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算账

    青梅端来一碗银耳羹,嘴里骂骂咧咧,“桃红该死,每天给姑娘喝稀的,她自己倒是半点不委屈。

    奴婢去小厨房,看见里面正炖着一碗银耳羹,问了一圈,才知道是桃红吃的。姑娘病的这段时间,可曾吃过什么补品?只怕公中给的好东西,都让桃红给贪墨了。”

    顾珽大怒,“桃红贱婢,就该一刀宰了她。”

    顾玖眉眼弯弯,笑了起来。顾珽关心她的样子,让她想起了前世的两位哥哥。他们也是这么关心她,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不过两位哥哥比起顾珽更细心,也更有耐心。

    顾珽贪玩,经常跑出去见不到人。

    顾玖让青梅将银耳羹放在床桌上,一口一口吃着。

    银耳羹甜滋滋的,里面放了冰糖,很好吃。

    顾玖吃得很满足,她喜欢吃甜的。可惜前世,她有心脏病,不能敞开了肚皮吃。

    这辈子,等她养好了身体,她一定要吃遍各种美食。

    略微吃了几口,顾玖拿起手绢轻轻擦拭嘴角,问道:“桃红现在怎么样?”

    “已经被拖下去,听说进气多出气少,怕是熬不过今晚。”

    顾玖点点头,心中了然。

    她又问道:“其他人呢?”

    “库房的几个婆子打完了板子,就跟着太太走了,说是去上房请罪。小翠和小红还跪在院子里,等候姑娘的处置。”

    顾珽在一旁说道:“要我说,小翠和小红这两丫头都赶出去。如此不忠不义的丫鬟,留着就是祸害。”

    顾玖眉眼一弯,笑着说道,“哥哥,我院子里的事情,让我自己处置可好?”

    顾珽见顾玖笑了,他也跟着笑起来,“行,都依着你。你可别心软,那两个贱婢,不要对她们客气。”

    顾玖点头,“我知道。”

    接着,她又问青梅,“放在桃红那里的钥匙,拿回来来了吗?”

    青梅点头,从怀里取出钥匙,嫁给顾玖。

    顾玖很激动,总算拿到了钥匙。今天闹这一场的第三个目,掌握财政大权的目的也达到了。

    她将钥匙收起来,贴身放着。

    “青梅,给我倒杯水来。”

    “妹妹,你没事吧?”

    顾玖摇头,“没事。银耳羹吃多了有点腻,喝点水就行了。”

    “妹妹没事就好。”

    青梅倒了一杯温水,“姑娘喝水。”

    顾玖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温水。温水顺着喉咙来到胃部,浑身暖暖的,身上总算有了点力气。

    她眉眼一弯,脸上带着三分笑意,“青梅,之前有没有吓着你?”

    “奴婢早就吓坏了。不过能揭穿狼心狗肺的桃红,不管多怕奴婢都不怕。”

    顾玖浅浅一笑,“今日辛苦你了。”

    “奴婢不辛苦。姑娘,奴婢有个疑问,不知该不该问。”

    “你问吧。”

    青梅斟酌了一下,这才问道:“姑娘怎么肯定小翠和小红会指认桃红?”

    顾珽也很好奇,“是啊,妹妹怎么肯定那两个丫鬟会指认贱婢桃红。”

    我也是赌运气,这话能说吗?

    当然不能说。

    说出来多没面子。

    顾玖轻咳一声,装出一副高深莫测,智珠在握的模样,说道:“小翠是个笨丫头,却不是傻丫头。

    今日,我有意挑拨她同桃红的关系,桃红果然上当。对小翠横挑鼻子竖挑眼,差一点,一巴掌就甩在了小翠脸上。

    等到父亲一来,桃红大势基本已去。这个时候,小翠再笨,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那小红呢?”

    顾玖又喝了一口温水,“至于小红,那是个爱耍小聪明的丫头,贪慕虚荣,却一直被桃红压着。桃红落难,以她的性子,有七成可能会落井下石。”

    听完,顾珽感慨,“妹妹真是神机妙算。”

    青梅也说道:“姑娘真了不起,全都被你算到了。”

    顾玖低头一笑。

    哎呀,这么一说,自己真的好像挺厉害的。骄傲了,怎么办?那就继续骄傲下去吧,骄傲的活着,骄傲地过完这一生!

