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59章 大结局(十)

    烜哥儿要去打仗。

    等不到荣王叔父,汝阳姑母到来,烜哥儿带着亲卫跟随军队出征平乱。

    此去,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两年。

    刘诏不放心啊!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都想亲自带人,保护烜哥儿的安危。

    天气本来炎热,刘诏还来劲了,一个劲地翻来覆去,着实过分。

    “你就是瞎操心。几百个护卫保护他,他能有什么危险。统兵将领也不可能让他做先锋军冲锋在前。”

    顾玖狠狠吐槽刘诏。

    “以前孩子们出海的出海,去西域的去西域,怎么没见你担心,没听你说过要亲自带人护着孩子们的安全。”

    “那能一样吗?那是烜哥儿啊!”

    刘诏还有理了。

    “老大老二,皮糙肉厚,就得多多摔打。汝阳有老二这个做哥哥的护着,也不用担心。烜哥儿身边除了护卫,一个人都没有。我就不信,你心里头不担心他。”

    顾玖哼了一声,“我虽担心他,却不会亲自带人护卫他的安全。”

    刘诏拉着她的手,郑重说道:“你忘了烜哥儿是个野孩子,野性十足。就怕他上了战场,一激动,就冲在最前面。”

    “烜哥儿是个稳重的孩子,不是热血上头的愣头青。你未免太小看他。”

    “他毕竟是孩子,连大人都有冲动的时候更何况是孩子。”

    顾玖被他说烦了,厉声说道:“再敢唠叨一句,不准上床。”

    刘诏立马认怂,闭嘴不言。

    等荣王刘衡,汝阳公主刘想来到海外行营,刘诏就和两个子女唠叨起来。

    刘衡私下里偷偷吐槽,“父皇果然越来唠叨,有了孙子,就忘了儿子。”

    荣王刘衡同鲁王刘衠是一样的待遇,一样不受刘诏待见。

    果然是亲爹。

    顾玖笑了起来,“你父皇难得这么牵挂一个人,你让他折腾几天,等他累了,他也就消停了。”

    刘诏天天拉着刘衡看舆图,预判反贼行动。

    亲卫随时待命,必要的时候出发救援皇长孙。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刘诏一人在折腾。

    顾玖更关注民生经济。

    她前往荣王刘衡,还有汝阳的地盘考察。

    她得出结论,“是时候开诸侯国!”

    “儿子也认为到了时候。皇兄那里,不知会不会出现波折。”

    顾玖说道:“朝堂肯定会有异议。随着海外行营收入年年增长,不仅实现了收支平衡,这几年每年都略有盈余,海外这片土地,逐渐引起了朝廷官员的重视。你和汝阳这个时候开诸侯国,朝堂官员肯定想插手诸侯国官员任命。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开诸侯国这事,没有一两年的拉锯战,定不下来。”

    荣王刘衡说道:“儿子绝不接受朝堂插手诸侯国官员任命。”

    “所以需要时间博弈,打一场持久的拉锯战。趁着这个时间,你可以先将诸侯国筹备起来。一个萝卜一个坑,朝堂见你已经物色好了官员,也不能逼着你把人全都撤换。”

    “多谢母后提点。皇兄那里,请母后替儿子和汝阳多多美言几句。”

    顾玖笑了起来,“你放心!你皇兄支持你和汝阳开诸侯国。你皇兄甚至想让宗室几个王爷都滚到海外来开诸侯国,免得他们留在京城浪费粮食。”

    荣王刘衡暗暗咋舌,“皇兄这一手真够狠的。”

    唯有开诸侯国,方能真正意义占领一片陌生的土地。

    西凉就是最好的例子。

    裴家裂土封王,才能心甘情愿扎根西凉,将大周文化推广到西域。

    顾玖对海外行营这些年的工作很满意。

    她很豪气,私人出钱,为行营所在地扩大城池,增加就业,顺便做做房地产生意。

    行营上下欢欣鼓舞。

    太后娘娘的本事,那可是有目共睹。

    一个新民县,从无到有,从有到成为不夜城,每年创造几百万两的税收,称之为奇迹绝不为过。

    如今太后娘娘要在海外行营建城,好似天上掉馅饼,一个个高兴得嘴巴都合不拢。

    荣王刘衡,汝阳公主刘想急了。

    母后可不能厚此薄彼。

    给海外行营建城,顺便也投点钱给他们建城呗。

    顾玖二话没说,又拿出两笔钱,分别在荣王刘衡和汝阳的地盘上扩城。

    刘诏很好奇。

    有一天晚上,二人坐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他随口问了一句,“你到底有多少钱?建城,得烧多少钱,眉眼都不眨你就把钱拿了出来。”

    顾玖喝着果汁,想了想说道:“我名下具体有多少钱,我也说不清楚。几千万两,肯定是能拿出来的。”

    刘诏当机立断,“你比我有钱,以后的开销都由你负责。”

    顾玖将他从上到下打量,“这几年,不都是我养你吗?”

    刘诏尴尬了!

