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7:大结局(完)【端午安康】

    “赵油?赵油!”

    “太阳晒屁股了,你打算什么时候醒?”

    “MD,别赖床了……卧槽,你睡觉还流口水,我的枕头……”

    “你再不醒来,我真要掐死你了,醒不醒——”

    赵油熬不住一声声叫唤,终于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

    强烈的金色阳光洒落在他脸上,他下意识眯起眼,抬手挡在眼前,直到视线清晰才看清眼前放大的人脸。那张脸带来的视觉冲击让他睡意全无,身躯如电流过体一般弹跳了一下。

    下意识抬手将那张大脸推开,一边推一边道:“你干什么?吓死——”

    话未说完,他惊诧地看着自己的手。

    看了手心看手背,倒不是惊讶自己瘦了多少而是惊讶自己居然能控制身体了。

    卧槽???

    这是什么鬼???

    被推开的叶骏柘没好气将带着赵油口水的枕头打他脸上。

    “你还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你是没家了吗,居然跑来占我的地盘……”

    鬼晓得他苦训回来看到自家多了个眼熟的胖子有多惊讶,惊讶过后就是愤怒。

    见赵油低头“欣赏”他自己的手,叶骏柘没好气道:“你这几天是又瘦了,但也不至于这样自……”

    “等等——你先别说话!我现在想要静静……我怎么能突然控制自己身体了……”赵油抬手一伸,开口截断他的话,叶骏柘不明所以但也配合,然后就听到这个胖子低声嘀嘀咕咕,双手搁在嘴边呈喇叭状,四处叫唤,“系统?大哥?反派?金手指?安优优的签到系统?喂,理我一下——听到吱一声也行……你还活着吗?”

    叶骏柘一头雾水。

    他眼睁睁看着赵油穿着那一身被卷成梅菜干一样的衣裳,站在床上朝四处叫唤,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但串联起来却一脸懵逼。什么金手指系统,这跟安优优又有什么关系?

    “你魔怔了?还是脑子被踢坏了?”

    赵油这边等了半晌也没回应,表情复杂地接受抢夺他身体的“系统”已经离开的事实——当然,也有可能是系统碰见了什么麻烦,例如能源不足进入休眠状态,小说都这么讲的——但不管怎么说,他暂时是安全的,还拿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这让他喜极而泣,给最近的大兄弟一个大大熊抱,分享自己这一瞬的喜悦。

    “太好了,我赵油TM又回来了,哈哈哈——”

    叶骏柘:“……”

    他不仅没有体会到那份喜悦,还一个过肩摔接锁喉将赵油摁倒在地。

    赵油:“……”

    他也不是吃素的。

    作为一个参加金手指培训班的灵活胖子,几乎是叶骏柘出手的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二人缠打过招,将原先整洁的卧室拆得鹅毛胡乱飞舞,叶骏柘用了好些年的二手闹钟也命丧当场。

    直到二人皆是鼻青脸肿才消停下来。

    叶骏柘气喘吁吁坐在地板上,听赵油将前两日的惊险历程娓娓道来,表情活像是看傻子。

    “你确定你是被什么签到系统夺舍了而不是看小说太入迷?”

    赵油反问:“你看我像是会拿这事儿开玩笑的人?”

    叶骏柘很想说“像”:“那——那个东西操控你来我家做什么?”

    赵油也回答不上来。

    “兴许……它准备将你当做下一个夺舍目标?”

    叶骏柘:“……”

    那个系统来得突兀,消失得更突兀,赵油心下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儿。

    叶骏柘一语惊醒梦中人:“如果你没撒谎消遣我,那东西会不会去找‘藕姐’了?”

    从赵油转述来看,那玩意儿跟“藕姐”是对立的。

    赵油坐不住,抄起车钥匙便往楼下跑。

    “我回去看看!”

    叶骏柘也跟了上来:“我也去看看。”

    二人在路上做了许多心理建设,唯独没想过眼前这一幕。

    现场有些乱。

    先前有过数面之缘的青衣女子一改以往的高冷娴静,单手提着把一看就很沉的超级大剑,一脚踩在某个鼻青脸肿的陌生青年胸口。他们熟悉的“藕姐”躲在沙发后,江昭少年站在陌生青年和青衣女子身侧,像是要拉架。整个别墅客厅已经被拆了个七零八落……

    赵油:“……”

    他就一晚上没回来,他藕姐的狗窝怎么就被人拆了?

