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60章 大结局(十一)

    建城!

    顾玖早有此意。

    效仿海外行营,在草原建一座城池,设草原行营。

    凭空在草原上建一座城池,绝非易事。

    第一得有钱。

    有了钱,就得选址。

    得考察山川地形,水源河流,地质地貌。

    还得考虑修两条路,一条通往京城,一条通往西北。

    堪舆一事,非任丘任大神棍莫属。

    顾玖一纸手令,将任丘从京城召到草原。

    任丘见到烜哥儿,喜欢得不得了。

    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要知道当年你父皇,也是拜在我的名下。”

    烜哥儿一脸懵逼,“我若是拜在先生门下,岂不是和父皇成了同门师兄弟,乱了辈分。”

    “还真是!”任丘一脸心塞,“你不用拜在我门下,就跟在我身边读书学习。如何?”

    “承蒙先生看得起,学生岂敢推辞。”

    烜哥儿笑得灿烂。

    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任先生认可,可以跟在任先生身边学习。

    任丘之所以如此看重烜哥儿,都因为鲁王刘衠真的从烜哥儿身上得到了启发,停滞不前的项目有了进展。

    任丘惦记着这事,一直琢磨着找个机会,将皇长孙殿下拐到自己身边。

    哪想到,机会主动送上门。

    因此,当任丘接到顾玖的手令,没有半分迟疑,收拾这行李急匆匆赶到大草原。

    到了大草原,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招揽皇长孙刘烜。

    哈哈……

    事情顺利得超乎想象。

    任丘得意洋洋。

    刘诏得知任丘拐带了宝贝大孙子,连着哼哼两声,强烈不满。

    “烜哥儿这个臭小子,事先都没想到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估计是忘了!”顾玖这话,着实扎心。

    刘诏嘤嘤嘤!

    ……

    烜哥儿心里头一直藏着一个疑问。

    他天天跟在任丘身边,翻山越岭,穿山过河,堪舆地形地貌,心中的疑问快要藏不住了。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问出口,“学生听说,先生是从山上下来的,和前任中书令陆大人是同门师兄弟,这是真的吗?”

    任丘扬眉一笑,“哪里听来的?”

    烜哥儿悄声说道:“顺耳从祖父祖母那里听来的,只是顺耳听了一句。”

    任丘迟疑了一下,“我的来历,你祖父母一清二楚。我的确是从山上下来的,和老陆有些渊源,但算不上师兄弟。他年轻的时候,跟着我师父学了点本事,然后就下山考科举去了。并没有被我师父收入门下,所以我和他不能算是师兄弟。”

    “敢问先生,你来自何门何派,山又在何处?”

    任丘哈哈一笑,“我师父见过你。”

    此话石破天惊!

    烜哥儿眼睛滴溜溜乱转,脑子里飞快闪过过去几年游历经历,路途所遇奇人奇事。

    可是每一个人,符合任先生师父的身份。

    任先生如此牛逼,他的师父岂能是普通人。

    任丘笑着说道:“别想了,你就是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哪一个是我师父。你小子很不错,能得我师父青睐,几十年来除了我只有你。可惜,你是皇长孙,身但重任,不能拜在我的门下。

    我们不如做个约定,你娶个聪慧的媳妇,生几个聪慧的小子,挑选一个随我上山,继承我的衣钵。以你的资质,你的孩子应该差不了。”

    烜哥儿摇头,“那不行!先生还没告诉我你的山在哪里。”

    “我的山你去不了,凡夫俗子都去不了。”

    “为何陆先生能去?”

    “陆先生也不曾去过真正的山,他很幸运,在山外遇到我师父。我师父见到有点慧根,动了爱才之心,就在山外住下,教了他两年。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和他认识。”

    烜哥儿越发好奇。

    任丘看一眼,就知道烜哥儿在想什么。

    他直言说道:“你没有机会!只有继承衣钵者,才有资格被我带上山。你将来有了孩子,若是愿意挑选一个孩子继承我的衣钵,届时我会带着你的孩子上山。”

    烜哥儿心知肚明,任先生不会告诉他山的位置。

    他换了个问题,“你的师父,真的见过我?哪年哪月何处见面?”

