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见太后

    淑美人紧张又激动的偷偷抬头,只见层层纱幔内掩映着一个娇小的身姿侧卧在榻上。

    曼妙惬意,一动不动的陷在安眠之中,一截湖绿纱裙滑落在地,随着纱幔一同飞舞。

    皇后领众嫔妃跪在榕树阴影中,不敢打扰纱帐后的人休憩。

    夏蝉‘知了——知了——’的鸣叫起来,声音格外响亮,荡起湖面滟滟金波。

    圆榻上的人‘嘤咛’了一声,许是被蝉鸣吵醒,接着又是一串铃铛声传来。

    纱幔后的身影动了动,缓缓转了个身朝向众嫔妃,抬手挥进近身下人。

    “外面跪着的是谁?”

    纱幔后传出迷蒙慵懒的声音,嗓音如同闺阁妙龄一般清甜悦耳,温声细语的问着,对比着树上嘈杂的蝉鸣,竟像乐曲般动听。

    几个新入宫的妃嫔闻声都是一怔。

    单单听这声音便已能想象传闻中年逾六十貌美如少女的太后究竟会是何等年轻的模样。

    太后的贴身主事习容递进一杯清茶,轻声回答,“是皇后带着新入宫的妃嫔向太后请安。”

    “敏儿来了?”

    刚刚还惫懒无力的声音一下来了精神,欢喜的连连唤着皇后快过去,人也从圆榻上坐起。

    纱幔从两侧掀挂起来,皇后起身过去,其余嫔妃却全部俯首跪地,不得令不敢擅动。

    嫔妃们跪伏在地听着越渐清脆动听的铃铛声,声音似乎伴随着太后的一举一动轻缓起伏。

    皇上贴身太监王全笑着赶来,一张皱巴小脸堆起几条褶子,随着皇后一同上前回禀。

    “太后、皇后,皇上来了,正在前殿呢。”

    “瑞儿来了!他可带了糯虹糕,哀家都快馋死了。”

    柔嫩的声音脆笑起来,不等王全回答就已拉了皇后雀跃的快步离去。

    铃铛发出紧密的声响,开心的都忘记了还跪了两排等着向她请安的妃嫔。

    淑美人伏在地面,瞧着一双粉嫩玉足从眼前踏过。

    湖绿色裙摆如春水荡漾,踝间一串青褶纹铃铛叮铃作响,靠近又远处,想来刚才不时听到的铃铛声就是出自太后的脚踝。

    步步青铃,如泉水叮咚。

    雨打芭蕉,自天外之声。

    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皇后金丝八宝鞋紧跟在其后走远,接着一连串的宫女、太监。

    王全阴着嗓子不男不女的难听声音穿透枝叶飘散开,夹在着太后活泼的笑声远去。

    “自然是带了,陛下专门亲自给您送来的。”

    淑美人呆呆跪着久久回不过神来。

    刚刚只觉是一阵清透凉爽之风拂过,沁人心脾,五感舒畅,不由觉得满心新奇,转而失望的低叹一声。

    可惜这次还是没能看见太后真容。

    皇上也来了流水行宫,清兰园欢舞笙歌直至深夜,看来陛下今夜不留一个妃嫔侍寝大家是不会回去睡觉了。

    第二日一早用过早膳,出了房间便遇到皇上皇后在柳岸边的八角凉亭内歇息,一群宫人垂首候在凉亭外。

    “妾身参见陛下,参见皇后。”

    淑美人上前俯身行礼。

    皇后闻声微微侧过头来,鹅黄色绣菊水纹襦裙清新雅致,金丝滚边增添贵气,发间一串石榴镶玉藤萝钗,端庄不失柔美。

    黛若远山,齿如瓠犀。

    看着淑美人浅淡纯澈的轻轻一笑,随便闲坐便给人尊贵不可直视之感,典雅脱俗,不自主恭敬下心来。

    “你来了,本宫等一下要去看母后,你与我们一起去。”

    淑美人应了声‘喏’,在旁边的位置坐下,视线投向一旁的皇上。

    天闵王朝最富期许的大兴帝。

    今年不过二十又七,挺拔魁梧,剑眉英挺,黑发高高束于玉冠之中,细长黑亮的眸子锐利夺人,内敛且充满智慧,深邃的似能看穿人心,让人不敢直视。

    高高的鹰钩鼻显得五官更加粗矿,冷傲孤清却又盛气凌人。

    淑美人每次见到皇上都有一种不可抑制的畏惧,虽然皇上从不曾对她疾言厉色,两次侍寝也温柔有加,却免不了心底深处的颤栗和谨慎,如何都无法平和以待之。

    皇上正垂眸看着手里的书,身体微斜慵懒的靠在扶手上。

    宽大精致的衣袍随意挂在健硕的身躯上,衣领微微滑下,露出脖颈处些许肌肤,诱人魅惑,引人遐想。

    今日的皇上不似宫中时正襟危坐,带了分闲逸悠然,难得的轻松自在。

    坐了一会,看看时辰太后应该起来了,三人就起身一起朝太后的院子走去。

    皇后还叫上了其他新进宫的嫔妃。

    众人到太后的雅林园时就闻见一声声沉闷的鼓声,似有人在院中击鼓。

    好奇的循声进去,果真是有人在击鼓,且是鼓上舞。

    群英纷纷的花园内一张张鼓排列成方形,一个绿衣女子赤着双足在鼓面上翩翩起舞。

    双脚踩踏出恢弘嘹亮的鼓乐,配合着踝间的青色铃铛清新悦耳,振奋精神。

    冗长的水袖随意舞来飞去,软若无骨的身体胡乱扭动着各种舞蹈动作,却似是醉酒之人毫无章法、韵律,唯有脚下的鼓声尚能品味。

    乌亮的墨发长及腰际,随意披散在腰后,只松松插着一对珍珠流苏,随着发丝翩飞出灵快逍遥的弧度。

    螓首蛾眉,娇嫩欲滴,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明亮双眸似能包容星辰浩海,璀璨夺目。

    这是一张完完全全碧玉年华的少女脸庞,就连身姿、神态、娇憨活泼的性情,都无法让人相信会是个已经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

    众嫔妃皆被惊楞当场,突然明白关于太后为何会有那些难以入耳的污垢传言。

    实在是因为她太过貌美娇媚,哪个男人见了不生爱意,更何况与太后有着长年累月深厚情谊的皇上。

    淑美人一脸瞿然,双手搅动着绣帕仰望鼓面之上的灵动女子,双眼眨都不会眨。

    没想到第一次见到的会是太后这副调皮模样,更没有想到,这个好奇期待许久要见的人,竟然是熟人。

    鼓面上的女子自娱自乐的沉浸在胡乱表演的歌舞中。

    皇上、皇后也不着急,站在一边看着她玩,就像一对纵容孩子的慈爱父母,等到她玩累了才款款上前。

    “母后!”皇上仰头轻唤一声,声音磁润悠缓,温柔闲静。

    这应该是唯一能让皇上仰视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