    正欲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藕姐”冲他们俩使眼色。

    “藕姐,发生什么事儿了?”

    裴叶脑袋探出沙发靠背,小声道:“家暴。”

    赵油眼珠子一转,脑中立马浮现许多狗血剧情,还给补全了逻辑。

    脑补越狠,冷汗越流:“这么嚣张……”

    青衣女子跟江昭有一腿,老牛吃嫩草,这事儿赵油知道,但他不知道原来青衣女子已婚有丈夫,多半就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陌生青年了。陌生青年也可怜,上门捉奸反被殴打……

    太惨了,人间惨剧。

    裴叶点头应和:“是啊是啊,太嚣张了……”

    下一秒就听到提着大剑的青衣女子一个刀眼甩过来。

    阴阳怪气地道:“妖皇殿下,看着这废物被打,你也不说点什么?”

    被点名的裴叶脖子一缩:“我说点儿什么,大概率就一起被打了,所以我不说。”

    赵油惊悚地看向她。

    不是——

    这又是怎么回事?

    陌生青年上门捉奸被老婆反杀,“藕姐”仗义执言也会被打……

    难道,这不是三角是四角???

    青衣女子闻言冷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卖我的时候怎么不掂量掂量?”

    “我也不想出卖你我的友谊,但是——”裴叶摊手,“实在是十殿下给的钱太多了。”

    赵油和叶骏柘:“???”

    四角恩怨情仇还有第五人???

    青衣女子气得不怒反笑,这时候,被她踩在脚下的七·陌生青年·殿下眨了眨眼,无辜地道:“就是,老五,你说怎么能为了区区友谊尊严就放弃钱财是吧?贫贱还是要移一移的……”

    青衣女子气得加重脚下力道,大剑几乎贴着他脖子插下来。

    刀锋透着丝丝寒意,一如青衣女子脸上的冷笑:“呵呵,那你怎么不知道在威武之下屈一屈?你是不是觉得我修身养性多年提不动剑了?你们两个有胆子,居然将我卖给了老十。”

    裴叶道:“大概是因为……一回生二回熟?”

    青衣女子:“……”

    看着脚下以及窝在沙发后的两口子,额头青筋突突乱跳。

    你们俩做个人吧!

    七殿下补刀:“俗话说得好,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舟……要不,老五你面对现实?”

    青衣女子气得想给他一脚:“滚!”

    滚?

    好的ヽ?

    赵油便眼睁睁看着陌生青年滚到了他“藕姐”怀中。

    “你们……”

    原来不是五个人的四角恋啊……

    他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

    青衣女子提着剑,怒气冲冲离开,江昭少年忙不迭地追上去。大概是因为太着急还险些同手同脚跌个踉跄,所幸被女子搀扶了一把才稳住重心。少年脸颊爆红,唇瓣张合说了什么。

    青衣女子听完,隐忍怒火的表情这才逐渐转晴,最后挂不住怒容转为无奈。

    反观江昭则是越发灿烂,反手握住她的手拉着人走。

    “他们这是……”

    赵油指了指离开的二人,不明所以。

    裴叶给可怜巴巴蹲在她身前的七殿下涂抹伤药——虽说这点儿皮肉伤分分钟就能痊愈,但涂抹伤药才有仪式感,还能享受指尖与脸颊肌肤相触的旖旎。

    “生气离开了呗,大概短期内看不到他们俩了。”

    裴叶叹气,出卖五殿下实非她所愿,但还是那句老话——

    资本家太有钱了。

    七殿下却哼了一声:“她有什么好气的?只要她还想要那个孩子好,她就躲不开老十的剥削,我们只是从中抽了点儿回扣。这便宜给我们占占,总好过全部便宜了老十……对吧?”

    赵油:“……”

    逻辑上乍一看似乎没毛病,但仔细琢磨又哪儿哪儿不对劲。

    你们俩这是理不直气也壮啊。

    七殿下摸了摸被打青肿的眼眶,暗想着以后得找回场子,反正老五接下来一阵子自顾不暇,可有热闹能看了。他道:“老五这次去渡劫,希望顺利一些……不行,这种flag不能乱立……”

    裴叶调侃道:“算你有自知之明,你们家户口本上的几个,渡劫就没哪个不翻车的。”

    七殿下:“……”

    虽然是事实,但扎心了。

    上好药,七殿下乐颠颠跟着裴叶,什么活儿都抢着干,看得赵油莫名辣眼睛,总觉得这个名为“七殿下”的男人身后有一条具象化的尾巴,正欢快地左右摇摆,开心的时候能直逼螺旋桨。

    “你们是……情侣?还是夫妻?”

