疼病就好多了。

    何菀芯心里得意极了,瞥了于甘甘一眼,万分狂炫的样子,仿佛在说,‘你说我不行,看到没有,有人给我送锦旗了,有人夸我是神医。’

    于甘甘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真不是她要小看何菀芯,而是她实在是太了解何菀芯了,何菀芯就是个半桶水,有时候连脉都把不准的半桶水。

    而行医又不是速成课。

    除非何菀芯像小说里重生了或者被穿越了,换了一个会医术的人……但这绝对不可能!!

    王叔走了,没有人抓药,何菀芯只能自己来。

    整个过程,于甘甘一直盯着她,桂枝,附子……确实是中医止痛的药方,适用于风湿表虚证、肾阳不足之腰痛,但是最后加的那个褐色粉沫是什么东西?

    于甘甘趁着何菀芯送人的时候,拿纸巾将遗落在抓药台的褐色粉沫一擦,然后折起来放到口袋。

    何菀芯把那对夫妻送走后,看到于甘甘还是一言不发定在原地,只以为她被自己啪啪打脸打晕了,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她带着刻意的炫耀与讽刺说道:“于甘甘,看到没有,不是只有你会!!”

    “何菀芯,我真的很钦佩你,因为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脑袋与脚趾头的功能是一样的人,以为身上带着处女的牌子就以为自己真是处女了,会止个腰痛你还就真当自己是神医了。”

    于甘甘的冷嘲热讽,令何菀芯瞠目结舌,狠狠一咬牙,“你敢骂我,你找死啊!”

    她抬手想甩于甘甘耳光,但是手腕却被于甘甘给握住了。

    于甘甘用力一推,穿着高跟鞋的何菀芯,立刻便后撞在药台上面,痛的一阵尖叫:“啊!!”

    “何菀芯,我今个儿把话撂在这里,千万别砸了爷爷的招牌,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于甘甘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

    何菀芯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像淬了毒一样,怒不可遏地扫落台上的药盏:“于甘甘,你个贱人,给我回来!!”

    身后传来清脆刺耳的“啪嚓”声,于甘甘回头冷冷地看了何菀芯一眼。

    回来?

    她当然会回来,这个医馆绝对不会让大伯一家霸了去!!

    于甘甘在南镇街转了一圈,相熟的人几乎都问了一遍,都是很久没有见到美人师父何时归了。

    美人师父不见肯定和大伯有关系,不管是杨天佑和大伯母,何菀芯和医馆,这一切给人的感觉都像是一个阴谋。

    但,不管多么天衣无缝的阴谋,一但找到漏洞,就会在瞬间土崩瓦解。

    现在,她只希望师父是平安的……

    于甘甘有些疲惫地回到家,要开门时突然想起方知寒放在她门口的行李箱。

    不见了!

    咦?

    行李箱是方知寒自己拿走了,还是被别人顺走了?

    于甘甘开锁……‘行李箱不管去哪儿,都和她没有关系。’

    于甘甘推门……‘方知寒这人真是怪怪,不按常理出牌。’

    于甘甘进屋……‘那个箱子看着不错,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贵重物品,就这么掉了真是太可惜了。’

    于甘甘惊住了!!

    目瞪口呆。

    这这这……方知寒的行李箱,怎么会在她家里。

    一时间,内心翻涌起各种情绪,惊恐,疑惑,忐忑,紧张,还有愤怒……她绝对没有告诉过任何野男人她家的密码。

    方知寒到底怎么进她家的??

    于甘甘像箭一般,直接往卧室冲了去:“方知寒,方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