    药煎好了。

    青梅服侍顾玖喝药。

    顾玖闻着药味,深吸一口气,这药对症。

    她拿着小汤勺,一勺一勺地喝着。

    顾珽问道:“妹妹,这药烫不烫?要不我帮你喝一点。”

    顾玖笑话他,“药怎么能乱喝。哥哥可别再说这种傻话。”

    “没事,我身体壮,喝点药怕什么。”

    说完,顾珽还朝自己的胸口拍打了两下,以此证明自己真的很壮。

    顾玖摇头,“药不烫,温度刚刚合适。哥哥,你回去吧,我这里没事了。”

    “我陪着你吧。”

    顾玖抿唇一笑,“哥哥向来不耐烦来后院,今天陪了我这么长时间,你的关心我都收到了。而且,喝完药我也要睡一会。难不成哥哥还要守着我睡觉吗?”

    顾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儿再来看你。”

    顾玖点头。

    顾珽又叮嘱青梅,“好好伺候姑娘,有什么事差人来找我。”

    “是!”

    顾玖喝完了药,靠着床头歇了口气。喝个药都出了一身汗,怪难受的。

    “青梅,叫人打一盆热水来,我要擦身。”

    “姑娘稍候,奴婢这就去打热水。”

    青梅走出正屋大门,就看到小翠小红两个丫鬟还跪在院子里。

    “青梅姐姐,姑娘她……”

    青梅板着脸,“姑娘没叫你们起,你们就继续跪着。”

    小翠和小红都是一脸失望。

    小翠声音一下子低下去,“是!”

    小红机灵,“青梅姐姐,能不能帮我们在姑娘面前求个情。不是我们心不诚,不想跪。而是挨了十板子,都出血了,久了怕会伤了腿。”

    青梅瞪了眼小红,果然是个爱耍小聪明的人,姑娘没看错她。

    青梅说道:“我会和姑娘说一声。”

    小红大喜,“谢谢青梅姐姐。”

    青梅打了热水,端到卧房。

    “姑娘,奴婢伺候你擦身。”

    顾玖坐起来,脱掉衣服,偷偷看了眼小豆包,一马平川,好心酸。

    “青梅!”

    “奴婢在。”

    “刚才在外面,你在和谁说话?”

    “回姑娘的话,是和小红小翠说话。姑娘要叫她们起来吗?”

    顾玖想了想,说道:“半个时辰后,再叫她们起来吧。”

    “奴婢记住了。”

    擦了身,顾玖换了一件棉质的贴身衣服,很舒服。

    她取出钥匙,交给青梅,“将柜子打开,看看里面还剩下多少东西。”

    青梅拿着钥匙打开了柜子,将里面的东西全搬出来。

    有两匹绸,一片缎,一匹锦,五匹棉布。

    另外还有一个荷包,荷包里面放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银钱。

    银子总共有二十二两三钱,铜钱有三百文。

    “姑娘,银钱就剩下这些了。”青梅将所有的钱倒出来。

    顾玖拨弄着银子,“桃红来我身边三年,管钱管了三年。我每月的月例是五两,三年就是一百八十两。

    加上逢年过节的赏赐,扣掉花销,粗略估算还能剩下一百两左右。这里只有二十二两,桃红这些年贪墨了不少啊。”

    青梅补充道:“还有布匹。光是奴婢知道的,锦缎至少有五匹。姑娘的新衣,都是公中做的。那么多布匹,没到姑娘身上,那就肯定进了桃红的口袋。”

    顾玖挑眉一笑,“桃红胃口不小。”

    青梅频频点头,何止胃口不小,简直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顾玖看着青梅,“桃红挨了四十板子,还能活吗?”

    青梅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轻轻摇头,“活不成了。”

    “还有口气吧。”

    青梅点头。

    顾玖想了想,“青梅,你替我走一趟,去看看桃红,就当全了我和她的主仆情分。另外,你帮我问她一声,她为什么如此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