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途径春楼

    ,

    谢景淮又继续道:“不止口吞宝剑是假的,那胸口碎大石也是假的。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胸口碎大石也是假的?”顾浅瞳孔放大,看着谢景淮问道:“怎么那胸口碎大石也是假的,咱们不是看着大石碎了他人没事的吗?”

    谢景淮摇了摇头:“非也。”

    “修一。”谢景淮低沉的响声响起。

    修一上前捡起一块所谓的大石,来到顾浅的身边,向顾浅道:“小姐请看,这并非是什么大石,里面只是泡沫。”

    “泡沫!”顾浅不可置信的接过这块大石头,看了一眼,里面竟然真的是泡沫。

    顾浅周身顿时充满戾气,她竟然又被骗了!

    “快跑!”白老三看着情势不对,拉着女儿提起东西便跑。

    顾浅立即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白老三:“站住!”

    “骗了我的银子就想跑,没那么容易,把银子还给我!”顾浅一只手揪着白老三,让白老三将银子交出来。

    白老三自知形势不利,便乖乖的将顾浅方才给的银子都交了出来,递给顾浅:“姑娘,你给的银子都在这儿了。”

    “姑娘,这银子还给你了,就放了我们父女离开吧。”白老三哀求着顾浅说道。

    “我的银子是还了,还有他们的呢?”顾浅指了指周围的这些人,方才也有不少人给了一些银子。

    身边围观的人一听顾浅这么说便跟着道:“是啊,快将我们的银子还给我们,想不到你竟然是个骗子!”

    “竟然是个江湖骗子,还骗了我们大家那么多银子,太可恶了!”

    “快将银子交出来,要是不交出来,就把你们父女两个打死!”

    “把银子交出来!”

    围观众人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的在朝白老三喊道:“交出来!”

    看着众人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刃,好似要将白老三抽经剥皮一般,白老三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白老三自知形势不妙,于是将银子乖乖的交了出来。

    白老三将银子掏出来,看着众人道:“这些银子我都拿出来了,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自知理亏,白老三便低声下气的看着顾浅。

    “滚!”顾浅松开了手,一把将白老三推开,恶狠狠的说:“若非是看在你有个女儿的份儿,定不饶你!”

    “女儿,快,咱们走!”白老三贼眉鼠眼的看着周遭的人,随即拉着自己的女儿瞬时逃走。

    白老三带着女儿逃走,身后的谩骂声不绝于耳:“竟然是个江湖骗子!”

    “是啊,没想到竟然是个骗子!”

    “还好有这位公子识破了骗局,否则的话咱们可都被骗了。”

    身旁穿着黄布衫的男子道:“公子真是慧眼,竟然能够识破他的骗局,若非是公子,今日我们可都要当了这冤大头了。”

    “多谢公子。”

    “多谢公子。”一人带头,众人纷纷看向谢景淮,各种感谢谢景淮。

    谢景淮不曾应声,只是低头对顾浅说:“浅浅,我们走。”

    “嗯。”

    几人从人群之中离开,一路往前走,却还在讨论此事。

    想起这个白老三顾浅还一肚子的气:“竟然是个骗子,还想骗我的银子,实在是太过分了。”

    “王妃有所不知,这江湖上骗子多的是。”此时周边无人,西梁国丞相便称顾浅为王妃。

    “多的是,这街上很多这样的骗子?”顾浅偏着头问。

    西梁国丞相点了点头:“不错,在江湖上这样的骗子数不胜数,只是今日凑巧让咱们碰上了。”

    “你和夫君怎么知道他是骗子的?”顾浅睁着一对水灵灵的眼眸看着二人问道。

    “若是浅浅在江湖浪荡几年,自然也会对这样的江湖把戏了如指掌。”谢景淮抬头看着天空,脑海里忆起了往事。

    顾浅望着谢景淮的侧脸:“夫君也曾流浪江湖?”

    “嗯。”谢景淮点了点头。

    顾浅看着谢景淮没有说话,但却若有所思,顾浅怎么觉得谢景淮好想是有一种历经沧桑的感觉。

    几人聊着天,继续往前走。

    因着方才那一出,顾浅对这信阳街头的热闹也没了什么兴趣,也就一路逛着不似方才那般活泼。

    几人皆是身着华服,又气度不凡,走在街头便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走在街上,途径青楼,一名女子的求饶声吸引了顾浅一行人的注意。

    “于妈妈,不要,求求你了,不要,我不想去侍候冯公子。”一名女子身穿着一条翠绿色的酥胸长裙,胸前那片白胜过白雪,一张好看的鹅蛋脸像是诗人用画描绘出来的一般,一双美眸娇媚似火,一看便是一个美人。

    美人面色焦急的对一女子喊道:“于妈妈,飞雪求求你了,飞雪只想待在春风阁,不想去侍候冯老爷。”

    “飞雪啊,冯老爷看上你,让你侍候是你的荣幸。”于妈妈拍着飞雪的手:“冯老爷可是花了大手笔的,让我将你送过去。”

    “飞雪,你就听话,好好的时候冯老爷,妈妈我不会亏待你的。”于妈妈好言相劝道。

    这于妈妈乃是春风阁的老鸨,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裙,一张脸更是浓妆艳抹,比这春风阁里的姑娘还要艳丽几分。

    飞雪拉着于妈妈的手,不断的摇头:“不要,于妈妈,不要……”

    “冯老爷给了您多少银子,我卖艺替您赚回来好吗?只求于妈妈不要将我送过去。”飞雪眼中噙着泪水,不断哀求着于妈妈。

    “飞雪,我这好话可都说尽了,你若是不听,可别怪妈妈我绝情!”于妈妈疾言厉色道。

    方才于妈妈还和颜悦色的,这一瞬间就变了脸色,摆了一张臭脸。

    飞雪拉了拉于妈妈的衣袂:“于妈妈……”

    “行了,别说了,这冯老爷还等着呢!你是妈妈我这春风阁里的姑娘,去侍候客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赶紧的,轿子都准备好了。”于妈妈捏着一张锦帕,扬手轻轻挥了挥:“赶紧上马车!”

    于妈妈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飞雪往轿子里推,飞雪又站在原地不愿上马车,两人就这么你推我不动的形成了一个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