    “我只能告诉你,我师父在益州见过你一面。”

    这一面之缘,益州!

    烜哥儿皱眉深思。

    任丘见状,哈哈一笑。

    “放弃吧!我师父的身份岂能让你猜出来。”

    ……

    烜哥儿寻了机会,偷偷询问皇祖母。

    “祖母,任先生是从山上来的吗?”

    “是啊!”

    “祖母知道他是从哪座山上下来的吗?”

    顾玖笑了笑,“一座不知名的山,不必深究。”

    “那,任先生的师父,祖母认识吗?”

    “听他提起过,只可惜一直无缘得见。”

    “可是任先生说,在益州的时候,他师父和孙儿有一面之缘。”

    “哦!”顾玖笑了起来,“你很好奇?”

    烜哥儿点头承认。

    顾玖笑笑,说道:“人人心中皆有秘密,何必非要寻根究底。若是有人追问不休,你作何感想?”

    “难道祖母不好奇吗?”

    “本宫当然好奇,但是本宫会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你呢,你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吗?”

    烜哥儿沉默。

    顾玖吩咐他:“很多事情,都不能深究,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好好想一想吧。”

    “谢祖母教诲!”

    ……

    任丘终于勘定了建城的地址。

    顾玖责令四海城建负责此次建城。

    很快,草原上就多了一个大工地。

    得知太后娘娘在草原建城,朝廷自然想要插上一脚。

    顾玖很干脆,插一脚行啊,给钱给人。

    亲兄弟明算账,朝廷也不例外。

    想要空手套白狼,做梦。

    朝臣被怼得毫无脾气。

    只能问户部要钱,问工部要人。z

    然后又是一顿扯皮。

    最后朝廷还是插了一脚,出钱出人,得到了一点股份。

    ……

    顾玖和刘诏都想去西域看一看。

    然而路途遥远,大雪封山,只能推迟计划。

    按理说,刘诏在西北草原作战多年,早该适应了这边的气候。

    却不料,雪停之后,他就得了一场风寒,陈年旧伤紧跟着发作,几乎要了他的性命。

    他整夜整日被陈年旧伤折磨,痛不欲生。

    以前的药,已经无法缓解他的病痛。

    顾玖当机立断,“准备车马,启程回京。”

    万万没想到,南方那么湿润的气候,刘诏没犯病。

    到了草原上,反而犯病。

    这地方不养人啊!

    马车一路疾驰,回到京城。

    一剂虎狼之药下去,终于救回了刘诏的性命。

    只是这一病,刘诏在南边养好的身体,急转直下。

    他不乐意住在皇宫,嫌弃皇宫闷,规矩多。

    顾玖带着他,住进晓筑。

    他躺在床上,气息虚弱,仿佛随时都会去。

    “我答应要陪你到六十岁,也不知能不能兑现。”

    “别胡说八道!”

    “还差着几年,真不甘心。”

    “你别胡思乱想,一定可以长命百岁。”

    刘诏摇头,“哎,我这身体就是个破烂。前几年,还以为身体好转,没想到一场风雪就被打回原形。”

    顾玖握住他的手,“等你身体好转,我们去茶庄生活。那里养人。”

    刘诏笑了笑,“就怕我撑不到那个时候。”

    “全天下最优秀的大夫给你看诊开药方,用天下最好的药材给你治病,一定能把你治好。你现在要紧的是不能胡思乱想,一切谨遵医嘱。”

    刘诏点点头,他惦记着大孙子,“烜哥儿人呢?”

    “就在外面!”

