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不愿离开

    ,

    “你不卖是什么意思?”顾浅神情有些不快。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不卖就是不卖,我懒得和你废话,少耽误妈妈我做生意,要是耽误了飞雪去侍候冯老爷,将冯老爷得罪了,你来赔偿妈妈我的损失吗?”

    顾浅努了一下嘴有些生气,却是压着脾气豪爽道:“不就是银子吗,你说,多少银子才把她卖给我!”

    “不卖!”与妈妈吗态度坚决道:“飞雪是我妈妈春风里最受欢迎的姑娘,她为妈妈我创造的价值可不是一星半点。”

    “说来说去不就是银子吗,你就说你要多少银子才卖!”顾浅翻了个白眼。

    不就是钱吗,反正她夫君多的是,只要这老妈子愿意开口要价她便给的起,她的夫君家缠万贯,难不成连买个人的银子都没有。

    偏偏事情和顾浅所想的背道而驰,于妈妈仍是高傲道:“不卖!”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都说了愿意出银子了你还不卖?”

    “不卖就是不卖!”于妈妈和顾浅杠上了。

    于妈妈这骄傲得意的模样把顾浅肺都要气炸了,顾浅没忍住道:“卖不卖随你,反正今儿个人我是要带走的!”

    “飞雪姑娘你别怕,我带你走!”顾浅直接伸手将飞雪拉着要带飞雪离开这里。

    她不能用武功和技能不要紧,夫君还在这儿呢,夫君总不会在一旁看着的。

    顾浅便是这么想的,于是直接将飞雪拉到了自己这边准备离去。

    于妈妈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站住!当着妈妈我的面儿要带走我的姑娘,真当妈妈我好说话不成?”

    “飞雪,她想带你走,你敢跟着她走吗?”于妈妈眼神一转,看向飞雪说道。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妈妈,我……”飞雪张了张口又一句话都没有说。

    顾浅看着飞雪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只当是飞雪害怕这于妈妈,于是低声安抚:“飞雪姑娘你不必怕她,只要你愿意,我们就能带你走。”

    “呵,你倒是想带她走,但是她敢走吗?”于妈妈唇角微扬,讥讽的笑了笑。

    “她为何不敢跟我走?”

    于妈妈面上带着笑意,胸有成竹的看着顾浅说:“小丫头,你不是想带飞雪走吗,妈妈我就给你个机会,问问飞雪,看看她是否愿意跟你走。”

    “她若愿意你就放人?”顾浅清脆的声音响起道。

    “好,只要她愿意妈妈我就放人。”于妈妈脸上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

    顾浅转过身立即道:“飞雪姑娘,你可听到了,她愿意放你走,你若是不愿在这儿待着就跟我走吧。”

    飞雪并未着急回答顾浅的问题,而是看了一眼于妈妈,随即垂下眼眸向顾浅欠了欠身子:“多谢姑娘好意,飞雪不能跟姑娘走,姑娘还是自己走吧。”

    “为何?”顾浅瞬时放大瞳孔不敢置信:“你不是不愿待在这儿侍候别人吗,那为何不跟我走?”

    “我……”飞雪张了张口,话到了喉咙处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浅看着飞雪,一脸的不解:“你怎么了?现在机会就摆在你的面前,你为何不走?难道你想继续待在这儿?”

    “不,我不想。”飞雪想也没想的就回答。

    “那不就得了,那你还不跟我走!”

    飞雪面色为难的看着顾浅,努了努嘴,最后道:“姑娘,多谢你的好意,我虽然想走却不能走,还是你们走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怕她?”顾浅看了于妈妈一眼说:“你别怕,我们会保护你的,只要你想走就能走。”

    “行了!别耽误时间了,她不会跟你走的!”于妈妈长袖一甩说道。

    顾浅却不肯放弃,看着飞雪问:“飞雪姑娘,你真的不跟我们走?”

    “我不走了,姑娘,你们走吧。”

    “还是飞雪懂事儿,飞雪去吧,好好侍候于妈妈,妈妈不会亏待你的。”于妈妈上前,轻轻拍着飞雪的后背,将飞雪推上轿子。

    顾浅生气的看着于妈妈,满脑子的不解,这飞雪姑娘明明不想去,可是为何不想跟自己走?

    顾浅有些不甘的上前拉住飞雪:“飞雪姑娘!”

    “够了!妈妈我让你闹够了,要是再敢闹下去,休怪妈妈我不客气!”于妈妈昵了一眼顾浅,眼中带着怒气,大喊了一声:“来人!”

    随着于妈妈一声令下,春风阁里便有十几名仆人拿着棍子从里边儿出来,站在于妈妈身后。

    看着围上来的众人,顾浅面色丝毫未变,这样的场景她不知道见了多少。

    “小姐,出门在外,还是不要惹事的好。”西梁国丞相见状上前一步向顾浅低声说道。

    “浅浅,若是她愿意走便罢了,如今她不愿走,咱们无需生事。”谢景淮也出声劝道。

    顾浅嘟着嘴巴,面上不大高兴,有些懊恼飞雪为何不跟自己走。

    顾浅不甘心的上前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不跟我走?”

    “嗯。”

    “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不是不愿在这里吗?”顾浅十分不解。

    飞雪那好看的柳叶眉微蹙:“姑娘,请恕我不能说,多谢姑娘的好意,你们不必为我惹上麻烦,还是赶紧走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若是有什么苦衷大可告诉我,我能帮你的!”顾浅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了。

    看着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顾浅实在是很难坐视不理。

    “小姐,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咱们勿要因此而暴露了身份,以免引来更多的麻烦。”西梁国丞相再次提醒道。

    她们回国路上本就布满荆棘,那八王爷一路上不知埋下了多少埋伏,他们避之不及,顾浅却还在各种暴露身份,这如何不让西梁国丞相着急。

    顾浅心地善良乃是一件好事,也让西梁国丞相钦佩,可是西梁国丞相却不能不顾大局。

    顾浅蹙了蹙眉头,随即上前一步,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趁着众人不注意便将瓷瓶递到了飞雪的手中。

    忽然,灵光一闪,顾浅顿时便有了主意。

    顾浅的长袖遮住了瓶子,用着只有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若是不愿去侍候那什么冯老爷就吃下这药,不是什么毒药,只会让你起一身的红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