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坑了

    “好,好……”老人一直说好,然后眼睛就闭上了。

    幸好,只是睡着而已。

    祁御尧怕打扰到老人睡觉,就把女孩拎了出去,走到走廊尽头。

    沈倾儿立马发飙,“祁先生,如果你只是为了完成你爷爷的心愿,我可以配合你演戏,但也请你尊重我,把舌头伸进别人嘴里,你不觉得恶心吗?”

    男人仿佛没有听见她的抱怨,自顾自地说:“医生已经给爷爷下了病危通知书,爷爷可能活不过这个月,你若没事做,可以多来医院陪陪他。”

    “那是你爷爷,你怎么不自己来?”

    “我有空会来。”

    言外之意,他很忙。

    沈倾儿笑他,“您真虚情假意。”

    祁御尧不以为意,“以后要是遇到事情,拿结婚证到祁公馆找我。”

    “哈?”沈倾儿懵了懵。

    祁、祁公馆???

    也就是姐姐生前上班的地方,H国开国大元帅祁启南的府邸,外媒也称祁公馆为祁氏一脉。

    值得一提的是,从开国到现在的一百年之间,祁氏一脉出了无数位内阁级别的功臣。而且他们家出的人才都很牛一逼,全都是死后才公布他们的英雄事迹,因为他们生前的职务都是保密的。

    换句话说,祁家后人越是神秘,就代表他们的处境越危险……

    靠!

    难怪姐姐英年早逝,说不定就是被祁御尧的仇敌杀死的!

    想到这里,沈倾儿忍不住要问:“祁先生,我想知道,两年前我姐姐死亡的真相。”

    祁御尧面无表情道:“抱歉,这件事属于机密,你无权过问。”

    机密你大爷的机密!

    “反正我不管,我姐姐肯定是因为跟了你才死的不明不白的,你们家的人都自带危险因素,我要跟你撇清关系,快点跟我去离婚!”

    闻言,男人微微蹙眉,“怕死就安分点,别给我在外面惹祸。”

    “你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说了要离婚!”

    等等,事情的发展有点不对劲啊!

    沈倾儿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急忙改口:“祁先生,你什么意思?来之前不是说好了要离婚,难道你想耍赖?”

    祁御尧沉声道:“我还有急事要处理,离婚的事改天再说。”

    “你、你果然是在耍赖!”

    沈倾儿突然觉得自己蠢爆了!

    她被他坑了啊,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

    祁御尧深深的凝视着女孩气急败坏的俏脸,提醒道:“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在外面注意你的身份和形象。”

    “我才不是、”

    不等沈倾儿抗议,祁御尧回头吩咐,“郝帅,送她回去。”

    沈倾儿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

    原来刚才闯入酒店把她掳走的那位带头老大名字叫做郝帅。

    这人是有多自恋才取这么帅的名字……

    郝帅走过来,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少夫人,请。”

    滚你妹的少夫人!

    沈倾儿站着没动,“我不回去,我要离婚!”

    祁御尧掉头就走,竟然理都没理她。

    沈倾儿气得跺跺脚,想跟上去,郝帅却把她拦了下来,“少夫人,祁少还有公务在身,恐怕今天没时间再跟你去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