    看着七殿下穿着围裙熟练下厨掌勺,端上来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赵油按捺不住好奇心。

    七殿下道:“是神仙眷侣。”

    裴叶好笑地拍他伸来的手:“得了吧,嘚瑟什么?”

    赵油点点头,对这答案有一定心理准备。

    刚准备喝汤尝尝这人手艺,七殿下下一句话就把他吓得,差一点儿一口烫喷到对面的叶骏柘脸上。七殿下道:“我们二人过个十天半月就走,放心,我们有分寸,不会对你心上人身体如何。”

    赵油罕见地露出了心慌之色。

    “不、不——你别瞎说,我没有——”

    七殿下淡淡道:“凡人看不到自己的命数,但我看得到,有还是没有我比你清楚。”

    赵油:“……”

    裴叶挑眉:“筱藕没死?”

    七殿下:“是死了,不过浑水才能摸鱼。”

    这个世界本就因为污染能源而变得畸形混乱,生死界限被扭曲模糊,生死轮回一堆烂账,趁机会浑水摸鱼,拉回一个凡人还是不难的,权当是还了阿叶借用这具身体、赵油这阵子的收留之情。

    叶骏柘则关心另一件事情。

    “十天半月就走……是什么意思?”

    七殿下道:“没了外力介入,整个世界开始走上正轨,我们自然也该离开了。”

    叶骏柘欲言又止:“可是……”

    裴叶猜出他关心什么,笑道:“哦,你想问那个异士培训班和组织?自然是交给你们还有‘筱藕’处理,这个世界未来怎么走,是你们的责任。毕竟你们是土著,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外来者。”

    不管是裴叶还是七殿下,都不喜欢长时间停留在一处,更遑论跟保姆一样时刻守着,帮助土著世界达成大圆满结局。事情他们都做了,还要土著干嘛?帮忙清理障碍,指一条明路就算仁至义尽。

    最重要的是,他们相信人类这个种族有着无法估量的韧性和创造力。

    他们总能在绝境中走出一条生路,百折不挠。

    一如上古时代,万族眼中瘦小的蝼蚁成了黑马,笑到了最后。

    这夜,星河灿烂。

    七殿下侧靠着躺椅给裴叶有一下没一下地打扇扇风。

    他说,裴叶闭眼听着。

    “我掐指算了算,老五应劫还得一阵子,我们趁着这个空隙去其他小世界看看?玩够了,再去看老五的热闹?”

    裴叶双手枕在脑后,侧首看着他。

    “行啊,我说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出差也好,游玩也罢,看热闹也行,只要身边还有这人就好。

    七殿下笑容灿烂:“还有还有,我们还能去找找其他几个圣君的下落,将他们都卖给老十……届时无债一身轻,我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隐居或者重新建一个万妖谷,养许许多多毛茸茸的小妖?”

    裴叶嘴角抽了抽。

    “都卖给十殿下就算了,我也不想人在家中坐,仇敌天上来……我怕他们将我骨灰都扬了……至于养毛茸茸的小妖,我看这个主意不错。咦,若是哪天碰上个合适隐居的地界,我们去开个动物园?”

    既能撸小妖玩儿,还能赚钱养家糊口。

    虽然手机里的阿崽很萌,但现实中的七殿下实在不是毛绒萌系,还是妖族幼崽好玩儿。

    七殿下也提供畅想点子:“好主意,再让烛照给我们养一园子的魔种,我顿顿炒魔种给你吃。”

    “一院子的魔种好……”

    想想就让人流口水,裴叶吞咽了口水,不过——

    “在那之前,我们要先回一趟联邦,我得请算一下自己资产,能换的都换成珍贵金属珠宝,毕竟开妖族幼儿园……不,动物园,肯定要不少启动资金。聘请烛照当魔种园丁也得给人开工资……”

    裴叶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预算,没注意身边的男人打扇的动作僵硬下来。

    “阿叶……”

    良久,男人小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