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北斗

    “你可仁义不了!”沁雪不断喘息,双眼攒着火光道,“今儿要是我们母子俩从这儿跳下去了,明天这满城都会传宋家小姐宋沁月逼死一对无辜母子,她能清白得了?”

    梁姑那脸色唰地一下变了,咒骂道:”死狐狸猸子,你敢?“

    “你倒再往前一步试试,看我敢不敢?”

    梁姑动了动腿,却没有真的往前。沁雪就知道她不敢。

    忽然,楼梯上又响起了脚步声。这回这脚步声一点都不急,没有丝毫的杀气,可知来人是带着一颗平和的心来的。楼上的人都很诧异,纷纷侧目向楼梯口看去。片刻后,一僧人徐徐步了上来。

    这僧人穿一身棕绿色阔袖僧衣,面容清俊身材修长,步态稳健而悠缓,一双黑眸深不见底,轻轻一扫,不带任何喜悲忧欢。他立定后,单手竖掌向众人道:”阿弥陀佛。“

    北斗!

    沁雪险些眩晕了过去!

    “北斗师傅?“梁姑转回身去,深深纳闷道,”您怎么会来这里?”

    “那你们又怎么会在这里?”这叫北斗的僧人反问道。

    “这……“梁姑略略尴尬了,忙找托词道,”我们是奉了乔太夫人之命来这里办事的。”

    “是要带走那个孩子吗?”

    “对,是这样的。太夫人有命,让我们把孩子抱回乔府去。北斗师傅,这是乔府家事,就算您与我们三公子交情甚好,也不应该干涉吧?”

    “乔三巡临走之前曾托付于我,让我替他看好这对母子。但既然乔太夫人要看这孩子,也不好不给她老人家抱去。你且稍等等,我已知会了唐礼公子。一会儿等唐礼公子来了,我与他一块儿护送你们和孩子回乔府去。”

    “啊?这……“梁姑瞬间傻眼了!

    “不行?”

    “啊,不是不行,是那什么……哎哟,实在不用劳烦北斗师傅您和唐礼公子了,你们忙啊,奴婢不敢耽误了你们,这孩子让奴婢抱回去就行了……“

    “真是太夫人让你们来抱孩子的?”北斗说话的语调总是很平稳,不喜不嗔不怒不狂,但你总能感觉到一丝冷而不可亲近的感觉。

    “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若太夫人真知道了乔三巡养外室的事情,要抱孩子也不会派你们来吧?她身边难道没有人了吗?”

    梁姑脸色一下子青了,张了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是那位三少夫人让你来的吧?”

    ”难道师傅不觉得三公子太过分了吗?”梁姑忿忿道,“我家小姐乃是不虞城宋公之女,侯府千金,三公子竟不顾她的颜面干出这样的事,能不叫人气愤吗?“

    “我回答不了你,”北斗的口气淡得像乏味的凉白开,”我只知道一旦事情闹大,对你家小姐,对乔三巡来说都不是好事。”

    梁姑憋着气儿沉默了一小会儿后,很不甘心地说了“句奴婢知道了”,然后才铁青着一张脸走了。如梅和那两个小婢子也紧跟着下了楼。

    天下太平了,沁雪脚一软,整个人跌坐了下去。

    养娘赶来把孩子抱了起来,仲春打算扶起沁雪,但沁雪心口难受得要死,眼前模糊一片,根本使不出力气起身。正当无法时,北斗快步地走了过来,一把将沁雪抱了起来。

    一股幽凉的夹杂着薄荷气味的香气飘进了沁雪鼻腔里,她顿时清醒了许多。抬眸一看,北斗那张白皙的脸就近在咫尺,那双眼也还是那么幽黑深邃,那鼻子,那眉角,那弯而黑的长睫毛,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她欣喜能再次贴近活生生的北斗,但当北斗将她放回床上,撤离她身边时,她的欣喜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另一个事实,那就是北斗只认得她是吴园儿,已不认得她是宋沁雪了。

    一股极大的心酸从她心湖深处冒起,这算什么?相遇却不能相认?

    北斗很快下楼了,陈婆跟了下去。沁雪听不到他们在楼下说什么,只能怅然若失地望着那藕荷色的蚊帐发神——所有的事情都能理得通了,吴园儿,十三,还有乔三巡,以及自己。

    十三嫁给了乔三巡,那个从前她预备要嫁的男人,做了乔府三少夫人。

    吴园儿是乔三巡养的外室,偷偷摸摸养的,最近终于被十三发现了。

    吴园儿生了一个儿子,十三准备下手了。

    而自己,变成了吴园儿。

    天,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重新活过来还是要跟那两人扯上关系吗?

    陈婆匆匆上来了,走到帐外弯下腰来跟沁雪说话。陈婆说,北斗打算让她们搬到伏龙寺后面的农舍去,一来可以躲开宋沁月的骚扰,二来也方便照应。她回过神来,撩开帐子问:“乔三巡呢?”

    “小姐,三公子不在城里啊!您给吓糊涂了?”陈婆诧异道。

    “不在城里?”

    “是啊!半个月前他来跟您说过的,您忘了?他说他有事要暂时离开,让您自个好好保重。”

    “哦……”

    “那么小姐,咱们跟不跟北斗师傅去?老奴觉得在这儿实在不安全呐!乔家那边已经知道您了,看样子是容不下您和小公子的,您还是找个地儿躲起来吧!”

    去伏龙寺后面的农舍,哦,想起来了。伏龙寺后面原先是一片荒地,后来寺里开耕出来做了菜园子,那里的确有两三间茅屋草舍。要避开十三的“追杀”,去那里是最合适的了。而且,还能见到北斗。一想到北斗,她的心就酸了。北斗认不出她了,以后也不会认得了。

    晌午后不久,唐礼过来接沁雪她们了。唐礼与乔三巡是打小便在一块儿厮混的好兄弟,唐家与乔家也是走得很亲近的世家。

    到了伏龙寺,唐礼交了人便先走了。北斗领着沁雪几人一直往里走,直至穿过了一扇褪了色的朱漆小门。小门外是另一番光景,碧田青藤,瓜蔬果树,仿佛城外的田间地头一般。当中有三间茅草屋,北斗便将她们安置在了这里。

    待北斗一走,陈婆便抱怨上了:“这地方能住吗?再怎么样也该领咱们去香客住的地方,怎么就把咱们领到这破烂地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