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420、看你不顺眼

    宁烟玉上车以后目光就冷了下来,冰冷的目光看着车窗外飞逝而去的路灯,半晌,才轻轻出了一口气。

    从那天报警以后,警察那边就一直没有动静。

    不仅没有动静,肖姐这段时间也不好接触到程曼炀的那个妈妈了,只怕是已经对肖姐起了疑心了。

    宁烟玉轻哼一声,以前的她确实是太幼稚了也想的太简单了,总觉得,这终究是个法治社会,那些人肯定不会任由这么一个人渣败类就这么逍遥下去的。

    现在她才知道,就算是再清朗的天气,大树之下也会有阴影。

    看来是真的要改变计划了。

    现在她也终于理解,当初为什么焦如月会用那样的方法逼着她利用温莳了。

    因为她现在都做不到的事情,当时以她们两人的情况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宁烟玉目光一直愣愣的看着窗外,当时那样的情况,利用温莳来报仇,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了。

    但是,即便是知道现如今这样的结果,她觉得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当初的选择。

    因为,感情这东西,虽然经不起折腾,但是,就算是再折腾,他们之间也都是只有纯粹的感情。

    可一旦掺杂进了别的东西,那份感情,就再也干净不起来了。

    而此时,另外一边,宁烟玉出来以后,就直接坐车走了,却不知道,其实在荣景墅外边等着她的人,并不止是程曼炀。

    还有温莳。

    温莳坐在车里,看着宁烟玉踩着夜色从荣景墅里出来,看着程曼炀万分恶心的贴上去,看着宁烟玉不理不睬的直接上了车,看着程曼炀气急败坏,他脸上的表情一直阴冷到了极致。

    现在,宁烟玉走了,他看着外边程曼炀的身影,目光更像是淬了毒一般。

    直到半晌后,他才忽然点了根烟,而后从车上走了下来。

    程曼炀还正在跟人打电话发脾气,乍一看到温莳,他瞳孔就猛的缩了一下。

    怕。

    要说程曼炀最怕的人是谁的话,那绝对属温莳莫属了。

    因为温家人,不管是谁,就算是再不喜欢他,也都多少会给他姑姑个面子,不至于当中下他脸子的话,那么温莳就是一丁点的脸面都不会给他。

    而且最重要的是,温莳这个人,真的算得上是心狠手辣,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十年前,他不过是因为喝醉了酒,在酒吧里跟人打了一架。

    虽然说把对方打的有点残,但是,只要多给点钱,这事也不是不能解决的。

    本来他妈那里都已经给他找好关系了。

    但是谁能想到,这事不知道怎么就让温莳知道了,而温莳这个混蛋,竟然跟上边的人打了招呼,把他关进监狱里。

    当时把他给吓坏了,也把他妈给急坏了,可是不管怎么找温莳,怎么骂温莳,都是一点用都没有。

    甚至就连他的姑姑,温莳的亲妈去求情,他也都丝毫不给情面。

    那一次,被一关就是两年。

    那两年,他在里边过的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生活。

    没有人知道,他在心里有多恨温莳,也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怕温莳。

    可偏偏这人,现在在官场上越混越大,他就更加不敢得罪了。

    温莳那边正一步步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程曼炀见他竟然是真的冲着这边走了过来,就赶忙挂了电话,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表哥。”

    温莳目光凉飕飕的看着他,“在这里干嘛?”

    程曼炀:“......”

    “等,等朋友呢,表哥好巧。”

    温莳唇角勾了一下,“那等到了吗?”

    “没,没等到,她,她有事。”

    “那要不我陪你喝点?”

    程曼炀脸色猛的一白,这个温莳,他今天这到底是要干嘛?

    以前的时候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跟自己笑过的。

    而今天,不仅笑了,甚至还要跟自己一起去喝酒?

    程曼炀白着一张脸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表,表哥,我不想喝了,我现在就回家,老老实实的回家。”

    温莳笑了下,“怎么,连这么个面子都不给表哥了?”

    说着,他便搭上了程曼炀的肩膀。

    程曼炀腿上猛的一软,差一点就没站稳,“表哥,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

    “我没怎么样,我就是......”

    温莳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

    程曼炀瞪着一双眼等着他的下文,但是等了半天,却也没有等到他开口,只见他一直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他心里越发的没底,就在他想再问问温莳的时候,忽然一个拳头,猛的一下就落到了他的脸上!

    程曼炀一时不防,温莳那边用力又过大,程曼炀的脑袋冲着地上就栽了下去。

    ------题外话------

    今天本来想请假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硬撑着码出了这么点,这几天弄装修弄的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更的也有点少,宝宝们见谅......

    玖玖会尽快把二哥的这个完结的,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