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碧

    “她是新派来的?”沁雪打量了一眼那婢子问道。

    “前儿才派来的。三公子跟大夫人说咱们院里人不够,请大夫人再派一个来。哪里知道就派了这么一个面丑……罢了,这些都不要说了,横竖日后不能让她进小公子房里。就她那脸,只怕又惊着了咱们小公子。”陈婆抱怨了一通道。

    听了陈婆这话,那婢子又羞又窘,死死地低着头,双唇紧紧地抿着。沁雪沉思了片刻,吩咐道:“陈婆你去忙你的吧。我知道该怎么处置。“

    ”小姐您不用处置什么,您就跟大夫人说这人不行,会吓着小公子的,给她退回去便是。“陈婆道。

    ”呀,您当是菜市场买瓜呢,还能退回去?“仲春也走了过来,“人家小顺也不差的,很能干活儿,顶过那俩小姑娘和俩耳背的婆子了。您呢,不要太挑三拣四了好吧?又不是选皇妃。”

    陈婆白了仲春一眼:“吓着小公子怎么办?”

    “您不让她进小公子那屋不就成了吗?何必撵了呢?”

    “我不是气她,我是气府里怎么能这么敷衍咱们院儿呢?前前后后派了几个来,可都是些什么样儿的呀!那两个婆子年纪都有点大了,其中一个还耳朵不好使,说话得说两遍才能听见!另一个好些,可一点精神头儿都没有,只知道点头应话,活儿是做得够糟心的!两个小的呢,一个十四,一个才十二,年纪太小,话都嘱咐好几遍才能捋明白了。余下的就是这个,这个年纪倒不小了,可就是那脸上生了些痘疮,看着有点渗人……”

    “可您也不能指望大夫人能把天仙派到咱们院子来吧?”仲春打断了陈婆的话摊开手道,

    “能干活儿不就成了吗?”

    “咳!我还真跟你说不到一块儿去!”

    “好了,”沁雪开口道,“不要再为这件事争了。记住,但凡入了我这院的便是我的人了。不管她是老弱病残还是面容不佳,那都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就要齐心不要内讧,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仲春爽快地答应道。

    “陈婆你呢?”沁雪又问陈婆。

    陈婆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知道了,小姐,老奴不会再抱怨什么了。老奴也只是担心下人做事不爽利,会伺候不好您和小公子。”

    “你不用想太多,你只管伺候好小公子便是。”

    “是,老奴知道了。”

    陈婆走开了,沁雪让仲春把那叫小顺的婢子带进了房里。

    小顺那脸确实不好看,生了不少暗疮,坑坑疤疤的,像泥泞小路被人用脚踩了一个接一个的窝。但这姑娘五官还算不错。沁雪吩咐仲春捧来了药匣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样药膏,放在几上道:“每天早晚净了面,别的不涂,就涂上这个。半个月包你见效。你也是赶巧了,刚好遇上我从北斗师傅的药园来,这些草药可都是从北斗师傅的药园里摘的,都是上品好药。你拿着吧!”

    小顺愣了,傻傻地站在那儿没动。仲春忙道:“别发神啊,快拿着呀!”

    “你这脸分明就是被耽搁了的,或是你自个没治或是求医不当,但眼下还不算太晚。你只要照着我的话涂抹,一定能好。抹完这个,我再给你别的,你那脸就会不一样了。”沁雪又道。

    小碧有些受宠若惊,伸出来捧药瓶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拿上后,急忙放在心口上,好像生怕摔了。仲春笑道:“还不谢过小姐?”

    “谢过夫人!”小顺眼泛泪光道。

    “你本来就叫小顺吗?”沁雪问。

    “奴婢本来不叫小碧,在家时,爹娘都叫我碧荷。后来进了府,跟了百诗小姐。百诗小姐说奴婢一个婢子不配用这名字,便给奴婢改了名字叫小顺。”

    “小顺这名字不像个姑娘的名字,往后你就叫小碧吧。”

    “小碧?”

    “不喜欢?”

    “不,”小顺忙摇头道,“奴婢很喜欢!在家时,我娘时常也这么叫奴婢呢!”

    “那就叫小碧,打今日起就改了。”

    小顺连忙跪下,拜道:“谢夫人!”

    “起来吧。这么说来,你是从百诗小姐院里出来的?”

    “是的,奴婢此前一直都在百诗小姐院里。但奴婢伺候不上百诗小姐,只是做些剪花剪草扫扫庭院的杂事。“

    沁雪正待问下去时,院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闹,有人仿佛在喊哪里着火了。仲春立刻跑出去打探。片刻后,她跑回来道:“小姐,听说是柏寒居起火了!”

    “柏寒局?那不是百燕小姐住的地方吗?”沁雪惊讶道。

    “是呀!”

    “那赶紧去瞧瞧!”

    越朝柏寒居去,烟气儿就越浓烈。走到离柏寒局不远的那片小斑竹林时,两个护卫就拦住了沁雪,说前方烟雾太浓,最好不要过去。沁雪没理会那么多,又继续往里走。到柏寒居门口时,听见了乔百燕撕心裂肺的哭声。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我要把我娘的东西拿出来!让我进去!”乔百燕不顾仆婢和护卫的阻拦,拼命地向往火场里冲。

    “怎么了?”沁雪忙赶了过去。

    “园儿夫人您来了就好呀!”一个婆子满头大汗道,“小姐非是要往里闯,说要把秦姨娘的东西抢出来。可屋子都给大火滚烧了,谁还敢进去呀?您快来劝劝她,让她别这么冲动!”

    “我娘的遗物都还在里面呢!”乔百燕急得直跺脚。

    “你冷静些!”沁雪抓着乔百燕的肩头劝说道,“你此时闯进去,是想和你娘的那些遗物陪葬吗?你若出了事儿,你娘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不要闹了,赶紧出去,这儿危险!“

    乔百燕绝望地望着那熊熊大火,呜呜地哭着,身子缓缓缩了下去。哭着哭着,忽然就晕了。沁雪忙喊道:“来个人!把四小姐背到竹悠馆去!”

    竹悠馆内,一片安静。

    乔百燕还没醒,沁雪正交待着小碧炖汤的事情。湘姨娘忽然就来了。