    “让他读读书,他读书好听。”

    从那以后,烜哥儿就在晓筑住了下来,每日为刘诏读书读报,推着他出门晒太阳。

    刘诏在晓筑养了大半年,直到来年夏天,身体才有所好转。

    顾玖当即决定,带他南下养病。

    乾明帝刘御不同意。

    “父皇身体虚弱,哪受得住舟车劳顿。母后,就留在京城吧!京城有太医,有医学院,一定可以调养好父皇的身体。”

    顾玖摇头,“你也看到了,你父皇受不住北边变化无常又干燥的气候,病情总是反反复复。他答应本宫,要陪本宫到六十岁。这还差着好几年,本宫定要从阎王手里把他抢回来,兑现承诺!本宫心意已决,你不必劝解!”

    乾明帝刘御左右不了顾玖的决定,只能尽可能提供一切方便。

    一半的太医随同南下。

    各种名贵药材,装了一车又一车。

    烜哥儿照旧伴随左右。

    一行人,乘船南下。

    这次目的地明确,住进了当年住过的茶庄。

    可能真的和气候饮食有关,到了茶庄,刘诏的精神明显好转,还能在茶园走半圈。

    顾玖笑话他,“你明明是个北方人,却不适应北方的水土,古怪得很。”

    “你别忘了,我年轻的时候,数次到南边公干。可能是在那个时候,身体刻下了南边的记忆。再一个,北方气候,比起南边,的确恶劣许多。夏天热死,冬天冷死,不如这边温暖湿润,浑身舒服。”

    “好多人都不习惯这边的气候饮食,来了这里定会水土不服。你却反过来,到了茶庄,就像是回到了常年生活的地方,浑身都通透了。”

    刘诏身体通透,身体情况也随之好转。

    身体一好转,就整天四处转悠。

    三天两头拉着顾玖下山去集市赶集。

    甚至打扮成乡农,到集市卖山货,还真叫他卖了出去。

    “你一看就是个假乡农,竟然还有人照顾你的生意。莫不是林书平那个老东西请的托。”

    顾玖狠狠吐槽。

    原本得意洋洋的刘诏,一听买东西的人可能是托,顿时郁闷坏了。

    他把林书平叫来。

    林书平不敢不说实话。

    从刘诏手里买走山货的人,果然是个托。

    刘御顿时沉了脸。

    顾玖哈哈大笑,半点不客气。

    她告诉他,“你想做生意,就别扮老农,一看就是假的。你得扮演商人,外地来此的地主老爷。”

    然后,刘诏就开始扮起了地主老爷,跑到城里,还真叫他做成了几笔买卖。

    他特有成就感,跑到顾玖跟前显摆。

    还说道:“有人下了帖子请吃酒,你和我一起去。”

    “都是些什么人参加宴席?”

    “本地最大的茶商,宴请各地行商和本地坐商,讨论明年的茶叶份额。”

    哦!

    顾玖来了兴趣。

    和刘诏这个地主老爷一起参加了宴席。

    她竟然是席面上唯一的正式的女宾。

    当时那个场面,的确有点古怪。

    一场宴席结束,顾玖对当地商人的实力有了个清晰认识。

    这些人加起来,在她手底下,连一个回合都走不了。

    她转眼就对这些商人没了兴趣。

    小打小闹的生意,就不要找她。

    也就刘诏没有正儿八经做个生意,才会对这些事情感到新奇有趣。

    刘诏继续扮演地主老爷,顾玖修身养性。

    烜哥儿一表人才,谈吐不俗,乱了一片芳心。

    媒婆快要踏破茶庄大门。

    顾玖怒了,直接吼刘诏,“看你干的好事,召来一群媒婆。赶紧把这事解决了。”

    刘诏嘤嘤嘤!

    寻了个机会,公开声称自家大孙子,二十之前不议亲。

    想要结亲的,都省省吧!

    ------题外话------

    最迟最迟也就这两三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