    “之前不算!从今以后,我这一百多斤就正式交给你。”

    顾玖直接翻了个白眼。

    刘诏一脸嘚瑟。

    老夫老妻,就不用分得那么清楚。

    他天天拉着顾玖出门。

    顾玖嫌天气热,不乐意出门。

    顾玖不出门,他一个人出门没意思。

    他就命人在后院修建了一个泳池,引活水灌入。

    他每天泡在泳池里面,日子倒也爽歪歪。

    顾玖整理手头上的资料,足够出版两本书。

    她命人将资料带回京城,交给黄去病。

    数月之后《地方奇人怪谈》第一册出版。

    详实的内容,精美的插图,有趣的故事,加上文青书局集合所有力量推广这本书。

    这么多优势加在一起,《地方奇人怪谈》第一册刚刚上市,就引起了抢购。

    这就是一本游记,却又比传统的游记内容更丰富,更有趣,还有精美插图如实还原当地风貌。

    说是游记,更像是一本出门必备的旅行攻略。

    吃喝住宿,民风民俗,哪里好吃好玩,路程路线,沿途注意事项,《地方奇人怪谈》这本书上全都有。

    这等详实的内容,对很多向往外面世界的年轻人来说,如获珍宝。

    以前出门,两眼一抹黑。想打听消息,还担心被人骗。

    好不容易遇到个老乡,还有可能是骗子。

    如今有了《地方奇人怪谈》,照着上面路线攻略,不失为一种选择。

    书上,有奢华客栈酒楼,也有街边小店路边摊,丰俭由人。

    有钱没钱,出了门,身上带一本《地方奇人怪谈》,保证没错。

    第一批印刷三万册,不到半个月,就卖断货。

    黄去病当机立断,又印了五万册,全国各地铺货。

    于是乎,这一年,官道上多了一些不经商不读书纯出门长见识的年轻旅人。

    各地的客栈,酒楼,在淡季的时候竟然也迎来了一波客流量。

    顾玖得知这个情况,挺高兴的。

    她笑道:“没想到单靠一本书,就掀起了一股自由行的风潮。”

    “何为自由行?”

    “自个出钱,自个安排行程出门游玩,称之为自由行。”

    “我们就是典型的自由行。行程都是临时决定,到了一个地方,就住下来,住腻了就换一个地方住。”

    顾玖连连点头。

    他们这次出门游玩,属于大型自由行。

    过了年,又是一年轮回。

    烜哥儿终于平安归来。

    黑了,高了,身体越发精壮。

    说起身材,自从来到海外行营,或许是出汗太多,刘诏瘦了一大圈。

    加上天天游泳,身材赶得上壮年。

    他十分嘚瑟,拍着自己的胸口,“这两年,明显感觉身体好了很多。陈年旧伤引发的疼痛,完全可以忽略。”

    顾玖笑眯眯的。

    刘诏身体好转,算是出行游玩最大的收获。

    其次就是烜哥儿的迅速成长。

    经历了战火洗礼,烜哥儿明显沉稳了很多。

    半大少年,已经有了成年人的稳重和睿智。

    吃的喝的都享受了。

    他们决定离开,进行下一段旅程。

    乘坐海船,到了岭南。

    顾玖顺手置办了一点产业。

    之后一路向北,又转道西北。

    离开西北几十年,顾玖再一次踏足这一片土地,心中生出万般豪情感慨。

    她告诉刘诏,“我最遗憾的事情,就是不曾和鲁侯见一面。一代枭雄,未曾谋面,实为憾事。”

    “那个老东西,老奸巨猾,而且死了这么多年,你干什么惦记他。”

    刘诏不乐意。

    顾玖笑了起来,“本宫和鲁侯,也算是神交许久,惺惺相惜。不知安西王府可有鲁侯壮年时候的画像。”

    “安西王府若有画像,也是他老年时候的画像。”

    顾玖却说道:“年老的鲁侯,本宫没什么兴趣。”

    刘诏哈哈一笑,心情阴转晴。

    “你见过裴蒙,基本上就知道鲁侯长什么样子。他们父子五官相似,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顾玖终究还是没有见到鲁侯壮年时候的画像。

    西北是她起步的地方。

    此地养殖业,纺织业很兴旺。

    羊绒产品,羊毛产品,行销海内外,给当地小民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还有此地的马场,私人马场又逐渐兴旺起来。

    随着大批人响应朝廷号召,当然也是为了谋一个官身,前往大草原开拓经营,西北一地同草原的来往越发频繁。

    一条深入大草原腹地的水泥路,正在修建。

    已经通车的路面,车来车往,都是为了换取物资。

    顾玖想看看,自己的大草原计划进行得怎么样。

    于是一行人离开西北,沿着水泥路,进入大草原。

    圈地为王,得朝廷吏部任命的七品官身,对很多人颇具吸引力。

    一路走来,遇到好几个成规模的牧场,都是世家边缘子弟在经营。

    他们甚至在大草原腹地,见到了好几个宗室成员。

    几个宗室一眼就认出了太上皇和太后娘娘,激动得嗷嗷乱叫。

    杀牛宰羊,招待他们。

    刘诏很好奇,“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大草原?”

    “回禀太上皇,我等是六年前来到此地。”

    “六年前跑到大草原,还能圈到这么好的牧场?”

    见鬼了吧。

    “不敢欺瞒太上皇,这个牧场,是我们从楚州周氏手中买下来的。”

    “楚州周氏为何要卖牧场?”

    “楚州周氏都是南方人,不适应草原的气候以及生活。他们家族书香门第,经营牧场纯粹就是门外汉,周围牧场都在赚钱,就他们家的牧场连着亏损好几年。所以决定转让出售。当时在京城,赶巧了,得知周家出售牧场,我们当即和他们签了协议,顺利拿下这个牧场。”

    “拿下这个牧场,花了不少钱吧。”

    “抵押了两处田庄,才拿下这个牧场。”

    “有胆识!现在生意怎么样?”

    “少府直接找我们购买牛羊马匹,生意还不错。加上每年出售羊绒羊毛,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太后娘娘,在草原上建一座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